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二十大聖誕節日傳統

聖誕節這個溫暖的節日裡,並不是只有聖誕樹、鈴鐺和麋鹿,你知道在世界各地的人們是怎樣過聖誕節的嗎?

全球二十大聖誕節日傳統

白俄羅斯:讓公雞決定
幾個未婚女子的腳邊分別放一小堆玉米粒,然後由一隻神氣的公雞來決定去哪家姑娘的玉米粒,哪個姑娘面前的玉米被公雞吃了,那她便是下一位喜結良緣的人。

捷克:扔鞋測桃花
在捷克,那裡的聖誕習俗是單身姑娘如果想要預測新年裡自己是否會結婚,就要將一隻鞋扔過自己的肩膀。如果落下的鞋鞋尖朝向大門,那麼就等著新年裡的盛大婚禮吧!
全球二十大聖誕節日傳統 ảnh 1

烏克蘭:蜘蛛的善意
在烏克蘭有這樣一個傳說,寡婦因為太貧窮所以負擔不起聖誕樹的裝飾。好心的蜘蛛們便爬到了樹上,吐絲來裝飾出漂亮的花紋。現在,人們會在聖誕樹裡藏一隻蜘蛛,以求來年有好運。

意大利:華麗到內衣
在意大利,無論男女老幼,都會換上色彩繽紛的內衣,為新的一年帶來好彩頭。當然,要想美夢成真,必須要穿上乾淨的內衣!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聖誕木偶
“便便木頭”(Caga Tio)是一個興高采烈的戴著帽子的木偶。加泰羅尼亞人會在聖誕前夕用糖果“餵養”他們。到了平安夜那天,再用棍子敲打聖誕木偶,讓它把糖果“拉”出來!

希臘:燃燒吧!小樹枝
在希臘塞薩利,男孩們會把雪松枝放在火上燒,女孩們則把白櫻花枝放火上燒。誰的樹枝最快燒光,誰的運氣就要來了,婚事也指日可待。

英國:榭寄生下的吻
來到大英帝國,在德魯伊教(Druid) 中榭寄生象徵著豐收。因此,聖誕夜在榭寄生下接吻這一習俗自18世紀的英格蘭流行開來。現在這個習俗已經風靡全世界的聖誕夜派對!

美國:樹上的酸黃瓜
在美國,很多聖誕樹上都有一種奇怪的裝飾--酸黃瓜。這一傳統據說是起源於內戰時期,被俘士兵John‧C‧Lower 因為擔心平安夜會挨餓,便請求俘虜者在聖誕樹上掛酸黃瓜。這一舉動最終拯救了他的生命,這便是習俗的由來。

葡萄牙:不忘故人
在葡萄牙傳統聖誕早餐盛宴上,一般要在桌子旁放置多餘的凳子,讓家中逝者的亡靈也能團聚一同享用美餐。類似的習俗在世界其他國家也存在,就像中國人多擺副碗筷的習俗。

瑞典:布丁裡的杏仁
在瑞典,誰能在米布丁裡吃到那顆杏仁,誰就會在新年裡迎來婚娶。單身的人要仔細挑選自己的那碗了。這也好像中國在餃子裡包硬幣,吃到的人新年好運的習俗。

海地:一隻裝滿稻草的鞋
在海地,孩子們會把裝滿稻草的鞋子放在聖誕樹下,期盼聖誕老人把禮物放在裡面。位於熱帶雨林地區的海地的聖誕樹也和北半球的不一樣哦。
全球二十大聖誕節日傳統 ảnh 2

格陵蘭:女人享一天福
在格陵蘭,平安夜這一天,因紐特男人會極盡全力照顧他們的妻子,滿足她們的所有要求。不過一到聖誕節清晨,這種特殊待遇就沒有了。

波蘭:抽稻草
在波蘭的聖誕守夜(Wigilia)晚餐中,要把一些稻草放在桌布的下面,象徵耶穌在馬廄中降生。客人們輪流抽出一根稻草,如果抽到綠色,那麼新一年會有好運或者好姻緣,而黃色則表示新一年依然是單身。

委內瑞拉:我的滑輪鞋
聖誕前一週的清晨,委內瑞拉的家庭會一起踩著輪滑去做早彌撒。那一天,甚至連道路都會進行交通管制以保證人們滑板鞋摩擦地面的安全。

奧地利:一枝櫻花出牆來
12月4日是奧地利的聖芭芭拉(St.Barbara)之日。這一天,取一小枝櫻花插在盛水的花瓶中,如果平安夜前花朵能夠綻開,則預示著新一年的好運以及美滿的姻緣。

菲律賓:共用乳酪
午夜彌撒之後,菲律賓的親人們會聚在一起享用一頓盛宴。而這頓宴席中最重要的菜餚是外面裹著一層蠟膜的圓形乳酪(Kei de bola)。

墨西哥:小蘿蔔之夜
12月23日,在墨西哥的瓦哈卡,家人們會聚在一起,用小蘿蔔雕刻出耶穌誕生的形象。製作最精美的雕像將會放置在鎮上的廣場上。

芬蘭:錫液當“筆仙”
在芬蘭,人們將熾熱的錫液倒入一盆冷水中,讓它們自由凝結成不同形狀。這形狀可以預測來年的運程,所以那些盼望愛情的人們也盼著自己能融出心形或是象徵戒指的環形。

世界各地:新年午夜之吻
新年午夜之吻的傳統從何而起,我們不甚清楚。據說它可能來源於古羅馬的農神節(Saturnalia)。無論如何,世界上所有那些浪漫的愛侶們都是把這項習俗傳承下來的一份子!◆
全球二十大聖誕節日傳統 ảnh 3
 


(據互聯網)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會山寺在大火前的正殿建築。

守德昔日名勝古寺

現今在守德市內仍存在嘉定區名噪一時的名勝古寺遺跡,其中具代表性的是會山寺和福祥寺。

星河璀璨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