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電影人才短缺

在13 年實施《電影法》後,越南電影市場不斷發展,年均收入增25% 至30% 。與此同時,越南影片數量也持續增加,從每年不到20部現已增一倍。隨著越南電影市場的蓬勃發展,電影人才需求也水漲船高。然而,電影人才隊伍現在主要由個人和私營單位培訓。

CGV每年舉辦的《才華戲劇作家》是就地人才培訓方式之一。

CGV每年舉辦的《才華戲劇作家》是就地人才培訓方式之一。

專業人才嚴重短缺
現在,製片隊伍,尤其是導演主要來自:在國內學校讀書,如德盛、阮光勇、武玉宕、黃俊英、黎寶忠、紅銀、紅映等;出國留學後返國,如威克多‧武、查理‧阮、涵陳、黎文傑、黎恩‧光黎等;其餘是不可勝數的非專業導演(他們是企業家、音樂節目製作商、歌手、演員、音樂錄像導演、從事廣告者、攝影家,甚至是電視真人秀節目參與者)、“網絡現象”等。此力量正與日俱增,是“電影慘劇”的起因之一。

越南電影正嚴重短缺專業人才,特別是技術人才。從來沒有專業培訓班的形像導演、武術導演、電影插曲、錄像效應等工作崗位近期因越僑導演回國製片(如音樂家克裏斯多夫·王、錄像經理科迪莉亞‧貝雷斯福德等)而報滿。至於擔任這些工作崗位的國內人士主要是經驗豐富者,或獲得前輩授藝的人。例如,攝像師晉級成錄像導演、特技演員晉級成武術導演等。導演彼得·莫勞加亞對在越南製作《電梯》影片時合作的越南同事評價時告知:“與富有專業經驗的各位前輩相比,年輕工作者嚴重缺乏專業見識和技能,原因在於電影人才培訓工作趕不上電影市場的發展速度。”

零散、自發性的努力
現在,國內培訓工作存在的最大不足之處是講授內容未貼近實際,技術物質基礎設施和專業教師短缺。由此,自行培訓和尋找人才並加以培養工作目前近乎是帶來高效的唯一
走向。

《秋天遇見》電影事件,或《才華戲劇作家》、《CJ 短片項目》 競賽等的電影人才評選活動正成為人才“苗圃”。《秋天遇見》參加者有機會參與國內外知名製片人講授的導演、演出、演出指導、美術與服裝設計等培訓班。在電影院放映的各部商業性影片,例如:阮芳英導演的《三太太》和鄭廷明孝導演的《媽媽,我走了!》等電影項目都是起源於《秋天遇見》的。不少《才華戲劇作家》參賽者取得佳績,例如:《傻瓜超級明星》影片劇作家珠玉在2019年“風箏”獎頒發儀式上取得最佳劇作家獎,攸陽首次當主劇作家的“頑皮灶君”影片於2018年春節期間上映。至於《CJ 短片項目》為冠軍插上騰飛的翅膀,因為其不僅得獎作品獲得參與國際電影聯歡節,而且還有機會與陳英雄導演合作製片。

自費出國留學,或申請短期專業課程助學金是鄭廷黎明、潘家日靈、武清和、陽妙玲、陳勇清輝等製片商選擇以提升專業水準的途徑。其中,潘家日靈也許是獲取最多成功的人,因為他執導的《你是我的奶奶》、《來自昨天的少女》等影片都達到很可觀的票房收入。

越南被評為亞洲富有潛力的電影市場,體現於國內電影市場數年來取得的收入和產量。然而,若電影隊伍數量多、質量差的情況持續下去,電影市場將會不能可持續發展。電影是文化工業,要求國家與私營企業須同心協力解決人才資源的棘手問題◆

香 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南山的《法師肖像》作品(左)以及其在網上獲叫賣的贗品。

誰都可以「買賣」藝術品!

南山畫家的《持扇少女》作品在法國以120億元出售,然而在越南,人家只要支出幾百萬元就可以買下。

星河璀璨

明星巨額收入來自何處?

過去期間,許多人認為著名藝人和歌手的巨額收入可能來自YouTube或Facebook等平台的廣告,但事實並非如此。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誤會老師

每個小孩子都有不同的生活,而我們的生活就百分之百靠父母的養育。那麼,除了要孝順父母之外,我們還要做些什麼呢?那就是要尊敬“灌輸知識”的人 老師了。因為,老師把我們帶進知識的海洋。他們對我們有著深重如山的教導之恩。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