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 默克爾經濟救助計劃大轉變招批

綜合報導,歐盟債務救助金將成為德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後的主旋律。德國總理默克爾政策的轉變為此招致了基民盟經濟委員會和德國中產階級的批評。德國家族企業擔心這會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
德國總理默克爾(左)與法國總統馬克龍交談。(圖源:新華社)
德國總理默克爾(左)與法國總統馬克龍交談。(圖源:新華社)
德國《世界報》網站報導,在德國7月1日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前,警告默克爾不要對歐盟債務救助計劃進行改革的聲音越來越大。默克爾積極支持一項抵禦經濟危機的債務救助金計劃,這項計劃首先令中歐和南歐國家獲益,這也為默克爾招致了批評。這筆7500億歐元的救助金,數額上很划算,除了這筆補助本身外,借貸國還可以獲得其他形式的補助。德國支持這筆救助金的發放,還希望可以說服“節儉四國”也能支持這筆救助金的發放。在基民盟內部,默克爾政策的轉變為她帶來不僅只是支持聲。基民盟經濟委員會常務秘書長沃爾夫岡·施泰格表示,“德國必須在其基本經濟和財政政策上和‘節儉四國’站在一起。”

和德國基民盟關係的緊密的組織同樣批評了默克爾的政策。奧地利總理庫爾茨堅持表示,應當確保救助金能夠返還,並且將救助金和其他的附加條件綁定在一起。德國基民盟經濟委員會的在其一份黨內刊物上表示,“這些(受資助)的國家有著非常嚴重結構問題,只有對它們進行改革,才能讓救助發揮作用。”

因此,第一步只能發放貸款,而不能附加其他金錢補助。施泰格說,“如果這些國家保證能夠遵守改革承諾,那麼損失的補助實際上可以通過貸款的形式重新獲得。”

儘管經濟界有一些對默克爾新政贊同的聲音,例如德國工業聯合會(BDI)認為,默克爾的這項經濟救助計劃在體量上是合適的,也表示默克爾和馬克龍提出貸款和金錢資助相結合的形式是正確的,但是始終不乏嚴厲批評。例如,德國中產階層的批評聲一直不絕於耳。德國家族企業聯合會主席沃雷批評稱,“默克爾出於對法國和南歐國家的估計,轉向了支持債務救助者的陣營,這毀掉了基民盟長期建立在市場經濟和自我負責原則上的歐元政策。”

報導稱,當德國接任歐盟輪值主席國之後,默克爾或將繼續推動其新政。沃雷警告稱,“這項債務救助計劃可能會讓我們面臨一種無法控制的歐洲財務支出政策。”他表示,人們從過去慘痛的經驗可以明白,在現有的歐洲財務支出政策下,絕不會存在任何應對疫情局勢而發放的補助。

報導稱,自英國“脫歐”以來,經濟局勢穩定、實行經濟自由主義的歐洲北部國家的力量就已不如從前了。而默克爾在歐洲政策上的搖擺不定,將再一次改變歐盟內部力量相對態勢,這會被支持者和反對者同時評價為重大歷史事件。

報導認為,德國作為歐盟人口最多,經濟最強大的國家,在經濟和財政政策上出現的180度大轉彎,強化了法國領導的歐洲南部國家陣營。畢竟,德國曾在歐元致債務危機和希臘救助計劃期間同荷蘭以及其他北歐國家執行了非常嚴格的國家預算政策,並因此招致了來自巴黎、羅馬和雅典的重重批評。

這一次與此前不同,默克爾從南歐國家獲得的只有表揚,不滿則來自“節儉四國”。中歐和南歐國家不反對默克爾的經濟救助計劃以及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同期實行的中期財政計劃,這項財政計劃將在截止2027年時,發放共計11萬億歐元。

布魯塞爾方面制定的債務分配方案,令波蘭、克羅地亞、羅馬尼亞和和其他過去的東歐陣營國家感到滿意。從經濟體量上來看,這些國家獲得救助金甚至遠高過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而3個國家的疫情局勢更為嚴重,經濟情況也更為嚴峻。

默克爾的政策轉變令其黨內朋友感到猝不及防,然而基民盟的聯邦議會黨團卻出奇的安靜。默克爾和基民盟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民調支持率一路飆升,給了默克爾改變路線的底氣◆

最多點擊

去年在华盛顿拍摄的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新闻发佈会。(图:互联网)

IMF调升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

综合报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月30日发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中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将从2022年的3.4%降至2023年的2.9%,然后在2024年反弹至3.1%。这是IMF在连续调低或者维持对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后,在数个季度首次调升了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虽然如此,这一预期增速仍低于歷史(2000至2019年) 3.8%的平均水平,因为各国为对抗通胀而提高利率以及俄乌衝突将继续对经济活动造成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