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和假牙

西餐廳裏,靠窗位坐著一對農民模樣的老夫妻,七十多歲,穿戴挺整潔,大爺還套了件褪色西服。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看起來,他們有點拘束,拿著點餐單,瞧了好久,最後只點了一份牛排。

不一會,牛排熱氣騰騰端上桌,香氣四溢。

“請。”大爺伸出手,做了一個優雅的動作,把大媽笑得合不攏嘴。大爺站起身,小心翼翼把餐布繫在大媽脖子上。

大媽拿起刀叉,比劃著,顯得笨拙。大爺幫著切碎牛排,遞到大媽嘴邊。大媽害羞地張嘴,露出微黃的牙齒,用力嚼著。

老大爺舉起酒杯:“碰個唄。”

“死鬼,啥時學會這套的。”大媽嗔怪,“瞎 花錢。”

“老婆子,今天是咱啥金婚紀念日,咱們也出來浪漫一下。”大爺咪了口酒,紅著臉說,“兒子去世早,這些年跟著我,虧待你了。”說著,從兜裏掏出一隻金燦燦的戒指,戴在大媽手指上。

大媽低下頭,盯著戒指看了好久,啪嗒落淚。不一會,端來一碗麵,煮得很軟,很碎,大爺拿起湯匙吞起來。

“以前你最喜歡吃肉,現在牙掉光了,只能看我吃。”大媽抹了抹眼角,“本來用買戒指的錢,給你裝副假牙多好,你個死老頭子。”

大爺一抹嘴,癟著嘴笑了,開玩笑地說:“老婆子,不礙事,你就是我的牙,沒有你,我就會疼。”

我坐在對桌,看得一清二楚,含著熱淚起身,走向他們,雙手遞上名片:“我新開了家牙科診所,明天你們來找我,我資助大爺一副假牙,算是送給你們的金婚禮物。”

“啥?”老兩口愣住了。

“你們讓我想起我父母,如果在世,今年他們也是金婚。”◆

最多點擊

(示意图:互联网)

享受那来自内心舒适的春风

说春已来,且看那绽放在一片秀色娇艳的香花芳草间,依恋着、活泼着、狂热着、跳跃着。别忘了山谷裡、溪涧中、原野上的每一处,蝶舞蜂飞也有春天,喜燕追逐也是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