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越南国家主席苏林圆满结束对柬埔寨进行国事访问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订单源源不断企业满怀憧憬 准备高素质人事调度守德市工作 国家主席苏林抵达万象开始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 金枪鱼远销意大利直线上升 军事国防任务须落实“三不” 力促本市经济蓬勃发展 削减增值税带来双重利益 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提出75周年 寻求腰果原料与订单出口平衡措施 公寓房市场流动资金最佳 制定计划满足机械车登检需求

害怕呼气式酒精检测酒徒

“我的结义兄弟邀请我出席他的退休宴,而我就顾虑了整天。我家在旧邑郡,而他邀请的酒肆则在第四郡云屯街。起初,我妻子说她会跟去以载我回家,但后来她身体不适不能去,甚至是儿子也与朋友有约而不能载爸爸等”。

害怕呼气式酒精检测酒徒

  阮重南兄(家住旧邑郡光忠街)陈述自己出席宴会“充满计算”的行程。他说以前经常骑摩托车去和喝酒少一点以能骑车回家。而现在喝一杯也不能,所以他要“计算”。最后,妻子决定让他乘坐网约车,来回一趟花费了逾50万元。南兄笑说:“我打算乘坐便宜的网约摩托车,我妻子怕我没有骑车就主观,喝醉了坐摩托车上也坐不稳,加上路途远怕不安全。”

妻子允许乘坐Grab

乘坐的车费逾50万元,等于小儿子在小学寄宿10天的费用,南兄妻子也很心痛,尤其是这段困难时期。丈夫上车前,她还说:“算了,这次是你结义兄弟邀请就去吧,但其他平常的酒会就不要去了,以使用乘坐的车费给孩子交学费。”

南兄说,当他到在云屯街的宴席时,现在大家的首句不是问候,而是问“你骑什么车、谁驾驶、如何回家?”然后整个宴席过程全是围绕着这个人说他被交警要求进行呼气式酒精检测、那个人差点被罚款、又一个人说被罚了一笔薪资等内容。

邀请南兄出席的宴席大部分人均是医生、老师,所有人喝酒不多但没有人敢骑车回家。家在附近的人则让妻子或儿子送他往返,住远的就乘坐Grab,但大部分都是乘坐网约摩托车以省钱。计算起来,南兄乘坐网约汽车的费用相当于他给这位退休朋友的礼金。

根据 “专业”的酒徒以及如南兄“有工作要去”的人来说,近期他们到宴席的习惯和回家的路程有明显的改变。若是以前,交警也有检测酒精浓度,但别人也认为若是喝少也可以过关,而现在就算是一杯啤酒也不能,所以很少人敢骑车到酒肆了。南兄一行人喝酒时,也有人提议骑自行车到酒肆,但立即有人说若骑自行而被“中”了酒精浓度检测仍然被罚款。

于是所有人都说“什么车都不骑了,包括自行车,这样我们的薪资才能安全。”

y-kien-ban-doc-3-9767.jpg
在平新郡一家酒肆有美丽的双铺面,投资不少,但是客量仍然很少。

“酒肆在家附近”时期

此前,在城市这边的人邀请在城市彼方的人去喝酒是一件平常事,而近期就有“选择家附近的酒肆”趋势,即是邀请在附近的朋友或邻里一起步行到周边的酒肆。这样的话,他们可以放心在喝酒后步行回家,当然不是喝太多而醉倒在路上或者对骑车者造成事故。

新富郡欧姬街酒肆老板二成兄认为:“近期,酒徒徒步到酒肆明显多了。不少餐桌的人都是步行到此,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就熟悉了,因为他们家也在酒肆附近。喝完了,他们一起肩并肩一起回家,很可笑,不像以前喝完了各自骑摩托车回家。”

对于现今酒徒害怕“被交警要求吹气”的时期,“家附近的酒肆”这句约会语不全完是酒肆的名称了,如:明天再来、玩家不怕下雨、稻米兄等什么的名称,而是字面上的意思,选择在家附近的酒肆以期可徒步去,然后徒步回家,不再害怕被交警截停罚款。陈文王兄(家住第六郡陈文乔街)表示,他经常每周与朋友去喝酒4、5天,他开玩笑地说现在“在家附近的酒肆是无敌的”。此前,这名50岁男子的喝酒范围是8至10公里。他家在第六郡,但朋友家住第三郡、第四郡、甚至是在守德郡,若是有人邀请他照样去。不少晚上他喝了两轮和回家的距离是近……40公里。

王兄陈述:“我的喝量比较好,哪一天在远的地方喝酒就量计本身的酒量,喝少几樽,然后慢慢地骑车回家。但近期交警截停要求进行吹气式酒精检测太劲了。我不敢再骑车,就选在家附近的酒肆可以徒步去、徒步回家这样安心。不怕警察,也不是怕妻子抱怨,只怕被罚到没有钱。”他再说:自从他在家附近的酒肆喝酒,妻子已经少“抱怨”了。然而,他也很闷,因为他想念多年的酒友,而家附近的朋友见多了也很无聊。

与王兄类似,二黑、火龙、洗车七等酒友正在平新郡环市路旁某平民海产店喝酒时表示,这是“家附近的酒肆”酒会,即是大部分可以徒步回家。有几个人家比较远一点就叫网约摩托车,有时选择走几条小巷以能到达酒肆。然而,有一点他们都承认的是“喝两杯的乐趣”正在减少,有很多理由导致这样,如:没有兴趣、徒步很累、缺少远处的酒友、包括走各条小巷的人也害怕被“抓”。范二哥、即是二黑说:“我的朋友此前每周去喝酒4、5次,现在每周能去一、两次都很难了。”在他们的朋友群里,他的家离酒肆最远,约1.8公里,去时可以当作运动,但回家时喝醉了就筋疲力尽。

y-kien-ban-doc-2-1216.jpg
平新郡环市路某海产店此前很多客人,现在明显减少很多。

找“一名只吃不喝的司机”

与此同时,平新郡环市路街区某酒肆管理范心兄表示,近期也有若干此前只与酒友到此喝酒,而现在就带上妻子或情侣到此“只顾吃”然后载他们回家。然而,范心兄说,携带这样的“家里司机”的人不多和大多数是喝的比较少。而真正的酒徒就选择坐Grab或者选择一间在家附近的酒肆。

“总体来看,现在的酒肆的客量已减少了,生意很少。尽量坚持下去,等待未来情况如何再说,而现在还能收支平衡,不需要关闭酒肆、裁员就很好了。”范心兄再说,此前他每天能卖出50箱啤酒,现在只有5、7箱,厨师的工作少了,有时还……打瞌睡。

酒肆很少客,必须寻找其他办法维持下去

客量明显减少,不少酒肆便利用现有的桌槕、厨具以卖早餐,如:面条、河粉、米饭以帮助支付租金或维持员工。若干酒肆还出售蔗汁、凉水赚零钱。

范心兄的酒肆早上也有卖面条,但是客量仍少和正努力等到年底期间。他说:“在酒肆卖早餐很辛苦,因为酒馆零时才打烊,凌晨3至4时就要起床准备面条汤水,但现在不能不做。”◆

孟 勇

  好像现在的酒徒还未习惯坐Grab去或想节省钱什么的。我们希望这种方式慢慢变成习惯以让酒肆生意不如现在如此惨淡、困难。 二成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