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兒童文學作家越趨減少

作家阮光韶指出,國內讀者對兒童文學作品的需求非常大,但越南作家的兒童作品卻少得可憐,甚至已到了敲響警鐘的地步。

已推出的兒童文學作品。

已推出的兒童文學作品。

兒童讀者的“食譜”
今年暑假,作家阮光韶推出專門為自己的內外孫而寫的《Mem和Kya兄妹故事》圖書。Mem和Kya的故事由阮光韶的“秘書”記錄下來,本以為只是家裏兩個孩子的故事,但在更大的範圍,作者希望給小朋友帶來有關家庭、左鄰右舍關係、宗族文化以及愛心和培養幸福的教益。

另一位曾經寫過不少兒童作品的作家,同時也是幼兒園教師的胡春陀最近也推出講述少年期的情感故事的《小蒲公英》。書中“粉筆灰”妹妹一直執著自己的夢想,想要改變,甚至叛逆以實現夢想的故事不僅適合小朋友,   而且父母也可以看。在《小蒲公英》之前,   胡春陀已寫過一些兒童文學作品如:《愛的禮物》、《母親雙手》等等。

由於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作家武妙清的7本兒童作品未能與讀者見面。她透露,這7本書通過小朋友的故事講述了生活技能、探討生活、美術的主題。武妙清也在其作品中提及遇到心理問題和自閉症的兒童。

另一位很多小朋友都熟悉的作家阮日映,去年中秋節推出了《與天空作伴》,故事圍繞著一名小男孩,雖然受傷導致癱瘓,但他仍保持樂觀、純真以及充滿夢想。

值得憂慮
儘管上述作家並不是當前的所有兒童文學作家,但實際上,與需求相比,兒童圖書的作者仍屈指可數。文學研究者賴原恩指出,為兒童創作的越南作家正越趨減少,已到了值得敲響警鐘的地步。

可以看出,在越南出版市場上,與外國作者的兒童書籍相比,國內作者的兒童圖書數量正存在很大的差距。作家阮光韶說:“兒童文學的匱乏是一個警示。”他指出,兒童文學的出版體系卻有太多外國翻譯作品,將導致“孩子心靈上的美好遠離他們出生和成長地之美”。

作家武妙清認為,導致兒童文學作家稀少的原因之一是:“為兒童寫作非常困難。曾經有一些作家渴望在這個領域作出嘗試,但許多人受到教條主義的影響。因此,他們寫書,但也想給孩子講道理,以致孩子看了後感到無聊。作者的語言對小朋友來說相比顯得老成,或者故意用小孩的語言來創作,但卻無法成為小孩。”許多國內作家經常認為孩子還很小,什麼都不懂,所以他們寫的故事很簡單,吸引力不大。我們殊不知,對於許多兒童讀者來說,故事一定要有點複雜、哲理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另外,許多作家不敢脫離事物的基本原理,不敢營造新秩序、發現新事物,只一味守舊。

作家阮光韶也承認,為兒童以及其他對象創作都不容易。但關鍵還在於沒有正確地認識到兒童文學在藝術文學中的重要性。阮光韶目前是越南作家協會副主席,他透露在越南作家協會,幾乎沒有給兒童文學的獎項。“這並不是我們不關注兒童對象,而是兒童的作品很薄弱,質量也不高。”

文學研究者賴原恩認為,越南的兒童文學作家與外國作家相比不僅在數量方面有差距,而且還包括思維上。正當外國作家著眼於人類方面的廣泛問題,國內作家則繼續圍繞著教條。“只有示意或講道理的兒童作品,現在沒有人看了。”他也指出,在藝術體系中,文學故事創作者的作用非常重要。“在發展的藝術市場中,文學故事創作力量必須強大,才能為電影、戲劇等其他藝術類型提供“素材”,   而我們都缺乏這一點。我認為這是文化的一個遺漏。”◆

玉 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阮氏珠江的《 我內心》帛畫系列。

越南是否存在「女權主義藝術」?

在2007年的一篇論文中,裴氏青梅副教授、博士認為,越南仍沒有真正的女權主義藝術。10 年後,英國當代藝術博士剋里斯蒂娜·紐勒特(Cristina Nualart)斷言:“越南確實存在女權主義藝術”。在這10年階段之前和之後,是女性尋找自己的聲音的一場逃亡。

星河璀璨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生日禮物

小時候,有一年生日我收到兩件禮物--應該不只有那一年才收到禮物,也未必只有兩件,但這兩件禮物反差極大,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