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電影:眾口難調

最近上映的《阿黃》並不是第一部引起多方爭議的從文學作品改編,或以此為創作靈感的電影。

《阿黃》以作家南高的多部短篇小說為劇本創作靈感。

《阿黃》以作家南高的多部短篇小說為劇本創作靈感。

爭議與壓力
《阿黃》劇本的靈感源自作家南高的多部短篇小說,其中包括如老鶴、霸堅、兵四等從多部不同作品集合一起的人物,由已故人民藝人裴強撰寫,以及裴強的女婿陳雨水導演製作來緬懷自己的岳父。僅上映數天後,觀眾對《阿黃》的反應出現兩種不同的意見。有人認為《阿黃》像一部弱智片,沒有正確地反映出作品的精神,甚至是“觸犯”了作家南高的原作。而另一意見則表示《阿黃》也有值得讚賞之處,例如加入創新的精神。

除了《阿黃》之外,正在製作的改編自文學作品或以此為創作靈感的電影可以數:由優秀藝人飛進山寫劇本、梅秋妶執導、改編自大文豪阮攸《金雲翹傳》的《翹》。這部電影是梅秋妶醞釀了10年,預計將於今年3月上映。在第一個預告片出來後,已立即引起爭議,例如理應是使用喃字,但電影卻使用越南文,完全不符合片中《金雲翹傳》的時間和背景。

不僅容易遭到爭議以及被與原作作比較,從文學作品改編或以此為創作靈感的電影還使製作者感到壓力。獲選代表越南電影參加2021年奧斯卡獎初賽的《碧眼》也是改編自作家阮日映的同名小說。該部電影的另一編劇凱特‧阮告知:“《碧眼》的小說至今已有30年。當改編成為電影時,對我來說很大的壓力的。因為這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作品了,不知道觀眾會如何接受電影版。”而《578:瘋子的子彈》導演梁廷勇表示,這部片改編自他的同名小說,難度在於文學中的描述比電影更簡單。例如小說一頁中的三分之一內容,但搬上熒幕時超過一個星期還未拍完,甚至有時束手無策。

並非所有文學作家都喜歡編劇家修改其作品的內容。然而,不可否認的是,每種藝術類型的作品都有自己的生活,並且需要獨特的創作印記。編劇家凱特‧阮透露,作家阮日映已信任導演維克多‧武與A Type Machine小組的成員,給他們全權改編。凱特‧阮認為改編工作一向不容易,而一位編劇家需要的是“必須有自己的正見”以創造獨特的印記。

對於改編文學作品或以此為電影創作靈感的趨勢,凱特‧阮稱這是必然的。“一旦文學作品成為了傑作,或是經過時間的認證,即具有了很多的價值,而且理所當然是吸引製片商來製作。寫出一個既有自己的構思,又仍可以保存大作品的價值的劇本猶如獲許多編劇家喜歡解答的數學題。”至於市場方面,製作改編文學作品的電影有很多優勢。以目前的激烈票房競爭,電影院老闆只要看到影片是根據熟悉的文學作品來改編的,就自然而然給這部片安排多個放映場次。

導演梁廷勇指出,製作改編的電影已有助於減輕很多工作,因為有了現成的故事,但其中仍然要求高度的創意。然而,不應將從名著改編成電影劇本一事視為當前國產電影缺乏優質劇本的解決措施。在任何時期都必須同時有改編劇本和創作新劇本。此外,一個當代電影不僅只有從上一時期文學作品改編的電影,而且還要包括這個時期的◆

玉 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國產電影票房破千億的作品。

國產電影如何突破千億?

票房破千億的國產電影與日俱增,隨之是獲刷新的各項紀錄。在這個千億票房的行程中,除了電影質量有保障,符合觀眾品味之外,不能不提到運氣因素。

星河璀璨

武石草導演:劇本質量最重要

憑藉《糯米大米》電視劇而為人熟悉的武石草導演,這次回歸製作從韓劇翻拍的《棗樹開花》有望成為其事業中的下一個里程碑。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