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可有真正意義上的電影節?

河內國際電影節是越南唯一的國際電影節。然而,導演潘登怡認為,這個電影節在真正意義上還存在差距。

藝人在河內國際電影節走紅地毯。

藝人在河內國際電影節走紅地毯。

由英國文化協會最近舉辦的電影節視像座談會猶如一個匯聚了越南以及世界各地的經驗與創意之文化空間。導演潘登怡表示,河內國際電影節的最初模式相當周詳和紮實,但尚未符合真正意義上的國際電影節。因為一個國際電影節若兩年才舉辦一次就不可能專業的。電影節的重要一點是形成持續的聯繫,從而為電影尋找解決方案以及尋找、跟進、協助潛在因素發展。

當前,文體與旅遊部所屬電影局乃負責舉辦河內國際電影節的單位。然而,導演潘登怡指出,對於如國際電影節這種要求管理能力高才能勝任的文化事件,電影局的人手經驗尚且不足。除了沒得到在每年定期舉辦的原因之外,河內國際電影節還由於多種問題而未能發展和與世界擴大交流範圍,其中包括長期存在的問題就是審核。欲舉辦一個能引起世界各地到來的國際電影節,必須對原創電影作品給予最起碼的尊重。電影節務須是鼓勵創意、自由表達、同時搭建渠道、培育人才的地方。

全球現有數千個國際電影節。而越南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個。“由於最初的越南電影附屬於國家,此外我們也沒有可以鼓勵和促進舉辦電影節的法律與明確政策”,導演潘登怡說。由潘登怡作為發起人之一的“相約秋天”課程已培養出多位在知名國際電影節上獲得認可的新一代電影人,例如范玉麟、陳勇清輝、黎保等等。不少來自地區與世界各大型電影節的策展人也前來物色人才和出色的項目。即使如此,導演潘登怡卻認為,“相約秋天”難以成為電影節。而我們需要的其中一個因素是國家的支持。

由於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計劃將於今年底舉辦的河內國際電影節必須延期並改為2022年。“相約秋天”組委會也幾乎不能在今年開課。似乎到目前為止,差不多可以肯定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將於明年在順化市舉辦。

最近,“建立與推廣國家品牌-越南電影節”研討會已在本市舉行。其中,很多藝人已直視了越南電影節的存在問題。曾憑藉《雙郎》奪得金蓮花獎的導演利昂‧光黎對業界內、外人士均不重視此獎項一事感到擔憂。導演紅映承認這10年來,她跟其他電影人一樣不再熱衷於蓮花獎(由電影局舉辦的越南電影節獎項)或是風箏獎(由越南電影協會舉辦的獎項)了。

欲在越南舉辦一個國內電影節以及國際電影節,需要解決很多問題。組委會,這裡即文化管理機關,必須明白到:“電影節不僅是介紹電影和給各部電影競賽的場所,而且還要反映電影與文化發展的長期戰略”,就如導演潘登怡的意見◆

玉 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命運的選擇》深入發掘審判行業。

職業劇:吃力不討好

近年來,很多電視劇已發掘一些特殊職業題材來增加觀眾的追看興趣。

星河璀璨

喬鳳鸞:感激人生的變故

喬鳳鸞告知,遭遇人生變故後,她更加熱愛自己的職業,由此才可以繼續和年輕演員同行至今。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庭全:如果接到好劇本就會全力以赴

庭全可謂是Idecaf戲院的台柱之一。觀眾經常看他出演人性角色、喜劇角色或在兒童劇中扮演小孩或皇子等等,而從未想像到庭全會在《不會哭的娃娃》正劇中飾演一名公安。其實,這部話劇最初帶有“宣傳”性,但沒想到在庭全的執導和主演後竟讓觀眾悲喜交集,還要求公演多場。最近,庭全向大家分享上述作品的一些趣事。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