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蜂

一條簡陋的窄巷,一排陳舊的木屋。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白天,窄巷成為住在這貧民區人的天堂,替雜貨店貼紙袋的人,搬了一張矮木桌到外面,幾口子伏在那裏工作起來;也有婦女在那裏開店,就在這窄巷中間,替婦女梳頭…窄巷,熱鬧非常,別有天地。

這裏的孩子們生活很單調--沒有秋千,沒有滑梯,沒有買零食的小舖,孩子們每天只得推著小木凳當推車,踢著廢紙團當球踢,嘰哩嘩啦地追來逐去。

唯一使孩子們興奮的,便是日落黃昏時,巷外會響起一陣“當當”的銅鑼聲,由遠而近,不久來了一個年近半百的老人--他挑著一個擔子,前面是一大盤麥芽糖,後面是一個大筐子,他一面走著,一面敲著銅鑼,一面引吭高喊。

“麥芽糖!麥芽糖來了!”

聽到這呼喊聲,正玩得起勁的孩子們,會立刻停止玩耍,正在打架的孩子,也馬上停止了打架,像蜜蜂見了花蜜,爭先恐後,一下子把這老人包圍起來……

這賣麥芽糖的老人做生意很特別,他的麥芽糖用不著花錢便可以買到,只要撿到一個空奶罐,或是破暖水壺之類的交給他,他便微笑的用一條竹枝挑了一團金黃,又香又甜的麥芽糖給你,公平交易。

住在附近的孩子們為了吃到可口的麥芽糖,拼命的到處撿空牛奶罐,空鐵罐,骯髒的垃圾桶給他們翻來翻去,要是幸運揀到一個,可高興地跳高三尺。

小蜜蜂--嘴巴很甜,很會叫人,街裏的人給她起了這個名,久了,她的真名都給人忘記。

小蜜蜂也住在這窄巷裏,白天爸媽到工廠上班,留下小蜜蜂在家看門。小蜜蜂乖巧伶俐,每天早上,總是和窄巷的孩子們一塊,到處去撿拾空鐵罐換取麥芽糖吃。

一天傍晚,小蜜蜂的爸媽下班回來,發現暖水壺壺蓋不見了,床上床下都翻透了,還是找不著,小蜜蜂靦腆地,咬著手指頭期期艾艾地說:

“暖水壺蓋,我…我拿去換麥芽糖,我肚子餓嘛,又找不到鐵罐,所以…”

爸媽又好氣又好笑,笑裏盈淚欲滴,媽媽說:

“以後別拿家裏的東西去換麥芽糖,知道嗎?以後爸媽有錢,會給你錢買東西吃。”

小蜜蜂懷疑地點一下頭,因為媽媽老是這樣說,卻從來沒給過。

一對年輕夫婦--林哥和林嫂,他們都是一件織布廠的工人,幸運地林嫂懷孕了。

這天晚上,窄巷裏的人在月   光下乘涼,小蜜蜂走近林嫂,誠懇地說:

“真好!等小弟弟出生後,一定要買奶粉吃的,那時,您給我空奶粉罐,我替你背小弟弟,我會唱兒歌逗小弟弟,相信我。”

小蜜蜂的話使這對年輕夫婦   笑出了眼淚,林哥伸出手撫摸著  她的頭髮,掏出幾塊錢,笑容未斂,說:

“奴!給你明天買麥芽糖吃吧!”

小蜜蜂沒有接受他的錢,扭頭拔足跑了。

以後,小蜜蜂特別注意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的林嫂,她在期待著。

上星期,小蜜蜂的盼望實現了--林嫂在醫院生了個胖胖的小弟弟。當林嫂第一天從醫院把嬰兒抱回家時,小蜜蜂跳跳蹦蹦嚷著迎上前,還搶著抱,搶著親。

林哥難過地對小蜜蜂說:

“真對不起!我們家窮,沒有錢買奶粉給小弟弟吃。”

小蜜蜂的微笑頓然消失了,她稍動了一下小嘴唇,好像要問“為什麼”,卻終於反閉緊小嘴唇◆

夢 凌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香囊無語 遺愛人間

香囊無語 遺愛人間

一年一度的端午節來臨了,在新冠肺炎疫情捲土重來的背景下,堤岸華人過節的氣氛多少也受到影響。然而,應節的粽子、艾草和各式各樣的熱帶水果依然琳琅滿目,家人小範圍過節還是少不了的。在這個節日裡,我心裏卻湧起了一股失落感--今年的端午節缺少了一個手工香囊(香包),也永遠失去了一個致力於守護華人傳統文化的身影……

星河璀璨

年輕藝人回鄉渡過疫境

劇院停業,改良劇藝人春王收拾包袱離開河內回鄉和父母幹農活。望著一身勞動裝束、手拿鋤頭埋頭苦幹的年輕男子,讓人難以認出這位竟是河內改良劇院的御用士兵演員黎春王。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