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三則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烏龜與螞蟻
一隻老烏龜在大樹下坐禪。幾隻螞蟻爬上,用觸角“觸”它的眼皮,見它一動也不動,以為死了。

蟻后得知,大喜:“現在正好食物奇缺,把它扛來,夠一個月的食糧。”於是,派出一群工蟻和兵蟻,命令碎其殼,搗其身。但烏龜依然如故。

過了好幾天,老烏龜被“磨蹭”得不能入定,終於開口了:“好吧,我老了,反正早死慢死也得死。我自己送上門。”螞蟻們高興地跳起舞來!

老烏龜把眼瞪得又大又圓:“我有兩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一,我到巢前,蟻后要親自出來迎接;二,我要到水裡洗個澡,好讓靈魂乾乾淨淨升上天。”蟻后聽了匯報,既喜又憂:“前一個條件,可答應;後一個條件嘛……”蟻后考慮好幾天,終於答應了。

當履行第一個條件後,正要履行第二個條件時,蟻后突然講了話:“慢點,我們大家都跟著去。”於是,傾巢而出,蟻后挺著大腹站在龜殼上。

當烏龜見到遠處有條河,便加快腳步,越走越快,正想用百米賽跑衝刺的時刻。

蟻后頓覺“中計”了,淒聲慘叫。

老烏龜也頓悟:佛家的第一戒:“戒   殺生!”

在千鈞一髮關頭,它“急剎車”。

此時,老烏龜前腳已浸在水裡,後腳卻扒在河岸上,氣喘吁吁地伸出頭來,講出一句古話:“禮之用,和為貴。”之後,便入水裡去。

母雞與老虎
一隻黑母雞,急著要生蛋,跳進老虎欄裡,正翹著屁股搖動著。一頭老虎吼著來。

“虎兄,借個地方生蛋”。母雞說。

“不行!”

“虎兄,求求你,蛋就要生出來了”。

“不行,就不行,立即給我滾!”

“虎兄,可憐我,蛋已塞在屁股,難受死了。”

老虎向前跨一步吼:“那好吧,生下的蛋歸我。”母雞無路可選擇,只好答應。

當蛋生出來了,母雞轉身正要飛走。老虎的利爪撲在母雞身上:“哈哈,別走,蛋要,雞也要!”母雞掙扎著:“你,你不講誠信!”

“什麼誠信?誰說的?”

“孟子說:誠者,天之道也,人之道也。”

“哈哈,當今的世界,錢就是誠信!我的肚子就是誠信!”

說著,吞下蛋,又把垂死掙扎的母雞一口吃了。

錦鯉與黑貓
清澈的魚池,幾尾錦鯉在閒遊。

忽見一隻黑貓的影子在水裡晃動。錦鯉們警惕起來,互傳資訊:“注意!那黑貓想吃魚了。”

黑貓搖著長尾巴,咪咪笑:“魚兒們,你們全身五彩繽紛,好漂亮呀。”

錦鯉們挑逗:“是呀,你長得好醜呀,滿臉都是皺紋。”

“怎樣才能像你們那樣漂亮?”

“請下來洗洗澡,游游泳。”

黑貓靜默,在池邊踱方步,心想:“錦鯉長得那麼漂亮,它的肉一定也像天鵝那麼鮮美。”想著想著,竟流下一串口水。

錦鯉猜透黑貓的“心事”。有的嘀咕著:“貓的本性就是吃魚,我們的兄弟不知有多少成為它們的口中福。”有的建議:“這次我們要想辦法教訓它一下。”

黑貓又搖著尾巴來到池邊,張大那雙金銀色的眼睛:“漂亮的魚兒們,請游近一點,讓我再好好欣賞、欣賞。”

此時,錦鯉將計就計,成群結隊,表演“搖擺舞”,越跳越近。近到黑貓聞到“魚腥味”,一時“本性”發作,忘乎所以,伸出前肢五指的利爪,正要抓住一條魚;冷不防,被另一條魚咬了一大口。黑貓痛得邊跳邊慘叫。

隨即,從水裡拋上一截帶血的斷指:“黑貓哥,快點,去請獸醫把‘指’ 接上!”◆

曾 心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餃子香,母愛暖

餃子香,母愛暖

每每到了冬至,才能愈發地感知到一種來自食物的喜慶。熱騰騰的餃子,是冬至時節不能做錯的美味,那一個個圓鼓鼓的胖乎乎的餃子如同花朵一樣輕輕撐開,餃子暖暖的,承載著兒時那些樸素而悠長的記憶。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