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幸福的小光芒

某天,我坐着回顾,发现一天中,我最快乐的时刻有两次。一是早上在公园里散步。其次,就是埋头照料花草树木时,不知不觉夜幕低垂,华灯已上。

有一句话大意是要我们必须记住:至少你的存在仍对一棵树有用,就连你只是静坐着呼吸。
有一句话大意是要我们必须记住:至少你的存在仍对一棵树有用,就连你只是静坐着呼吸。

  这个发现让我非常惊讶。运动是否有助于身体产生一些幸福荷尔蒙?

人肉摄像头

  想起来,头脑也很累,所以我尝试透过一个摄像头来监控自己。但我不能随身携带着它,所以我必须设法用一台“旧式的摄像头”来观察自己!

  而那人肉摄像头属于70年代,一点都不好用,摄录树木和土地也很不中用,有时还停止干活,有时更不能在画面中记录一个“小”的图像。真的难以驯服这台摄影头,尤其是跟着我这个大胖子。叫她“你只能望,可以录像,但不得作出任何评论,这真是一种挑战”。

  尽管如此,在“合作”愉快的日子里,摄像头内有一个人正在散步。说正确一点就是她去漫步。她没有巡着公园走一个圈。她有时追逐着一只八哥鸟,直至它飞上枝头。

  有时正在步行,她突然停了下来,左望右望,口中喃喃自语:为何一只小鸟的叫声是那么的粗鲁。她一定不肯承认那叫声是鸟啼。她沉思了很久,才发现那是一只八哥鸟发出尖叫声。然后,她发现那响出粗鲁声音的八哥鸟儿,也有能力发出温柔的啼声时,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原来它们在倾诉心声。

  我听她在自言自语:“原来我对八哥鸟的认识太少,也许那粗鲁的叫声是它发现有外侵的警报声,或是我们不知道是某种情况的表现。”

  摄像头记录了她全神贯注地望着那滨玉蕊树,这树从遥远的长沙岛移植到这里繁华的都市。 “它”是如何适应这里的土壤!她的目光又注视着停在荷花、荷梗上的蜻蜓,就像哲学家坐在书房里。相反的,旁晚时分,燕子成群结队的在空中飞来飞去。小小的公园,由于种植方法巧妙,一行行的树木好像一个树林。

  要承认,全凭摄像头,我学习到从各种活动,从每种思想中观察自己。

  只纯粹观察。不作出判决。不指责,不期望。不担心。不对付。不害怕。不盘算等。

   “原来自己恼怒时的态度是这样差劣?”

  我从目前的生活中察看到自己那罕有的顷刻,不被那些甲乙丙丁等繁琐事情而烦扰!就是我感受到一丝丝幸福,随着那坦然的脚步而至。那一丝丝幸不仅是来自幸福的荷尔蒙。那就是来自我已经而且只在目前的每个脚步、每个行动、每个思想中显现出来。

  站在树木旁边的那顷刻都一样,那时世界也只有那些树木,是多么的温暖。我记不起某个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无论在任何时候,你对自己的生活有所怀疑时,要记住你的存在至少仍有益于一棵树,就连你只是静坐着呼吸。 ”

  “记住无论如何仍要呼吸。”有一个声音响起,好像是摄像头又品评什么了!但是算了,我将不再提醒她了。有时也要让他人说些话语!

  难道不是一天过一天的吗?我们只说这么多话,做这么多的工作,思考那么多。包括唠叨也这么多。

  不相信,就问问那些做丈夫的。是否是10年,20年,甚至是50年前,做妻子的总是唠叨丈夫:喝酒、吊儿郎当、东方裤、西方衬衫等。对子女也一样,一见面就问:把衣服晾起来了没有,洗碗了没有……我的女儿有一次无法忍受,高声大嚷:妈妈对这堆衣服有什么问题,看到它你就一定要我挂上来?

  不相信就观察一下摄像头,你将立即知道。有时你会感到惊愕,原来自己恼怒生气时像一只女鬼?原来有时自己对待子女,对丈夫的言行是这样的苛刻。我每天到公园去看树木,看别人练习瑜伽,看他人学跳舞、跑步、喂鱼等,我自问:

  也许都像我一样,所有的人均正在努力弥补? ◆

  不知道诗人马雅可夫斯基(Maiakovsky)写下面的语句是有何想法:

  “ 躺久的男人如一所医院,而女人疲惫像一句格言。”

  说那些男人有如医院就不敢泛论。但那些疲惫的女人多多少少会有些体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