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的奧斯卡獎如何製造一場「歷史性勝利」

1月25日,韓國電影《寄生蟲》(又名《上流寄生族》)的北美發行商如此回應“沖奧”:若非現在,更待何時?15天後,第92屆奧斯卡獎評選塵埃落定。《寄生蟲》勇奪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國際影片4項大獎,一舉邁入全球電影史冊。如此壓倒性的勝利,確有幾分生逢其時的意味。

《寄生獸》導演奉俊昊(右)成為今年奧斯卡的大贏家。(圖源:互聯網)

《寄生獸》導演奉俊昊(右)成為今年奧斯卡的大贏家。(圖源:互聯網)

回顧2000年以來的奧斯卡獎,如果說前10年尚是浮沉雅俗間的平衡,那近10年則有著難掩的失落與迷茫。頒獎典禮收看人次跌破2400萬,不及巔峰期一半;評獎結果被批評視野不夠開放,在“過時”與“過氣”間反覆橫跳。急於重振話語權的奧斯卡獎,連續3年以《月光男孩》《水形物語》《綠皮書》示好少數群體,卻又陷入矯枉過正的泥沼。

與此同時,奧斯卡獎背後本土電影工業的頭部陣容愈發單一。對於好萊塢來說,做大市場和輸入新血同樣重要。但近年,北美電影市場放眼望去儘是續集、衍生、翻拍,難免有“吃老本”的嫌疑。與此同時,流媒體的勃興也給傳統的奧斯卡獎帶來了難以忽視的危機感。

因此,奧斯卡獎目前最大的難題,是必須在全盤保守與徹底革新之間找到一條具備話題性的中間路線。由此,奉俊昊迎來了他的歷史性勝利。今年,奧斯卡獎將外語片獎項更名為最佳國際影片獎,顯示出一種評選時更開闊的視野和更包容的姿態。同時,《寄生蟲》所探討的貧富差異現象是普遍的社會議題,能帶來更多的觀影共鳴。

從影片本身看,《寄生蟲》是一部典型的類型電影。在劇情推進上,相比於邏輯更重視整體寓意,人物塑造上更重功能性而非角色的個性。在劇作層面,一切為製造朴姓夫婦和金基澤一家的階層衝突服務,加之影像上將陽光房和地下室無時不刻的對仗展示,對觀眾情緒形成了巨大的影響力。通俗易懂的劇情,令《寄生蟲》有著廣泛的受眾基礎;情緒化的鏡頭語言,則讓受眾在觀影過程中更容易認同影片宣揚的價值觀。而這兩點,恰好是好萊塢工業化電影最希望被人繼承的衣缽。

而從今年入圍名單看,除開“奈飛”系,剩餘的奪冠熱門有《小丑》《婚姻故事》《好萊塢往事》等。但是《婚姻故事》跨不過橫亙在遠方的高山《婚姻生活》,《好萊塢往事》則暮氣彌漫。

《小丑》與《寄生蟲》講述的是同一個時代的議題階層焦慮,但二者的視角有所不同。《小丑》講的是階級分化後對人產生的影響,直白、勁爆,但缺乏進一步的思考和批判。《寄生蟲》則探觸到了階層問題的更深層次:為了跨越階層需要作出的努力,以及努力之後是否能夠成功跨越。相比於《小丑》大開大合的情感宣洩,《寄生蟲》則更真實地展現了韓國階層跨越的困難性,以及不同階層之間的矛盾與衝突。

從當年本土電影圈剃光頭抵制進口大片,到推行分級制改革、模仿改良好萊塢類型片,再到奉俊昊這樣的頂級導演去經歷好萊塢純熟的電影工業訓練,韓國類型片的審美趣味與好萊塢也有一定的重疊空間。

電影是藝術,但電影頒獎禮不止於藝術。沒有一位大師是真正孤零零到來的,陪伴其進入公眾視野的,或是天賦,或是天時,年逾九旬的奧斯卡獎深諳其道。《寄生蟲》這次載入電影史冊的勝利,是奧斯卡獎歷經10年逡巡後交出的答卷,也是拋給下一個10年的考卷◆

(據互聯網)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李松年與吳廣沛聯合創作《松鷹》 一畫。

李松年與吳廣沛盡顯嶺南畫派風采

本市民間藝人李松年書畫家與來自台灣越華書畫家吳廣沛最近合繪了兩幅水墨畫。一幅是“鴛鴦與荷花”,另一幅是“青松和雙鷹”。

星河璀璨

音樂人國安:成功就是作品獲得觀眾認可

曾經憑藉《大學生吉他》、《與河共唱》、《為留下者而唱》、《漂浪情》、《親愛,往哪兒去?》等歌曲創作而在綠波音樂排行榜上風靡一時的音樂人國安(見圖)最近似乎比較沉靜。但沒多少人知道,他就是《孩子,回家吧》電視劇主題曲《孩子,謝謝你》的創作人兼演唱者。再次在樂壇出現,國安也分享了自己的音樂事業與生活點滴。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烏鴉的抗議

自從有了遠洋電話,動物間的溝通交流更方便了。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