咖啡店的故事--螳螂

她叫了杯咖啡,找個對著大街的位子坐下來,從這裡可以看到對面的麥當勞。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她來早了,麥當勞客人來來去去,她仔細審視每一個人彷彿搜尋獵物,但看來都不像。他發過來他的近照,她看著只覺得像個陌生人,沒法和久遠以前的記憶銜接起來,何況他年輕時的樣子在她記憶中已很模糊,家裡也沒有他的舊照片,那些照片早被母親燒光了。

所以她會見到的,將是一個70多歲的陌生老頭,一個在外國消失了將近40年又突然冒出來的父親。

父親並不是一到外國之後馬上就消失的,早些年她們還常常收到他的來信和照片,當時還不大認得字的她,努力地閱讀信紙上的每一個字,仔細端詳照片上的外國景色:春天的櫻花、秋天的紅葉、冬天的白雪。除了信,她們不時還收到小包裹,包裹裡都是布料藥物等,主要是讓母親拿去賣錢幫補家用,只有一次包裹裡有一個椰菜娃娃,父親在信上特別說明這是給她的生日禮物。

父親寄回來的東西,她只保留了這個椰菜娃娃。

她也問過母親,父親什麼時候才回來?母親笑著回答:父親不回來了,還要接她們到外國呢。她聽了心裡滿滿是喜悅,那是她度過的最美好的一段日子,天天想著幾時可以到外國去見到父親,見到那些櫻花、紅葉和白雪。

之後忽然就不再收到父親的來信了,母親也很少再提起他,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小心地向母親打探,得到的回答是:“你爸不要我們了!”“出什麼國?誰稀罕!”

她不敢再問,回到房間裡,抱著椰菜娃娃哭著入睡。有一段時間她以為父親在外國發生什麼意外,死掉了,直到她長大後才漸漸明白:父親大概是有了別的女人,但母親從沒有詳細告訴她。

然後母親再嫁,在外國的父親慢慢地就淡出了她的記憶。

直到兩年前,她臉書帳號忽然收到一則短訊,多年以來杳無音訊的父親,忽然又出現了。

他的短訊起初一兩個禮拜才有一次,像試探她的反應,她則一律的已讀不回,但也沒有拉黑、封鎖他,他可能因此受到鼓勵,短訊開始發得更頻密,內容不外是懺悔,說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啦,希望餘生能做點補償啦等等,她不為所動,其實更想他談談這幾十年來的遭遇,他的家庭狀況,但這一方面他卻隻字不提,她也沒追問。

他懺悔的言詞雖沒能打動她,但她發覺自己也沒有十分憎恨他,這令她有點困惑:她覺得她應該是站在母親這一邊的,畢竟含辛茹苦把她撫養成人的是母親,而不是這個長期在她生命中缺席的陌生老頭,他給過她的,不過是一個椰菜娃娃。

她弄不清楚自己對這個陌生老頭的感情,只好消極的已讀不回,算是她略帶愧疚的對母親的交代:“你看,我都沒理睬他。”但另一方面,她又從床底下放雜物的箱子裡把那個椰菜娃娃取 出來,抱著她,在母親的靈位前呆坐 良久。

她且悄悄地修改了社交網上的設定,凡是貼上家庭照片,有她丈夫兒女的都一律不公開,不讓他有機會窺探她的生活日常。

兩個月前他透露近期會回國一行,是他40年來的第一次回國,希望能和她見面云云,他探問她的住址,照例得不到回覆,他沉寂了一段時間,然後上星期發來一信,說他已回來了,約她出來一聚,地點是一家麥當勞,時間是今天下午兩時。

她還沒決定要不要和他見面,便螳螂捕蟬的找了個可以觀察麥當勞的地點,等他來了再做決定。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快要兩點了,還是沒有像他那樣的單身老頭出現。他改變主意了嗎?也許他已經來了?也許他像她一樣,在附近什麼地方監視著進出麥當勞的人,等她先來,他才露面?他為什麼不先寄張近照給她,讓她容易辨認?

她應該現身嗎?她發覺自己原來一直在害怕,這些年來她已經認定他是個拋妻棄子的男人,但潛意識中她仍然擔心事情是不是真的那樣,是不是還有她從來不知道的內情?他在短訊中為什麼隻字不提?當他們終於面對面時,他會把一切告訴她嗎?

當然不管他說什麼,都不一定是真的,可能是他編出來的,她已在心中假設過他可能會提出的種種藉口:異國的生活孤寂苦悶、時間和空間的隔離、不同的環境改變了他的想法、他認識了有共同經歷有共同語言的人……,也一一針對這些藉口提出反駁,但她有沒有忽略了什麼呢?她渴望聽到他的理由,卻害怕那是她無法反駁的理由。

咖啡店很安靜,剛才進來時店裡只有一兩個客人,要約人的話,這家咖啡店比麥當勞適合多了,為什麼他不選在這裡見面,卻選了麥當勞? 

她啜著手中的咖啡,望著馬路對面的麥當勞,像一隻專注的螳螂,等待著蟬的出現◆

最多點擊

(示意图:互联网)

享受那来自内心舒适的春风

说春已来,且看那绽放在一片秀色娇艳的香花芳草间,依恋着、活泼着、狂热着、跳跃着。别忘了山谷裡、溪涧中、原野上的每一处,蝶舞蜂飞也有春天,喜燕追逐也是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