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作家夢

我出生在八十年代的鄉下,日子雖不像解放前那樣清苦,但要想讀上一本像樣的課外書,也不是易事。鄉下偏遠,除了學校發的教材,再也找不到第二本書,更何況地裏有農活要忙,沒有完整的時間去讀書。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平凡的世界》是從表哥家借來的,人生中的第一本課外書,那年我14歲。我已經無法記清拿到那本書的感覺,我只記得,那天晚飯吃的匆忙,三口並作兩口,就去了自己的小屋。很小心地翻開,很認真的讀每一個字,每一個句,每一段故事。孫少平在我的14的青春裏開始劃上重要的兩筆,一撇一捺,然後人生。

和他一樣,我有一個貧窮的家庭,有一雙疼自己愛自己的父母,我的世界和所有人一樣,平凡。孫少平是個有獨立意識和不完整自我的人,他隱忍,但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他家境貧寒,精神卻富足的很;他追求愛情,也痛心於愛。一個農活後的晚上,一個故事裏的孫少平,一盞為了省錢而昏暗的15w的鎢絲燈,很快,一切就結束了。那個年少的孫少平老了,那個愛自己的人沒了,那個生自己養自己的村莊低了。院子裏的蚯蚓叫了一整個晚上,父親起床下地,母親做起飯來,平凡的一天重新開始。不一樣的是,我對生活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

母親盛飯的時候,我發現了她的白髮,那是被風霜催白的。父親像往常一樣,不怎麼愛說話,但是我記得每一次交學費的前幾晚,他是多麼愛抽煙。平凡人家的苦,只有平凡人家知道。在我讀完路遙小說後,這一切我更加真切的感受到了。那年冬天,我背起鋪蓋,像孫少平一樣,開始了打工之旅。

以前總聽人說,人生是一場旅行,我覺得這話很不靠譜,受苦受難怎麼能叫旅行呢。讀完《平凡的世界》後我才明白,我們真的都是在途中的人,聚散離合,幾多生死。如果不能徹底顛覆它,為什麼不把它當成旅行呢?路遙早就告訴了我答案。

流水線工作的日子,就像流水線上的產品,單一,枯燥,按部就班,在預知中等待最後的結局。我被老工人欺負過,被小組長怒斥過,被別人嘲笑為笨手笨腳的傻子,甚至差點把手指扔進高速旋轉的機器裏。我是個平凡的流水線工人,但我也有著孫少平一樣不平凡的心。

利用省吃儉用的錢,我買了一本屬於自己的《平凡的世界》,放在床頭,放在離自己心最近的地方。學著孫少平借閱廠裏為數不多的圖書,一本讀完,接著一本,全部讀完,全部再讀一遍。我的人生鳳凰涅槃,不會再躲在被子裏哭,不會怨有人欺負我,不會再衝動的要和別人拼個你死我活,也不再難過於這風雨消磨的流水線,不再憤慨這平凡的像一枚螺絲的人生,因為我和孫少平一樣,是個男人,有著可以不平凡的心。同時明年的學費有著落了,父親可以少抽幾根煙,母親也不用再在轉身的時候皺眉。哥哥說,弟弟長大了。嗯,有些苦,有些幸福,我們心照不宣。

以後的日子,有起有落,地裏還是那麼忙,學費還是得自己去賺,只是自己和院裏的小槐樹一起慢慢長高,終於高過了苦難。失意的時候,我就想起《平凡的世界》裏的主人公,想起那個無數次激勵過自己的孫少平,我挨過餓,受過凍,一年到頭就兩件衣服,別人下班後我卻還在地裏忙活,讀書以後我一樣貧窮,但我貧窮的富有。

那個冬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院裏的小槐樹在雪中開花了,15w的鎢絲燈特別亮,我站在黑夜裏,並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