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揚民族文化  傳承先輩精神

吳子敏先生是一位愛惜越南華人文化之人,一直以來都有收藏文物的興趣。最近,為了支持“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他把自己珍藏了30年的堤岸名家遺作捐贈出來,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對保存民族文化的決心。

吳子敏老師(前左)正在介紹何劍平先生的遺作。

吳子敏老師(前左)正在介紹何劍平先生的遺作。

祖籍海南文昌的吳子敏是越南第二代華人,在本市華文教育單位傳播民族文化數十年後,即將步入古稀之年的吳老師現在以研究畢生收集所得的文化物品為樂趣,而近日先後兩次到陳列室來捐贈物品也是他對延續民族文化的積極行動之一。

為何筆者會稱吳子敏為老師呢?說來也是緣,距今20多年前,筆者登記入讀麥劍雄華文中心的初中三下班時,這一班剛好是吳老師任班主任。在短暫的半年時間裡,我有機會跟隨老師上華語科、美術科等。吳老師嚴肅的臉龐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他教授的科目中,也許美術科是最讓學生喜歡。由於是班裡面的新生,而且對吳老師的經歷了解不多,在匆匆的半年過後,我們班就畢業了,我也離開了學校,從而沒有機會跟老師做更多的交流。至此,停留在我印象中的是老師在美術科上所畫的炭筆畫,還有他的嚴詞厲色。

吳老師經過一段長時間跟進我們的“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的活動,最近他決定向我們捐出其收藏已經有30年之久的堤岸書畫名家作品。在某個週末上午,吳老師帶來了7幅書畫作品,其中3幅是老西堤書畫名家張炯初分別於1952年和1956年畫贈南海小學(今為第五郡李景漢小學)校長何劍平的水墨畫。關於張炯初畫家的經歷筆者之前在《名家丹青,世代相傳》一文中曾作介紹;還有另一幅水墨畫是現已移居美國的原南海小學學生楊國枝畫贈何劍平校長的作品。經與楊國枝先生聯繫並告知其贈送給何校長的作品現在已經由陳列室收藏後,他非常高興,也確認自己昔日曾給校長送過拙作。何劍平本身也是一名藝術愛好者,他寫得一手好書法。在吳老師捐贈的書畫中有一幅是何劍平於1962年寫的《朱子格言家規家訓》。這些名家書畫是吳老師的老同事何慕璋老師於30年前相贈的,何老師是何劍平校長的女兒,她知道吳老師是位藝術愛好者,所以把父親的遺物轉贈給他。由於生活忙碌,吳老師把這些名家作品一直放在抽屜裡,最近在找出來以捐給陳列室時,雖然出現蟲蛀的痕跡和裱紙部分有裂痕,但書畫作品總體還是良好。上述名作獲吳老師連同其於2005年寫的一幅墨寶全數捐給

陳列室收藏和展示。吳老師對陳列室的大力支持還通過日前再次捐出其墨寶和文房四寶得以體現出來。

吳老師表示,自己對傳統藝術之所以產生興趣是受到唐山來的父親吳伯英的影響。吳父昔日在第十郡的巴轄與萬幸禪師街角經營英記茶室(茶檯),每當有空的時候都會練習書法,吳老師在這環境中耳濡目染,漸漸也愛上了書畫藝術。吳老師視書畫為自己的興趣,喜歡研究和收藏,但卻沒有向這方面發展,他只鍾情於教育工作,用自己的興趣來培養下一代。因此,在吳老師的循循善誘下,許多學生的書法和美術根基都打得很紮實,他更把學生的優秀作品收集起來。據吳老師說,他也喜歡收藏名畫、古書和老堤岸的文物,現在看到一群年輕人在積極收集西堤華人舊物品以保存和發揚而感到高興,所以也希望能為該計劃盡一份力。

吳老師目前雖然抱恙在身,但為了以積極行動支持“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他兩次親自把物品帶來捐獻給我們,而且還答應將會繼續搜尋具有意義的物品再捐出來。其對民族文化的保護與發揚精神實在令人感動和敬佩◆
 
為豐富陳列室的內容,希望各界華人同胞積極捐贈物品支持“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成立計劃,讓更多的華人懷舊物品得以保留和傳承。讀者如有相關物品饋贈,請撥電:0938638043

麒 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蔡達鳴與其獎狀、獎盃!

舞出精彩的人生

芭蕾舞師蔡達鳴年輕時候,曾經夢想有朝一日,自己或與舞伴瀟瀟灑灑地在一個舞台上表演芭蕾舞。這個夢想,終於在他盛年之時實現了。當然,他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夢想成真。

星河璀璨

年輕藝人回鄉渡過疫境

劇院停業,改良劇藝人春王收拾包袱離開河內回鄉和父母幹農活。望著一身勞動裝束、手拿鋤頭埋頭苦幹的年輕男子,讓人難以認出這位竟是河內改良劇院的御用士兵演員黎春王。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香囊無語 遺愛人間

一年一度的端午節來臨了,在新冠肺炎疫情捲土重來的背景下,堤岸華人過節的氣氛多少也受到影響。然而,應節的粽子、艾草和各式各樣的熱帶水果依然琳琅滿目,家人小範圍過節還是少不了的。在這個節日裡,我心裏卻湧起了一股失落感--今年的端午節缺少了一個手工香囊(香包),也永遠失去了一個致力於守護華人傳統文化的身影……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