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如何開口

劉大路今早一進廠子就埋頭苦幹,完全不是平時的懶散樣。同事奇怪地問他:“你最近很缺錢嗎?這麼拼命做什麼?”大路抬起頭來笑了笑,又低下頭繼續工作。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剛下班,老哥們的電話便打了過來:“老地方見?”大路說:“今天就不去了,我要趕著回家哩。”老哥們打趣道:“咋了?這麼火急火燎趕回家跟嫂子親熱呀?”大路呵呵笑著,掛斷了電話。

回到家,大路便直奔母親的臥室,坐在母親的床邊,輕聲細語跟母親絮叨了一會。

吃過飯,大路對兒子說:“作業寫了嗎?”兒子有些膽怯地搖了搖頭。大路一改平日的火爆脾氣,笑著對兒子伸出手來,說:“走,爸爸陪你寫作業去。”

夜裏,大路對妻子極盡溫柔。妻子問他:“你今天怎麼怪怪地?”

大路故意說:“怎麼?我對你們好,你們反倒不習慣了?”

妻子剛想說話,大路的母親忽然在門外喊道:“大路!你過來一下。”

大路打開房門,看到母親佝僂著身子,手裏拿著一張存摺,說::“大路,沒出什麼事吧?你要是賭博輸了,或者欠了誰的錢,就趕緊還了吧!這是媽的老本,病了也捨不得花。你全拿去,咱千萬別想不開啊……”

大路將母親攙扶到臥室,說:“媽,您想多了,我好得很得呢。我還要帶您去大醫院,徹底治好您的風濕病……”

母親說:“知子莫如母。你今天很反常,一定出了什麼大事!”

“是出大事了!”大路笑著說,“媽,我買彩票,中了幾十億。我怕別人知道,又不知如何開口對你們說……”

“啊”大路的話還沒說完,母親和妻子都尖叫一聲暈過去了◆

李學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街市趣聞

在街市裡,有著各型各格的販賣者,賣著種類各不同的貨物,而其中有一些小販,他(她)的售賣方式,更是“超”有性恪,有時候會令到顧客哭笑不得。

星河璀璨

鬼馬司儀四眼章 歡樂予人,甘苦自知

如果說起“杜式鴻”的名字,相信很多人都不會認識,其實,他就是本市著名鬼馬司儀四眼章的姓名。四眼章以他的幽默、風趣,總給大家帶來歡樂;觀眾那一陣陣的笑聲,就是四眼章最愛聽到的回報。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