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越南国家主席苏林圆满结束对柬埔寨进行国事访问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订单源源不断企业满怀憧憬 准备高素质人事调度守德市工作 国家主席苏林抵达万象开始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 金枪鱼远销意大利直线上升 军事国防任务须落实“三不” 力促本市经济蓬勃发展 削减增值税带来双重利益

塞內加爾玫瑰湖,粉紅色的“死海”

塞內加爾位於非洲最西端,是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但這個國家有豐富的食鹽資源,是西非最大的產鹽國,其中很大一部分鹽產自雷特巴湖。首都達喀爾曾是著名的巴黎達喀爾汽車拉力賽終點,雷特巴湖就在達喀爾東北方向約30公里處。雷特巴湖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玫瑰湖”,因為湖水呈現粉紅色而得名。玫瑰湖湖水含鹽量很高,部分區域鹽含量高達40%。湖裏的杜氏鹽藻將水變成了粉紅色。
美麗的塞內加爾玫瑰湖。
美麗的塞內加爾玫瑰湖。
玫瑰湖坐落在白色的沙丘和藍色的大西洋之間,是一個淺潟湖。白色的丘陵是當年汽車拉力賽車隊經過的地方,一輛輛風馳電掣的賽車曾經揚起遮天蔽日的沙塵,而白色沙丘邊上的玫瑰湖卻恬靜安詳。湖水的玫瑰色,在塞內加爾的旱季(從11月持續到6月)比較明顯,而在雨季(7月到10月)則不明顯。每年1月、12月是玫瑰湖最美、最艷麗的時節。這時,塞內加爾酷熱褪去,涼爽無比。
微風過處,湖面上盪漾起玫瑰色的漣漪,美不勝收。一天之內,隨著陽光強弱的變化,波光瀲灩的湖水也不斷改變著顏色。正午時分,湖水變成深深的紫紅色,如同璀璨火焰。玫瑰湖與死海一樣,湖水鹽度高,不會游泳的人,也能漂浮在水面。由於鹽度高,玫瑰湖也成為當地居民採鹽的富礦。來到玫瑰湖,你就會看到皮膚黝黑的男人赤膊駕著小舟在粉紅色的湖水中採鹽,湖岸邊堆滿採上來的鹽,身著艷麗衣裙的女人在白花花的鹽丘邊辛苦忙碌著……從湖裡採鹽是個苦差事,且有一定的技術要求。
24歲的穆薩7年前從馬里來這裡工作。他獨自一個人在湖中作業,每天要工作7個小時,使用的是最基本的原始工具:籃子、鐵鍬和棍子。為保護皮膚免受高濃度鹽水的侵蝕,穆薩在下水之前要在身上擦上當地的乳木果果油。
塞內加爾玫瑰湖,粉紅色的“死海” ảnh 1 在玫瑰湖採鹽。
他說:“如果你不把乳木果果油塗在皮膚上,鹽就會損壞皮膚,刀割一樣的疼。在湖裡時間越長,鹹水造成的傷口越大。”湖水不深,只有3米左右。穆薩用一根長棍來探測和選擇他要採鹽的區域。他租的船是用木頭做的--任何發動機或金屬裝置,只要進入湖裡,都會很快生鏽。“我知道從哪裡可以採到鹽。當我用棍子碰到鹽時,我就能感覺到。”
穆薩說。據估計,有1000人在玫瑰湖採鹽,包括600名男性和400名女性,他們每年採集2萬4000噸鹽。這些人除了當地人,多來自馬里、幾內亞、布基納法索等周邊國家,也有的人來自幾內亞比紹。當穆薩結束作業返航時,他21歲的妻子瑪里亞姆已經在岸上等他,她負責把鹽從船上運到陸地。
穆薩每收集一桶鹽,能賺60美分,他的妻子每運一桶鹽,能掙5美分。收入低廉,生活真是不容易。在正午的高溫下,男人和女人頻繁地在成堆的鹽之間移動--晾曬、運輸和販賣。這些鹽70%以上出口到西非各地,特別是科特迪瓦。鹽的種類也有區別。“這裡有兩種類型的鹽,”批發鹽的商人登巴‧迪恩說,“第一種叫‘中鹽’,主要是做乾魚生意和皮革生意的人購買。第二種叫‘大鹽’,是我們的食用鹽,但在歐洲,人們用‘大鹽’來融化路上的冰。”

當地媒體報導說,從2015年開始,塞內加爾一直在為玫瑰湖申請世界遺產。如果成功了,這個夢境似的粉紅色湖泊,將給塞內加爾帶來更多遊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