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永遠是媽媽的珍寶

今晚,我又來到順橋廣場。廣場的燈光依舊燦爛,也依舊是老人們乘涼的好去處,依舊是孩子們追逐玩耍的樂園。可是,孩子,媽媽已看不到你的身影,聽不到你天真的笑聲。廣場對開的馬路旁,推著腳踏車賣棉花糖的叔叔還在,可是已白了頭,如果你還在,應該改口叫伯伯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向他買了一袋棉花糖,白色的,因為你也喜歡吃白色的。找了一個安靜的位置坐下來,也是當地我們兩母子曾經坐過的地方。吃著棉花糖,很甜,很甜。可是,心中卻很苦,很苦。

那年,你5歲,第一次由大勒山城來到繁華的堤城,可是,你不是來遊玩,是來找延續你生命的血漿。你很疲倦,靠在我的懷裡睡著了,偶而睜開眼睛看看車窗外的街道,馬上又閤遬我眼來繼續睡。車窗外的熱鬧,一點也喚不起你的注意力。你出生後的第5年,就患了白血病。每隔一段日子便要輸血。

你的出生,給我和你父親這個小家庭帶來無限歡樂,白白胖胖的一個娃兒,人見人愛。雖然我們的家很窮,卻滿足於你這個小天使的降臨。

可是,歡樂的日子竟如此短暫,就在你5歲那年,被發現患上白血病。從此,我們的歡樂便結束。長年累月,都要為你的醫藥費奔波勞碌,連那間簡陋的小房子,最終也因山窮水盡而變賣了。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就在你10歲那年,連你父親也因患病而撒手塵世。

10歲,在別的孩子來說,還在幸福的溫床上,而你,已飽受憂患。疾病令你長期臥床,吃不下睡不著,看著你痛苦的樣子,我真的心如刀割。

在病情稍為好轉的時候,你就會到攤位上幫忙。我們的糕點並不見得特別好吃,只是熱心的鄉民見我們母子生活艱難,大家都來支持,真的感謝他們。每當看你捧著糕點送到客人面前,我的心總是抽著痛,時不時都要問上一句:

“累嗎?累了就休息一下。”而你每次都搖頭說不累。

每次當我說第二天休息,要帶你去西貢醫院輸血時,總有些熱心的街坊在出發前,給我們捎來一些乾糧,點心之類,說是給我們母子在路上吃的。這樣,也可以令我們省下一些飯錢。來到西貢,又會有教會的弟兄姊妹幫忙,安排住宿及籌集一些金錢,用作輸血費用。

10多年來的生活就是這樣過去了,靠著地方政權的幫助,鄉親們的支持及來到西貢時教友的照顧,我們母子就這樣撐過來。10多年過去,你也由一個孩童長大成青年了。可是你的病非但沒好起來,反而日益沉重,最後因長期輸血導致鐵質過剩變成糖尿病。自此,每個月去西貢又要多跑一間醫院看病了。

這樣,又再過了10年,你30多歲了。最後一次你病情沉重住進了醫院,我萬分無奈地坐在床邊抱著你說,如果今次救治不到你,你別怨媽啊!媽已盡力了,孩子!

你伏在我肩上哭著回答,不會,我絕不會怨媽媽,數十年來,媽為了我已吃盡苦頭。如果我今次無法醫治,我走的時候媽不要哭啊!我不會痛苦的,我已很滿足了。

那夜,我們母子抱頭痛哭。

第二天,你走了。

抱著你冰冷的軀體,我呆呆地坐著。

沒有哭。

我答應過你不哭的。

直至喪禮進行到最後一刻,我都沒有哭。

是的,孩子,我們該感恩,感謝上天讓你多活了數十年,一般來說,患了白血病的病人,生命是很短暫的,但上天安排你活了30多年,讓我們母子相聚了如此長的日子。所以,媽該聽從你,不再哭泣。

然後,生活仍然繼續著。每天早上4點鐘,推著車子到鎮上賣糕點,只是,攤位上不再見你蹤影。每  個月,不用再往返大勒市與西貢之間,日子過得很平靜。

今日,為了辦一點事再來到西貢。晚上,忍不住再來到順橋廣場,再回憶起小時候帶你來這裡的情景。你就是坐在這台階上,津津有味地吃棉花糖,一臉天真,並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並不長久。那時的你,圓圓的臉,大大的眼睛,多可愛。

想起往事,想起你,遙望夜空,彷彿見到你在那邊,臉上有安詳的微笑,似乎在說,媽媽,不要哭,我們會相聚,一定會相聚。

你已脫離痛苦,歡笑在天家,媽媽不會再傷心難過,可是,因為想念你,孩子,媽媽的淚還是一顆一顆的滴下。

滴在棉花糖上◆

抒 晴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乒乓球拍

記得那天,和謝老師打了五局球。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打敗他,心裡確實有點得意。他休息了一會兒,說有事,便先走了。

星河璀璨

麗梅:視文藝與唱歌是第二生命!

華人歌手馮麗梅,但人人慣稱她為麗梅,在步入舞台之前,她16歲時是一位裁縫師。當與文藝結緣後,就一直在歌壇活躍至今輾轉40餘年。一直以來,麗梅把“文藝與唱歌”視如自己的第二生命!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