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紀錄片寥寥可數

滿足小觀眾需求的國產紀錄片不多,以兒童為主的題材也寥寥無幾。

在越南-歐洲紀錄片電影節上介紹的《小姑娘》一片。

在越南-歐洲紀錄片電影節上介紹的《小姑娘》一片。

望眼欲穿
不久前,在河內中央科學與紀錄片製作公司及本市蓮花大學舉辦的越南-歐洲紀錄片電影節,由杜氏秋莊執導的《給孩子陽光》、以色列導演烏里·列維的《昔日有個小男孩》等影片上映時,與其他影片相比已得到更多小朋友來觀看。原因也許是因為這兩部紀錄片的主角都是兒童。《給孩子陽光》中三名視障人物的毅力、渴望、樂觀和純真的故事;或在《昔日有個小男孩》中患有腦性麻痺症的羅恩,他的純真、聰明和正能量使許多觀眾為之流淚。最重要的是,這兩部紀錄片已向觀眾傳遞出人文信息,其中包括小觀眾。

《給孩子陽光》是女導演杜氏秋莊的第二部紀錄片,其中主角是兒童。在此之前,杜氏秋莊曾製作另一部《溫情班課》,講述在河內中央兒童醫院內為患有罕見病症兒童開設的學習班。根據中央科學與紀錄片製作公司提供的信息,由鄧鈴執導的《剛成長的年齡》預計於今年初推出,向學生觀眾介紹成年問題。然而很可惜,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公映時間延期了。

國產紀錄片正努力吸引兒童和青少年觀眾。但是必須承認的實況是,為兒童、青少年觀眾或以這個年齡人物為主角的紀錄片與每年製作的紀錄片相比實在很少。女導演杜氏秋莊指出:“製作關於兒童的電影很困難,因為小演員的心理是多變的,他們現在可以合作,但明天可能不合作了。然而,製作任何主題或對象的影視作品都有其自身的困難,重要的是如何處理。我認為,缺少兒童題材的部分原因出自製片人的選擇。也許他們知道這不是自己的長處或風格。

由歌德(Goethe)學院舉辦的科學電影節正在多所學校展開(將持續到12月),其中將展示16部影片,而大多數是紀錄片。組委會代表黃楊告知,這些影片是從34個國家的163部作品中選出的,但是卻沒有一部是來自越南。“今年是第十次電影節。在過去的10年中,我們一直在等待有國產電影(製片廠、公司、獨立製片人)參加。但等呀等,就是等不到!我們也與許多電視頻道一起尋找解決這件事的方法,但仍然找不到答案。”
兒童紀錄片寥寥可數 ảnh 1 在科學電影節上介紹的《我和我的機械人》。

邊看、邊玩、邊學習
缺少兒童紀錄片的原因可以解釋為許多國內製片人對此不感興趣。與此同時,這些影片需要一種對“特殊”觀眾的接近和吸引的方法。

捷克越裔女導演戴安娜‧錦雲阮執導的《小姑娘》(Malá、The Little One),不僅是越南-歐洲紀錄片電影節上一個有趣的標誌,而且也是這位製片人對如何製作兒童紀錄片的啟發。該作品被歐洲兒童電影協會(ECFA)提名2018年兒童最佳紀錄片。在10分鐘的時間,故事圍繞著一個在歐洲小市鎮長大、名叫阿龍的越南姑娘。該影片使許多觀眾喜歡的一點是,雖然屬於紀錄片類型,但它是以動畫片方式製作的。

紀錄片被許多國家用作一種邊看、邊玩和邊學習的教育形式。在多所學校舉辦的科學電影節上,學生不僅可以看電影,還可以通過科學實驗和創新來“娛樂”,從而自然地獲取知識。黃楊認為:“紀錄片、科學片  可以讓孩子們孕育憧憬,並從小就對科學技術充滿興趣。這也將有助於為許多國家在這些領域的發展奠定基礎。”

女導演杜氏秋莊告知,應該鼓勵小朋友看紀錄片。通過紀錄片,孩子們從小就可以積累生活資本和經驗◆
 
紀錄片激發孩子思考
越南歌德學院院長威爾弗里德‧埃克斯坦表示:“在德國或其他許多國家,兒童科學紀錄片的製片人通常以兒童的好奇心和探索為基礎,所製作的作品需要滿足幫助兒童主動而非被動地獲取知識,激發兒童思考、被吸引以繼續學習並解決片中所提出問題的要求。”他還告知,目前,許多國家非常重視兒童紀錄片和科學片,包括印尼、馬來西亞、緬甸等東南亞多個國家。

玉 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會山寺在大火前的正殿建築。

守德昔日名勝古寺

現今在守德市內仍存在嘉定區名噪一時的名勝古寺遺跡,其中具代表性的是會山寺和福祥寺。

星河璀璨

商信演員出院

〔本報消息〕據優秀藝人鄭金芝在個人社交網昨(1)日中午上傳消息顯示,經過數天治療後,商信演員已獲西貢心智全科醫院的醫生准予出院回家。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