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休學 民辦學校嚴重損失

全國學生因新冠病毒疫情休學數週,各所學校也因此受到不少影響,尤其是民辦學校。

平盛郡Nemo幼兒園因新冠病毒受到經濟損失。

平盛郡Nemo幼兒園因新冠病毒受到經濟損失。

許多民辦學校沒有收入,但仍要照常維持各項開支,導致各所學校遇到不少艱難。值得一提是,他們正處於被動狀態,因為不知何時學生才可以上學。

數以億計付之東流
Đ.K.P.女士擁有一個國際幼兒園系統,包括3家在第七郡和芽皮縣的學校,有將近600名學生。至今學生已休學3週,休學時間也有可能再延長。Đ.K.P.女士表示:“從開始休學時,學校未收和沒有收家長任何一筆費用。而學校仍要給教師發工資以挽留他們,支出場地租金,這意味著費用仍照常支出,而收入額卻沒有,故我虧了本。”

有著類似的苦況,在本市多個郡開設民辦幼兒園系統的U.N.女士告知:“我總共有6所學校,分別設在各郡,有將近400名學生。學費視在哪個郡而定,最高每個月學費為500萬元。當學生休學時,我仍要支付6所學校場地租金、教師工資等。我的學校是按月收學費,而不像其他學校按照學期收。學生不上學,沒交學費,但清潔工、教師的工資仍要支出。每月的損失將近5億元。”

平陽省苡安市嘟唻咪幼兒園主人黎氏小雪也憂心忡忡,她的兩所學校有逾400名學生,故在財政方面的損失也不少。她說:“平常給教師、人員發工資、購買保險費一共支出3億5000萬元。因疫病,故學校要暫停營業,學校不能按照平常活動來支薪,而按照區域最基本的工資額支付,加上給40名教師購買社保,支出額為2億4000萬元,但學校仍未收分毫學費,也沒有機會與家長會晤。”

從裁員到解體
U.N.女士有6所幼兒園,當被問及解決方案時她表示,不能這樣容易就放棄,並且要接受和努力撐下去。她說:“我損失很多也很難過。但我也害怕學生們休學久後,上學時卻到別所學校,所以努力做好,仍給教師發足工資和購買社保,只有把土地、財產抵押來維持。”

此外,她還想出一個辦法是交給教師在家工作,讓教師與家長對接。她認為:“任何幼兒園教師都期盼上班日子,家長也頭疼不知把孩子送到何處寄宿,若寄托孩子在沒有專業、培訓的單位,卻不放心。因此我讓教師與家長對接起來也是一個解決辦法。”

與此同時,各所學校要根據本身情況做出不同的選擇。黎氏小雪也因財政損失而制定對策。她解釋:“很多個晚上,我無法入眠,一直思考尋求解決辦法。選擇任何一個辦法都會有得失的一面。我也考慮很久以提出一個完美的方案。最終,我選擇的方案是,在合同教師人數減少三分之一。我已提早向教師們提出通知,以讓他們有找新工作的準備。這是一個十分困難的決定,但學校也沒有別的方法了。”

同奈省某所幼兒園主人阮秀山於3年前曾把房屋抵押、貸款已開設這所幼兒園,但招生數量仍未多。他擔憂說:“若3月份繼續休學,我只得採取最後一個措施就是解體。”◆
 
家長與學校分擔
范義先生有兩個孩子在平盛郡Nemo幼兒園就讀,儘管學校沒有收學費,但他仍為其孩子交夠1600萬元,這是兩個月的學費。范義說:“我把這種做法當作與學校在疫情中分擔的方法,這也是我家庭自願的。若我是學校主人遇到疫情中的苦難,設身處地才能理解得到他人的心情。一點點分擔,也可以教導孩子們要對老師們表示感謝。”

新平郡教育與培訓科科長陳克輝告知:“聞悉新冠病毒疫情擴散後,各所非公立幼兒園,要暫停營業時,托兒所、民辦獨立幼兒園主人在給勞動者支付工資和其他內容所遇到困難一事,該科已向上述學校的校長發出文本,討論在二月學生休學時遇到困難、提出有關給勞動者支出工資內容的意見,或是其他困難。”

草 商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師生透過電視教學方式的遠程上課。(圖源:互聯網)

疫情期間如何有效上課?

國家正處於一場“無硝煙的戰爭”中,所以學校也要改變並轉至適應新狀態,具體是遠程上課(透過互聯網、電視等)的方式。

青少年園地

讓我告訴你

我叫黃詩凌,今年17歲,在啟秀華文中心唸書。因為讀越文的時間緊迫,所以我選擇了讀夜學。

陳佩姬 —— 您的名字永垂不朽!

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隨著文友們參觀團來到抗戰紀念館。這是一棟不很大的房子,但裡面保管著無數的革命歷史事跡、英雄烈士的照片及轟轟烈烈的感人故事等等。

談孝道

啟秀華文中心 曾韻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