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富仲总书记吊唁仪式今日举行 阮富仲总书记永存于本市党部政府人民心中 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我的大姐采英

接到大姐采英过世消息,顿时精神恍惚、慌乱、显得六神无主。百感交集油然而生,在这世上她算是我最直亲的亲人。我和大姐以往的点点滴滴故事也瞬间浮现脑海。
(示意图:互联网)
(示意图:互联网)

大姐比我大十几岁,我居家中第四位,因此之前人人称我为四哥。由于两人岁数差距太大,显得经常在语言、处事及人生观上起了很大冲突,因此我们经常为一些琐碎的事而吵吵闹闹。她生肖属甲子,不知是不是因生肖关系,家中的老鼠没一只逃出她的手掌,因此家中人人给她一个外号叫老鼠女王。我曾写一篇“老鼠的克星”,写的就是她。她是家中老大,家中一切大小事务都由她包办,而她最忙最累就是父母双双驻院求医的日子,而父母双双驻院求医有年达32次,最少的那年也有20次,直到家中停止炼铅生产,父母不再生病了,我长大了,她出嫁了,内外兼顾的她才告一段落。然而到了夫家又负起养家担子,确实她的一生是劳碌命,直到1980年,她到了澳州后,她的人生才获得改善至彻底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拜金主义女人。

每次到医院照顾父母留下我一人在家时,她必对我千叮万嘱看好家,同时承诺买蟋蟀回来给我玩,但她带回来的都是雌蟋蟀和大头蟀,我埋怨说这些都是母的如何让它们打架,过了第二天,她才递给我几只雄蟋蟀,看到有黑翅的,红翅的我特别喜欢,她看到我笑,她也笑,然后说:“鬼家伙,前几天是捉的,今天是买的……”,这才知道她为了承诺半夜里到医院的草丛中捉蟋蟀,她是多么疼我啊!

记得于1973年初,我在旋宫戏院隔壁巷中的潘智会计学校就读会计班,下课时我到旋宫戏院周围逛时,被几个旧政府军警搜查说我使用假证件并扣押我回警局,当晚被移转到第五郡警察局监房。家中大小获悉乱成一团,此时在越美纱厂工作的大姐获得家中报讯即向厂方请假出外到处找人托人解救。在第五郡警察局监房呆了一晚,终于于翌日中午获得释放。后来经出面救我的人解释因我脸庞比实际年龄老很多,因此才发生这种情况。经此一劫后,父母建议把我移民外国。

大姐中文识不多但越文却非常好,不知她何时攻读医护班,毕业后还当上了某坊医疗站站长,当时家中得悉都非常高兴尤其是母亲。原想她的家必会好过,然而在包给时期,那医疗站微不足道的工资加上她教员丈夫的微薄薪水无法改善她的家境,最后选择了放弃一切出海寻求新天地,终于她也如愿以偿到了澳大利亚。几年后她回来越南探望父母和我,这时我已察觉到她从内在与外在都变成了另一种人,一种视金钱如命的女人,我们都明白在陌生国土上为生存而拼博的人都非常艰辛,劳苦,她不是圣人也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她多年拼搏得来的善果,就让她昂扬一点、炫耀一点、孤寒一点、刻薄一点,我们都不责怪她,这是世人的定律。

她拼搏了一生,最后患上癌病撤手人寰,除了留下给她子女们微薄家产外,还留给她的子女、朋友、亲戚以及我一串怜惜与缅怀,久久不息。值此,拈香默默祝福在天国的她安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