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複製漢喃書籍創業

裴進福取得碩士學位後就回國,之後與其妻子陳佩泉(中國台灣人)決定以複製漢喃古書創業。裴進福今年31歲、家住第十二郡,他在市人文社會科學大學文學語言系就讀時已與此行業結了緣。一次,他探究越南文化卻愛上漢喃學科,便選為自己的主修課。從此以後,除了在課堂上學習之外,他還來到全國各座寺廟、村亭探索學習。沒想到後來漢喃字就成為他的喜好,並不知不覺地與其研究工作密不可分。

裴進福與佩泉正在複製漢喃書籍。

裴進福與佩泉正在複製漢喃書籍。

他大學畢業後,就在慧光漢喃翻譯中心,旗下惠光圖書館從事佛教漢喃資料庫蒐集、複製、數字化工作。2014年底,他申請赴台灣就讀遺產文化與古書修復、複製專業的獎學金。

在台灣留學期間,他與愛好複製古藉的陳佩泉(29歲)相遇。當時,在美國就讀美術專業的陳佩泉剛剛畢業,她返回台灣後便一邊工作一邊學習複製書籍。因具有共同的愛好,裴進福和佩泉關係更親切。日久生情的他們決定成為眷屬。2019年底,他認為越南複製古書的需求很大,便說服妻子返回越南開辦漢喃堂(位於第十二郡),作為專複製古書、古畫的地方。他認為自己最幸運的是娶到志同道合的妻子,夫妻倆每天一起生活,並從事兩人所喜愛的工作。

他表示,想做好複製工作,要學習六七年甚至是十年。然而,他在學習期間得不到家人支持,因為學習時間太長又不能賺錢。賺來的錢都投入學業中。他屢次想放棄,但因多種機緣而決心要堅持到底。

複製一本古書的工作非常艱苦,須花長時間和採取精緻的技術。複製者要熟悉修復過程中所使用的各種原材料,對不同書籍採用符合的“藥材”。若干環節非常複雜,關鍵的是複製者須懂得漢喃悠久歷史的知識。這有助複製者認定獲修復書籍的收藏價值,或者恢復損壞的字跡時也要瞭解漢喃語言,因此複製者每天要充實知識。陳佩泉告知,因為熱愛複製工作才幹這項行業。雖然她不懂越語,但從到越南生活後已屢次與越語、漢越雙語的書籍打交道,讓她更喜愛越南文化。

佩泉說:“我有機會閱讀漢越雙語的初期翻譯版,如《翹傳》。文學作品讓我更瞭解越南文化並覺得非常感興趣。我希能把外國複製技術和原材料輸入越南,為當地古書複製領域做出貢獻,因為目前在越南少有青年從事此行業。”◆

范 友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新順出口加工區幼兒園學生在吃午餐。

多所學校完成食品安全集訓活動

市教育與培訓廳日前告知,本市已有2332個單位包括郡、縣教育與培訓科、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學校完成在2020-2021學年確保學校內食品安全的集訓。

青少年園地

失敗是成功之母

人生的旅途是一條充滿著無數艱辛、坎坷的道路。沿途佈滿著荊棘、蔓藤、樹樁。因此不論任何人,想獲得成功,定要不怕阻礙,挫折、勇往直前、把困難、挫折克服。那麼就會嘗到成功那香甜甘美的果實。若遇到困難、挫折、就放棄前進、半途而廢,這樣就會前功盡棄,一無所獲。我們應要堅持,永遠記著失敗是成功之母,把經歷過的失敗當作經驗,再接再厲,繼續奮鬥,向命運挑戰,那麼我們就能走至終點,獲得成功。

陳佩姬 —— 您的名字永垂不朽!

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隨著文友們參觀團來到抗戰紀念館。這是一棟不很大的房子,但裡面保管著無數的革命歷史事跡、英雄烈士的照片及轟轟烈烈的感人故事等等。

談孝道

啟秀華文中心 曾韻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