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国家主席苏林圆满结束对柬埔寨进行国事访问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订单源源不断企业满怀憧憬 准备高素质人事调度守德市工作 国家主席苏林抵达万象开始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 金枪鱼远销意大利直线上升 军事国防任务须落实“三不” 力促本市经济蓬勃发展 削减增值税带来双重利益 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提出75周年 寻求腰果原料与订单出口平衡措施 公寓房市场流动资金最佳 今年 9 月须竭力撤销“IUU 黄牌” 农产品出口成绩亮眼 政治局第 144 号《规定》具特别重要意义 出口金额增长乃企业亮点 为山区招商引资 建议美国客观评价越南宗教信仰活动

孽余

子华是某大公司的营业部经理,因为口才了得,头脑灵活,每次代表公司去接洽生意总是功德圆满而回,故此很受老板的器重。
(示意图:互联网)
(示意图:互联网)

今天他又是代表公司前往平阳省工业区一间工厂去谈一单生意,同去的有他的助手明敏。 10多年前,子华曾在这里上班,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出租屋,早出晚归的也过了几年平凡日子。那时候还只是工人,后来有一个难得的机会,获朋友把他介绍到胡志明市的公司做销售员,靠着他的业绩斐然,一路升到了经理的职位。收入多了,跟着便顺理成章成家立室。一个小家庭,说不上富裕,却也不缺衣食住行,相当幸福。

明敏负责开车,子华一路观看窗外风景。工业区附近一带的路面已铺上柏油路,有不少民区,零零星星的平民食物摊位也不少。想起十多年前,这一带全是红泥路,晴天沙尘滚滚,雨天到处泥泞,寸步难行。

真是10年人事一番新啊!想不到离开10年之后还有机会再回来 看看。

中午时分他们的车子便进入工业区,跟着下来和工厂高层人员见面,洽谈,签订合同,全都顺利进行。

回程时已是午后两点钟了,车子出了工业区,子华想找个咖啡店歇歇,于是明敏把车子开到路边一间茅屋模样的咖啡店,他们下车后,也不进内,就在门前的位置坐下,叫了两杯咖啡,子华便靠在椅子上长长地舒了口气,想不到事情如此顺利,这真是一件好差事。门前有两棵高大的椰子树,他们就坐在树荫下,凉风吹来,令人昏昏 欲睡。

离他们坐的地方不远处,有两个小男孩在摆卖青龙果。子华把那个大的男孩喊过来问价钱。

男孩子马上跑来报上价钱是8000元一公斤。男孩子大约十岁左右,可能长期在路旁摆摊,皮肤被晒成棕色,活像个非洲小孩。子华很愕然地问,为什么卖这么便宜?男孩说,贵了就没人买。但,看情形他的生意也不见得怎样好,比市场便宜一半的价格还是没人问津,而且在烈日之下摆摊,真难为了他。

明敏看了孩子一眼,脸上露着很惊讶的表情,低声挨着子华的耳边说:“你瞧,这孩子的长相怎么如此像你?”子华瞄了男孩子一眼,也奇怪起来。真的,太像了。

他忽然有种冲动,想到男孩子的家去看看。

于是,他问男孩子家中有什么人?还有种其他水果吗?他表示要买点回去送人。男孩说还种了芒果红毛丹和木瓜。子华便答应帮他买些水果,至于这箩筐的青龙果看上去估计也只十来斤,便全要了。他和明敏两人把青龙果放上车后,示意男孩和他的弟弟也上车。这时,男孩子却极敏锐地说,他们走路可以了,请叔叔开车到前面三岔路口等他。 “为什么?太阳这样猛烈,坐上车来比较舒服点啊!”男孩子摇头表示拒绝。可能自小就出来做买卖,养成他对陌生人的警惕吧,他迅速地把空箩筐背上,一手紧紧地牵着弟弟的手。子华看得出,他有点紧张,似乎怕他们拐走弟弟。于是,便不再勉强,把车子开到前面等他们走上来。

就这样走走停停的,大约半个钟头便到达男孩子的家。明敏把车停在大路旁,小孩子在前面带路,不远处有一间破旧的茅屋,那便是他的家了。四周凌乱地种了些果树,杂草也没人打理。男孩子站在门外喊了几声,门打开了,一个中年女子出现在门口,她并不直接再往前走,只是扶着门框往外望。

子华一见那女子,马上目瞪口呆,整个人似被点了穴,僵硬地站在原地。

“妈,我们回来了,”男孩子和弟弟一起走上去,扶着她慢慢地走前两步。 “妈,我带了两位叔叔回来买我们种的水果。叔叔很好,这箩筐的水果他全买下了!”男孩子兴奋地拉着母亲的手说。

“是吗?谢谢你们啊!快请进来喝杯茶,歇歇再走。”

子华附在明敏轻声说,告诉她,我们摘些水果就回去,不进去坐了。还有,问问她这两个孩子是兄弟吗?他们的父亲呢?

明敏不解地望着子华,为什么他自己不问?但,他马上想到自己的身份,子华是上司,不应多问。于是便将向女子询问:“这是妳的孩子吧?他们的父亲下田去了?”女子摇摇头说:“大的是我儿子,小的是附近邻居,他父母在几个月前遇到交通事故身亡,我就让他跟着我,也好让我儿子有个玩伴,他今年才5岁,挺乖巧的。”

“我爸爸也死了!”男孩子忽然插进来说。

子华一听,心里感到扭曲的痛。转头对明敏说,随便摘些木瓜,红毛丹什么的,要回去了,天黑了路不好走。

于是明敏让男孩子摘了些木瓜和红毛丹,临走时子华掏出500 万元给男孩子,他瞪大了眼说,叔叔,不要那么多!子华把钱塞在他手里,摸着他的头说:“给妈妈买点好吃的。”明敏看着,忽然觉得仿佛是一个出外的父亲回来对儿子的说话。

他们回到车上,子华对明敏说:“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明敏不置可否地笑着。

“她的眼睛看不见东西的,瞎了。”子华说。

“什么?”明敏愕然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你没留意她的动作很缓慢?而且眼珠没焦点的。”子华说。

明敏只简单地回应一声:“哦。”

基于下属和上司的身份,他不便提问太多。

一路上,子华很沉默,似乎心事重重。他也在想,她的眼睛怎么瞎了?以前,她的眼睛大而明亮,望着你时会令你有秋波流转的感觉。

自此之后,子华每个月都带同明敏跑一趟平阳省。因为他不能亲自对那个女人说话,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耳朵还能听,他相信,她一定凭声音认出他来。他带那两兄弟吃馆子,买礼物。兄弟两人的生活亦获得改善,每天都可以和其他普通的小孩子一样穿起校服去上学,只在星期日才去摆摊。

附近一带的邻居也惊奇他们的际遇,但也是只知道像神话故事般,他们遇到善心的人同情他们,帮助他们,其他的就不明白了。

子华每次到平阳省,都安慰自己说,每个人年轻时,总会做错事,能有机会去补偿,已是上天的恩赐,该感恩了。

看着小男孩那张酷似自己的脸,他感到越来越内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