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20亿美元以确保水源安全 范明政总理接见苹果集团首席执行官 如何严惩入侵社交网账户骗钱骇客? 国会常委会对法律法令制定计划提意见 继续概括革新路线理论系统 2024年4月16日 08:13:18 在 Google News 上关注华文西贡解放日报 〔本报消息〕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常务书记、中央组织部长张氏梅昨(15)日上午在党中央办事处,主持了“总结我国过去40年按社会主义发展导向革新事业若干理论与实践问题”指委会会议。 透过公共投资促进经济发展 越南电影在海外市场大跃进 助民拆危房建新房 本市工业区招商引资增两倍 慎防冒充 ACV 领导签字诈骗手段 越南国会主席王廷惠圆满结束对中国正式访问 越南经济今明年预报增长6%-6.2% 提高企业应对贸易防卫能力 促进与德企在绿色及数字领域合作 本市房地产市场呈现良好信号

奠边府战役进程

1954年3月13日,奠边府战役揭幕战,在向奠边府开火进攻的同时,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大将下令,动员全国战场上全体指战员与奠边府战役协同作战。

独立丘全景,1954年3月14日,在我军彻底摧毁欣蓝抵抗中心后,突击兵在敌军指挥掩体顶上高高举起胡志明主席的崇高奖项——决战决胜旗帜。(图:越通社)
独立丘全景,1954年3月14日,在我军彻底摧毁欣蓝抵抗中心后,突击兵在敌军指挥掩体顶上高高举起胡志明主席的崇高奖项——决战决胜旗帜。(图:越通社)

1954年3月13日,奠边府战役第一阶段开始。执行既定的战役作战计划,我军开火攻击欣蓝(Him Lam),这是由位于 41 号公路旁三座山丘上的三个据点组成的,由外籍军第13半旅(demi-brigade)第3营(3è/ 13DBLE)驻守的强悍的抵抗中心。

当日17时05分,我军炮兵集中火力,对据点群发起猛烈打击。奠边府战役揭幕战于当日晚23时30分结束;欣蓝抵抗中心完全瘫痪;歼敌300多人,俘敌约200人;外籍军第13半旅第3营全军覆没。

1954年3月13日,在向奠边府开火进攻的同时,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大将下令,动员全国战场上全体指战员与奠边府战役协同作战。在这一天,执行总司令的动员令,河东省(现属河内市)省委常委会决定派兵到6A公路以北活动,在章美县以北开辟游击区,恢复连南-西常信县游击区,摧毁敌哨所体系,扰乱敌军扫荡计划。

5号公路战线上,在兴安省、海阳省、建安省(现属海防市),我军动员了数万名民兵和县兵破坏5号公路和铁路;结合地雷攻击,炸翻敌军火车,把冠冉(Quán Ròn)和春桃等地的铁路瞭望塔夷为平地。

在南方各省,1954年3月13日,鹅贡(Gò Công,现属前江省)的军民包围并逼出了7个哨所,其中包括平安、新福、槟寺 (Bến Chùa)、嘉禄等4个相当大的哨所,歼灭、俘敌500余人,缴获枪支200多支、弹药数吨。当地部队还协同省的士兵在长村(Làng Dài)、碳炉(Lò Than)、杨树潭、巴拉田等地组织多次对敌战斗,瓦解伪军第15营。


1954年3月14日:敌军增援奠边府,我军攻击独立丘据点

失去欣蓝(Him Lam)使在北部的法国远征军指挥部震惊,但是法国殖民主义者却无能为力,因为孟清(Mường Thanh)机场区域已被我军炮兵严密控制。1954年3月14日7时,我军高射炮击落首架飞机。

H3.jpg
被我炮火击中的欣蓝山丘的敌阵地已起火,这些山丘上的阵地于1954年3月13日战役开始当天被摧毁。(图:越通社)

为了恢复驻军的士气并取代刚刚被摧毁的外籍军第13半旅第3营,1954年3月14日下午,勒内·科尼(René Cogny)不顾后果地让飞机穿过我军防空火线,并在奠边府增援空投了第 5 伞兵营 (5è BPVN) 。

1954年3月14日晚,我军对独立丘的抵抗中心发动了攻击,这是由阿尔及利亚第 7 团的第 5 营(5/7 RTA)和泰伪军大队驻扎且被视为奠边府最好的防御组织的据点群。

按计划,独立丘之战将于1954年3月14日16时45分开始。在约定的时间,疑兵力量开火,开枪烧毁了A1丘上的三个帐篷并向前冲锋,冲破围栏。

敌军从洪禽(Hồng Cúm)的105毫米炮和从孟清(Mường Thanh)的120毫米迫击炮向第255营的阵地猛烈射击。

但是在独立丘,由于下雨,我军从欣蓝调来的75毫米山炮和120毫米迫击炮无法在射击前到达,所以攻击尚未开始。

到18时,我们的炮兵开始向敌军各据点开火,摧毁了敌军的防御工事和威胁了士兵的士气。在炮兵射击的同时,我军步兵继续精心准备,等待75毫米山炮和120毫米迫击炮到来发起攻击。

1954年3月14日,在阵线出版的《人民军队报》第131期刊登了胡志明主席写给奠边府阵线的干部和战士的信。

胡伯伯这一封信产生了强烈的影响,及时激励干部、战士振奋精神,克服一切困难和艰苦,继续消灭奠边府集团据点群,胜利结束抗击法国殖民主义者的侵略战争。


1954年3月15日——我军占领独立丘据点群

1954年3月15日凌晨2时,312大团165团和308大团88团攻击独立丘据点。到6时30分,我军占领阵地,歼灭增援北非营,阵亡400 余人,俘虏近200人。据点群炮兵司令皮罗斯(Piroth)中校因无法按照向亨利•纳瓦尔 (Henri Navarre)的承诺摧毁对方火炮而自杀。

H4.jpg
被我军炮火击的欣蓝山丘的敌阵地已起火,这座山丘上的阵地于1954年3月13日战役开始当天被摧毁。(图:越通社)

3月15日凌晨4点,当战斗正激烈进行时,德•卡斯特里斯(Christian de La Croix de Castries)在指挥所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挽救局势措施。皮埃尔·朗格莱斯(Pierre Langlais)建议用第5伞兵营(配属第1伞兵营的1个连和1个坦克连)进行反击。凌晨5时30分,坦克带头发起反击,伞兵单位紧随其后。当敌军到独立丘南坡时,天色已大亮。战斗非常激烈,到上午7时30分,反击的所有坦克和伞兵掉头逃回孟青(Mường Thanh)。战役已胜利结束。在独立丘战役中,我军共歼敌近500人,俘虏200人,其中包括据点群的2名营长(新老营长)。

与奠边府战场配合,3月15日,第4联区司令部指示平治天积极协调对交通道路的强攻,积极反扫荡、反征兵。结果,联区特工部队摧毁了敌军阵地6个、碉堡12个。敌伪动员运动吸引了众多群众参与。在顺化市,我们散发了数万份传单,写了数千条标语,成立了80个宣传组,向伪军官兵发出了数百封信,呼吁他们离开敌军队伍,返回抗战。

在北部平原地区,我们伏击、烧毁并击沉了2艘小汽艇和1艘汽船,摧毁了红河安令的一个敌方海军陆战队连。


1954年3月16日:法军认清“奠边府刺猬”难以克服的弱点

接到我军向板桥(Bản Kéo)据点指挥官克拉尚布雷(Clarchambre)大尉发出的投降号召并同意让法军前往指定地点接收伤兵后,1954年3月16日上午,一名中尉和几名泰国士兵带着担架准时到达地点。

H5.jpg
我军炮兵单位继续炮击敌军位置。被炮弹击中的敌军位置着火了。(图:越通社)


1954年3月17日:逼迫板桥据点群投降

1954年3月17日,我军进攻、包围、逼迫板桥(Bản Kéo)据点群投降,连续挫败敌人反扑。逼迫板桥据点群投降的任务被交给第 36 团。

H6.jpg
炮兵停止射击后,1954年3月13日——奠边府战役揭幕战,我军突击战士利用地形优势正在靠近敌军在欣蓝丘上的位置,并摧毁敌军在这里的阵地。(图:越通社)

然而,1954年3月17日上午,驻扎板桥的泰国士兵却因为传来我军即将进攻的消息而骚动起来。德·卡斯特里斯(De Castries)知道自己无法守住板桥,于是命令克拉尚布雷(Clarchambre)大尉将泰国傀儡营退回孟青(Mường Thanh)。但一离开哨所,士兵们就不再听从指挥官的命令,冲向传来扩音器声音的森林:“泰国士兵们,请离开敌人的队伍,重返抗战之路,重返家庭! ……”

敌军用大炮拦路,并派坦克追击阻止。我军及时用炮火掩护上述投降士兵跑到森林里的安全位置避难。部队接走了241名投降的士兵,只有泰国和法国指挥官逃到了中心区。第36团无需开抢即可占领板桥,并挺进占领机场以北地区的山丘。

奠边府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在5天内(1954年3月13日至17日),经过两次关键性战斗(欣蓝、独立),我国军队和人民粉碎了敌军以北和东北的防御体系,消灭北分区和中心区的一部分,歼灭敌军最精锐的两个营,解散另一个营,打开通往盆地区的道路。

在抗法殖民主义战争中,我军首次实施了由步兵、地炮、高射炮参加的兵种协同作战,攻击敌军位于印度支那战场上最强据点群内的坚固据点。这是法国殖民主义者始料未及的。德·卡斯特里斯本人也十分疲倦和担心,他急忙向河内发出紧急呼叫,向奠边府请求紧急增援,以补充耗尽的阵地。从法国总理约瑟夫·拉尼埃(Joseph Laniel)到纳瓦尔(Henri Navarre),勒内·科尼(René Cogny)都转向持悲观态度。

1954年3月17日,战役指挥部在孟芳(Mường Phăng)指挥所召开了奠边府战役第一阶段初步总结会议。

1954年3月18日:构筑进攻阵地、挖战壕,为奠边府战役第二阶段做准备

为了准备新的进攻阶段,从高山的山坡上,我军的战壕同一时间在孟青(Mường Thanh)田地各处展开。

H7.jpg
各机械化步兵单位快速将我军士兵运送到奠边府战场上。(图:越通社)

为了准备新的进攻阶段,从高山的山坡上,我军的战壕同一时间在孟青(Mường Thanh)田地各处展开。构筑进攻和包围阵地的任务规定如下(摘自总指挥部命令):308大团,从独立丘以南开始,穿过板桥(Bản Kéo)、皮内(Pe Nội)、嫩坡(Nậm Bó)构筑战壕主干线,并建立进攻阵地,准备攻击第106位置。312大团,从独立丘以南构筑战壕主干线,在欣蓝(Him Lam)与308大团的战壕主干线连接,在龙步(Long Bua)与316大团的战壕主干线连接;构筑进攻阵地,准备进攻D、E和105位置。316大团,从龙步构筑一条战壕主干线,通过板饼(Bản Bánh)和板天(Bản Ten)与312大团的战壕主干线连接,把这里构筑进攻阵地,进攻A和C位置。

与战役开战之日相比,这一次的阵地构筑难度非常大。下午饭后,我军部队从驻地出发到田野里,连夜挖战壕。部队每天要辛苦地工作14到18个小时。寒冷的夜晚,挖战壕的汗水依然流淌;当遇到坚硬或岩石的地面时,部队们的手被磨出水泡、流血。当战壕绵延数十公里横贯田野时,没有办法伪装以躲过敌人的眼睛,战壕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用汗血换来的。敌人的炮兵整晚都在向他们白天发现的战壕开火;飞机不断地投下降落伞灯,试图发现新的轰炸目标。敌人派兵到附近阵地,驱散我军守卫部队,夷平战壕,埋设地雷,阻止我军部队继续挖下去。

法国空军对我军火炮和高炮控制其机场、牵制其空军的活动感到困惑。法国印度支那空军司令洛赞(Lauzin)向亨利•纳瓦尔 (Henri Navarre)报告说,空运供应量从4000吨增加到1万吨;同时指示达科塔(Dakota)运输机飞行员在2000-3000米的高度空投货物,以躲避我军的高射炮弹。


1954年3月19日:德·卡斯特里斯通报失去奠边府一事是不可避免的

1954年3月19日,德·卡斯特里斯(De Castries)向勒内·科尼(René Cogny)打电话称:“在短时间内失去奠边府一事是不可避免的并考虑撤回老挝”。

H8.jpg
在奠边府阵线上,我军摧毁并缴获了多种美国品牌的现代武器和战争工具。(图:越通社)

当法国殖民者在奠边府储备的105毫米弹药和食物开始耗尽时,1954年3月19日,德·卡斯特里斯(De Castries)向勒内·科尼(René Cogny)打电话称:“在短时间内失去奠边府一事是不可避免的并考虑撤回老挝”。与此同时,在奠边府为法军提供补给的两架达科塔(Dakota)飞机降落在机场跑道上,其中一架被我军的炮火击中,只有一架幸运地逃脱。

1954年3月19日,武元甲大将向胡伯伯、长征同志和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发出报告,报告中评价,我军首战顺利。敌军遭受了非常严重的失败,在北分区失去了兵力和控制范围,机场几乎完全被控制,伤亡众多,空军损失惨重,到目前为止,应付情况依然正常。

至于我军,经过两三天的补给和整顿,兵力几乎完好无损,经验更加丰富,精神更加亢奋,对方针更加有信心,再加上从敌军获得一些武器和弹药。然而,在部署长达100多公里的阵地的一段时间后,由于民工缺乏、营养不良,作战单位在完成任务后还要清理战场,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疲惫不堪等。

报告评论称,步入第二阶段的第二期,即构筑接近阵地,形成四面包围态势,以达到以下目的:一是,让敌军无法增援。二是,让敌军无法空投物资。三是,让敌军空军、炮兵难以行动。四是,让我军81、82毫米及以上的全部迫击炮能够纵深威胁敌军,威力不逊色重炮。

根据上述实际情况,武元甲大将判断了敌我双方的形势,同时向胡伯伯、长征同志以及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和中央提出了领导、指导、动员后方人员、物资支援前线的方案,将全国战场和奠边府战场连接起来,为我国军队和人民早日在奠边府战役中取得胜利创造动力。


1954年3月20日——武元甲大将致信勉励部队构筑阵地

确定构筑进攻和包围敌人阵地任务是第二次进攻准备工作的核心任务,战役指挥部给308大团、312大团、316大团等单位下达了具体任务。为确保完成进攻、消耗、躲避敌人的炮火的任务,1954年3月20日,总司令兼战役指挥长武元甲大将致信勉励战士们“快速、达标地构筑进攻和包围敌人阵地”。

H9.jpg
由武元甲大将直接领导的战役指挥部正在讨论每场战斗的作战计划。(图:越通社)

在总司令大奖向各部队单位致信勉励和要求快速、达标地构筑进攻和包围敌人阵地,越南人民军副总参谋长黄文泰少将向各大团发出关于补充构筑阵地和战术的指令。

在党中央、中央军委的领导下,构筑用战壕进攻和包围阵地的任务,已成为我军的一项伟大的工作和战斗工程;是独特军事艺术,解决了部队在平坦的地形上逼近敌人,输送兵力的问题,维持阵地,进行连续作战,使敌人无法及时反应,同时战壕进攻阵地极大限制了敌方炮兵和空军的作用。

敌人方面,在奠边府阵线,法军继续空投更多伞兵增援奠边府,5架达科塔飞机在孟青机场起降。

在美国,法国军队参谋长保罗·伊利前往华盛顿会见艾森豪威尔总统以向美国寻求帮助。法国方面希望在奠边府周围进行大规模轰炸。美国担心奠边府的命运。然而,伊利将军乐观地表示,如果迅速发出增援请求,能够对敌人进行猛烈打击,奠边府将能够防御。


1954年3月21日:各大团继续支援部队挖交通壕,准备构筑攻击阵地

1954年3月21日,在奠边府战场上,各大团继续让部队按照既定任务挖交通壕、准备构筑攻击阵地。

H10.jpg
机械化步兵单位紧急派遣部队前往奠边府。(图:越通社)

后勤、交通运输、民工单位继续向在奠边府的部队运送补充粮食、食品、武器,为战役第二期做准备。

配合战场上:在红河右岸,地方部队和民兵游击队加强协调配合。在宁平省,庆善乡民兵游击队使用谋略击退敌军在渡梅(Đò Mười)的一个大队,解救了一些平民,并夺回了两只运盐船。也在1954年3月,庆善民兵游击队连续攻击、骚扰、包围和控制三洲(Tam Châu)哨所、三洲机场,并用步枪击落敌方达科达飞机,杀死了飞机上多名法国军官。

在西部分区,分区司令部已提议南部司令部为了配合奠边府战场发动大规模进攻。开场,分区司令部决定攻击敌方在薄寮省安边的防御阵地。这是深入我军朝着西北方向的乌明上自由区的一个据点。敌军兵力相当集中,还有105毫米火炮支援。我们使用攻击定点、消灭援军并与疑兵相结合的战术。第307营被交付执行该任务。

1954年3月21日,我军开火攻击敌方在安边的要地。敌方多次从迪石(Rạch Giá)派兵救援,但都遭受惨重损失。在安边的敌军没有看到援军前来救援,就冒着生命危险冲出包围圈逃命。我们一边追击敌军,一边继续包围郡城,拆除哨所。

1954年3月下旬,我们摧毁了巧罗(Xẻo Rô)哨所,活捉安边郡郡长林光涉,彻底解放了安边郡,敌军死伤人数超过500人,收缴各类枪支400余支。安边是西部分区以及南部的第一个解放郡。


1954年3月22日:每一米战壕都以奠边战士的汗水和鲜血换来的

1954年3月22日,我军继续挖交通壕,从北面延伸下来的两条主干交通壕已经包围了东西两侧的中心分区;同时,将这一分区与敌方南面的伊莎贝尔( Isabelle )据点隔离开来。

H11.jpg
我军的交通壕将孟青机场切成两半,为突击战士消灭敌人提供便利条件。(图:越通社)

由第312大团担任挖掘的,从独立丘前进的第一主干交通壕将与第308大团的交通壕连接起来;交通壕的一个支道将跨过南容(Nậm Rốm)河,前往多米尼克第4据点(Dominique 4)和机场跑道。第二主干交通壕形成了一条宽阔的弧形道,穿过西侧的田野,然后向南转向中心分区和伊莎贝尔据点,向多个方向扩散,形成一个包围在奠边府敌军的网络。在我军挖掘交通壕时,敌军派出飞机投掷炸弹、攻击,使用巡逻队射击我军,每一米战壕都以奠边战士的汗水和鲜血换来的。

1954年3月22日上午7时30分,敌军巡逻队发现了一条交通壕支道,阻止法军从伊莎贝尔据点到库莱(Kho Lai)村的前进道路。他们派出外籍步兵团第三营在坦克的支援下填平战壕。在北面,敌军动用了装备坦克的一个营来支援,向前阻挡我军。保卫交通壕的战斗连续不断,到下午4时才结束,夜间敌军撤退,我军部队继续挖掘交通壕。

敌方:在奠边府的德·卡斯特里斯指挥掩体和在河内市的科尼(Cogny)指挥所,专员和助手整理由侦察机每日拍摄的照片。这使他们跟踪我军开始包围奠边府交通壕系统的挖掘进展。科尼下令德·卡斯特里斯准备在交通壕中进行战斗。但是德·卡斯特里斯回答说他缺乏在这种战争形式(在交通壕道中战斗)中的专业人员和相应的工兵装备,要求科尼向他提供有关交通壕阵地组织规则和交通壕战争的文件。

1954年3月22日,美国的C-119运输飞机降落在吉碑机场,携带着20吨军事装备援助法军。


1954年3月23日:北部平原地区军民同奠边府战场配合

1954年3月23日,我们部队继续构筑战壕阵地。同时,敌军还紧急趁机加强防御体系,在据点群东北方向设置更多障碍物,挖更多战壕,构筑一批新支点。

H12.jpg
当持续56个昼夜的血腥奠边府战役拉开序幕,1954年3月23日法国士兵跳伞进入奠边府的场景。(图:越通社)

第44/CAB号指令中,1954年3月23日,科尼(Cogny)指示德·卡斯特里斯(De Castries)必须尽快为在战壕里进行战斗做准备,提议扩大东侧防御区,在雨季到来之前,将中心战场的焦点转移到南容(Nậm Rốm)河东岸。

为了加强西北作战兵团(GONO)的兵力,在此期间,除了两支完整的伞兵营外,北方法国远征军指挥部还向奠边府派遣一些官兵,补充已损失的单位。被我们击毁的敌军火炮已得到替换,弹药也得到充分补充。加强驻军物资供应保障。

配合战场上,经过北部平原地区军民一系列战功,特别是第五号公路军民的战功,武元甲大将致电“表彰第五号公路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单位和游击队“。

电中叙述了第五号公路军民从1954年1月至2月的战斗成绩;特别是,3月中,对敌军在五号公路的防御系统进行了一场猛烈的进攻,摧毁多个支点和岗楼,歼灭敌军许多增援队,特别是炸毁了许多桥梁和铁路段,多次切断了敌军在北部战场的最重要战略路径。

武元甲大将希望,在第五号公路战场的各单位和部队继续致力巩固并扩展胜利,推动游击战,积极支持人民抗敌,防止主观藐视敌人,继续密切配合我军在奠边府对敌人的围攻。


1954年3月24日:法军空军指挥官无比困惑

1954年3月24日,按计划,挖交通壕的部队已进入我军在第二次进攻的目标——各抵抗中心。

H13.jpg
在奠边府战役中,我军击落和破坏敌军的177架飞机,其中的62架由我军防控力量击落。图为由我军击落并在奠边天空中着火的法军62架飞机之一。(图:越通社)

在东边,交通壕已逼近E、D1、C1、A1高点;在西边,一条战壕仅距离属于直接保护孟青机场据点群的106号据点铁丝网50 米。这时,所形成的战壕阵地围攻致使法军无法撤退,也很难调集大量援军。敌军必将失败,因为空中补给方式迟早会被切断。我军的战壕阵地已打破了据点集团的基本结构,将洪禽分区与中心区彻底分开。从现在起,德·卡斯特里斯不能指望驻扎在孟青田野南边各营的救援。

敌军:由法国飞行员驾驶的美国C-119运输机开始向奠边府周边的我军各位置投掷凝固汽油弹。

第6殖民地伞兵营(6è BPC)在东边山丘上的克劳迪娜(Claudine)集群与属于南边分区的伊莎贝尔(Isabelle)之间的区域与我军发生冲突。1954年3月24日7时30分,在奠边府据点集团参谋部中校凯勒(Keller)精神恐慌发作后,法军不得不将他送上飞机飞往河内。

法国空军指挥官处于极度混乱的状态,驻河内的运输空军指挥官尼科(Nico)大校给远东空军司令洛格林(Logrin)将军发电报抱怨说,虽然法国飞机在奠边府飞得很高,还是被越盟的高射炮击落。

在各协调战场上:在奠边府、西原和南中部战场上每天传来胜利的喜讯的同时,我军和人民在各个阵线上不断取得胜利。在平定省,地方部队和游击队就在路边挖掘地下隧道,等待敌人到来然后爆炸并冲出去消灭敌人。一支特工部队秘密挖掘地道,留在敌区等其攻占平定省时,我军歼灭和俘虏敌军800名。


1954年3月25日:战役指挥部提出第二次进攻的任务

1954年3月25日,党委、战役指挥部召开干部会议, 讨论和贯彻落实第二期作战计划。

H14.jpg
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研究作战计划。(图:越通社)

据此,会议确定,各参战单位在最初几次胜利之后已经完成力量重整工作,按标准挖筑近100公里战壕。得益于上述工程,我军限制了敌军的增援,使其难以补给,特别是我军部队已经能够利用从迫击炮以上的各种型号的火力来纵深威胁敌军。

营建阵地的成功之处之一就是使敌军的猛烈炮击几乎失效,同时收紧了围攻,为我军逼近攻敌创造了便利条件。

至于敌军,第一期,我们消灭了重要的兵力,但由于得到快速补给,兵力数量依然较多,非炮火力依然强劲。在目前据点群的防御体系中,中心分区是主要防御区。该分区的强点是东部的高点。如果摧毁这些强大的高点,中心分区将无法抵抗,据点群将受到严重威胁。

根据上述任务,战役指挥部提出了第二次进攻的任务:攻占中心分区的东部防御高点,将这些高点变成我军的阵地,在孟青威胁敌军,消灭敌军的一部分重要兵力,包括一些机动单位,为转为总攻击,摧毁整个奠边府据点群创造了充分条件。在此基础上,战役指挥部给以下单位交给了具体任务:312大团、316大团、308大团、57团(304大团)、351大团等一齐攻击,歼灭敌人。

1954年3月25日当天,总军委下达了军事政治计划,为战役取得全面胜利作出贡献。


1954年3月26日:击退敌人填塞战壕的屡次进攻

1954年3月26日,党委、奠边府战役指挥部会议进入第二天。

H15.jpg
第206号位置被我军火炮击中冒出烟火。(图:越通社)

在我军完成挖近百公里战壕后,为保卫阵地,我军各部队单位轮流从高山搬到新挖的战壕里活动。

担心我军战壕线一步步逼近据点群周围,法军使用大量飞机和火炮猛烈进攻,并派出步兵和坦克不断反击。但每个夜晚,我军数万干部战士仍奔赴到田野间,不顾火炮和子弹,不管寒雨,耐心挖战壕。 敌人想尽一切办法阻止。1954年3月26日,敌军派出一个外籍军大队,在坦克支援下向于盖特(Huguette)抵抗中心外围挺进,试图填塞我军战壕。其后派出2个营和6辆坦克掩护,向泊㳥(Pe Luông)、洪莱(Hồng Lếch)、农佩(Noong Pet)和孤媚(Cò Mỵ)进攻。由于我军大部分兵力经过一夜的劳累,已经撤回林里休息,只留下一小部分保卫阵地,敌方步兵和坦克趁机摧毁部分战壕主干线。

在洪莱和农佩,我军防空部队把炮管降低扫射敌方步兵和坦克。打完子弹,我军战士们用锄头和铲子守卫战壕的各个角落,进行肉搏战,消灭敌人。由于缺乏步兵掩护,我军高射炮部队遭受了一些损失,但最终还是击退了敌军填塞战壕的全部进攻。

敌方:我军高射炮已经成为一直以为太空绝对安全的敌人飞行员的恐惧。包括美国空军的“超级飞行堡垒”在内的各类运输机、战斗机在奠边府上空连续被击落。在四架飞机被击落后,贝克纳·保罗(Becna Paul)将其称为“法国飞机大屠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