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春年味浓

这个时候,走在堤岸的大街小巷上处处呈现着迎春的气氛。堤岸的岁暮景象就是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她因为华人的文化特色而给春天带来另一番风采,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路边的“挥春档摊”,是很多地方所难以看到的一道风景线,而且也是歷史悠久的堤岸文化之一。
梁朝铭(后排右一)与众友向孤寡老人赠送挥春与春联。
梁朝铭(后排右一)与众友向孤寡老人赠送挥春与春联。

挥春在华人家庭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在昔日的社会裏,堤岸几乎家家户户在春节来临前都会择日贴上挥春,这也让人容易分辨出华人家庭。所以说,挥春不光是一种祝福、一种寄望,而且还是一种传统文化,她随着华人先辈的飘洋过海而落户堤岸。

其实“挥春”是广府人的叫法,在中国粤语地区以外的地方叫春联、门联、福贴,闽南语称春仔。挥春或春联源于中国的宋朝,其起源可以分为3方面:宜春帖、桃符、延祥诗,是一种在新春和立春时使用的传统装饰物,把贺年的吉利字词用漂亮的书法,写在纸上而成,一般是贴在墙、门之上。华人当年也把这一文化带到堤岸来,每逢过年都会贴挥春,以增加节日的喜庆气氛和对未来的祝愿,同时舒缓遊子的思乡之情。

在社会尚未发展的年代裏,堤岸的挥春主要是手书。还记得小时候每年腊月到来时,第十一郡白铁街市附近和海上懒翁街的二府会馆对面一带都出现很多“挥春临时档摊”,在堤岸天后庙(婆庙)对面也有好几个临时摊,老书法家们执毛笔,蘸金漆,动作行云流水、酣畅淋漓,一个个苍劲有力的吉祥字眼跃于红纸上,在不到一个月的辛勤劳动,他们人人“捞到盆满鉢满”。那时候的传统文化的确是挺受关注的,哪怕是再穷的家庭也要在新年来临之前贴上挥春,依稀还记得有些家庭的神台下的墙壁都贴满挥春,蔚为壮观。后来随着印刷业的发展,烫金挥春出现,而且还日益精美,从最初的红底金字到后来图案衬托的印刷挥春琳琅满目,再到目前的文创挥春推陈出新,大大影响传统挥春的经营效果。然而,无论时代怎样变迁,手书挥春还是有其生存空间,因为仍然有人喜欢书法家妙笔生辉的“灵气”,尤其绕开了千篇一律的“俗气”。

传统挥春近年来在堤岸日渐衰退的另一个原因是后继无人,过去以手笔书写挥春为生的书法家年纪老迈或已作古,而后继力量又寥寥无几,致使堤城的岁暮少了很多“挥春摊”的亲切景象。在这个传统艺术青黄不接的大环境中,近年来的岁暮市场出现几位后起之秀,他们正沿着先辈的脚步,为同胞续写春节篇章。梁朝铭是一位80后的华人书法家,其父亲梁文声是“文声挥春”的创办人,有逾半个世纪的歷史。昔日每年腊月均在海上懒翁街摆摊写挥春,为街坊所熟悉的老字号,后期则在家裡书写。梁文声膝下育有两男一女,子女们在耳濡目染下也练得一手好字,梁朝铭虽是家中老么,但却不逊色于兄姐。在科技发展的大时代裏,朝铭巧妙运用了社交网的便利,致力推广华文书法和钢笔字艺术,并以网课和堂课的两种形式传授书法,备受越华学生欢迎;疫情之后他还于週末两天选择在堤岸的一些咖啡厅上课,学生们在人来人往的空间中学习交流,对推广书法艺术确实起着一定的作用。有着18年书法功底的他,每年春节来临前也动手挥春,希望可以延续家族与华人的优良传统,为各族同胞带来春的美好祝福。

今年梁朝铭在第五郡陈兴道街B段470号开铺。为了让书法接近民众(不只是华人),他一改过去的作风,在经营之余还邀请一些书法爱好者到店裡现场体验,不惜笔纸让大家即席挥毫。他告知,虽然时代在不断进步,但传统挥春仍有其生存空间,现在不单是华人贴挥春,就连京族同胞也爱上华文挥春,每年都有固定的京族客户前来光顾,所以这一行业是不会湮没的,只是看有没有人去传承而已。有趣的是,在近日与多位华人朋友一同前往看望孤寡老人时,朝铭还给老人们赠送他书写的挥春,真正的给他们带来浓浓的年味。

传统文化充满生命力,生生不息,而此时此刻金灿灿红彤彤的挥春昭示着新年的到来,蕴含着美好的新年祝福。当挥春最后一笔落下时,年味至浓◆

最多點擊

胡伯伯出国寻求救国之路111週年纪念音乐会的节目之一。

文化内生力量:民族之声 国家之声

深度与多维度的国际接轨,每个国家已通过民族价值体系的基础来着力打造内生力量,从而成为经济发展的前提和动力,让每个民族自信地在国际舞台上提升自己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