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血跡的婚禮

記得那是千禧年過後的一段時間,越南華人女作家李蘭,誠意要為本市華人文友出版一些華文作品,可惜她盡了很大的努力,卻因當時的客觀環境所限,不能如意。她在消極之下,決定出國深造。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在時光的輪替中,轉眼幾年,李蘭回國了,與她同行的還有她的未婚夫,據說是美國某大學的教授。跟著我們也獲悉李蘭要結婚,並將在第五郡順橋大酒樓舉行婚禮。

李蘭結婚那一天,廣邀越南作家、朋友和幾位交好的華文文友。同時也邀請和她稔好的畫家、書法家、工商界的朋友。

為了感謝李蘭歷年來對我們的盛情,在她婚禮的那天我們都很早到順橋酒樓協助李蘭接待文友和貴賓。

已是堯楚齊集的時候了,杜風人文友還沒有到,我們在等待中,一位文友說杜風人是坐輪椅來的,所以要等順橋酒樓的人事部把後門打開,才能繞一程到電梯這邊來。我和黎冠文兩人在電梯口等著。

正當心急的時候,杜風人出現了,我和黎冠文協助他的助理把輪椅抬上電梯。

當電梯運行到樓板的時候,突然輪椅前面放腳的二塊板子,給電梯捲內夾縫,整個輪椅豎了起來,杜風人跌出外。我和黎冠文被震跌在電梯旁,看見黎冠文躺在地板上,我則身腳都被震傷,血不停地在傷口冒出,好在當時順橋酒樓幾位招待員及時趕到,她們用棉花和藥水給我們包紮。

一場虛驚,杜風人不礙事,只有我和黎冠文受傷。

包紮後我和黎冠文才入會場,此刻婚禮正在高潮沒有人留意我們,我和黎冠文找個位子坐下。此刻一對新人如穿花蝴蝶般,週旋在親戚朋友間。

李蘭不知道我們受傷的事,過後,杜風人時時打電話問候我們,可幸我們二人都平安,傷口也慢慢在痊癒中,一段難忘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