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小月半大

元宵佳節又快到了。在我的故鄉,素有“年小月半大”的說法。元宵節比春節還隆重,可能源自人們對月亮的崇拜。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古人經長期觀察後發現,月亮的運行與農業生產和季節變化關係密切,於是,人民就通過祭月來祈求國泰民安。農曆,其實是月亮曆。

除夕年,是農曆三十。這一天,月球正好運行到背陽面,我們是看不到月亮的。小時候常聽大人們說:“一年盼到頭,盼到三十晚上一個月黑頭。”大年夜連月光都沒有,黑黢黢的,這或許就是人們認為“年小”的緣故。

正月十五的晚上是一年中第一個月圓之夜,也是一元復始,大地回春的夜晚。在重視家庭、崇尚春天的中華民族,首個團圓之夜就顯得意義重大了。

元宵節要吃湯圓。元宵由糯米製成,圓圓溜溜,甜甜蜜蜜,象徵全家團圓,和睦甜美。元宵節的活動豐富多彩,我記憶最深的是玩龍燈、舞獅子和划蓮船。

龍燈是在龍體內燃燭,有12節,寓示一年12個月。龍身是用竹、木、布、彩紙紮成,龍衣是用黃、青、白、赤、黑五色絲線繡成,龍頭和龍尾是用彩紙紮成。

正月十五一大早,龍燈被人們簇擁著,家家戶戶送吉祥。每到一家門前,舞龍者總是極盡所能,表演龍出洞、三點頭、拜四方,還有下鑽洞、上翻身、龍映水等節目。時而搖頭擺尾,時而閃轉跳躍。伴隨著鑼鼓聲與喝彩聲,場面十分壯觀。如黃梅戲所唱:“正哪月十啊五鬧哇元宵呀呀子喲,火炮哇連天門哪前繞喂卻喂卻依喂卻喂卻冤哪家舍呀呵嘿,郎啊鑼鼓兒鬧嘈嘈哇。”

獅身是用染為深綠或金黃色的苧麻,縫綴於雙層厚布之上,梳成毿毿的毛髮。獅子的頭部龐大猙獰,猛厲可畏。血盆大口,可張可合。項掛一串銅鈴,震天價響。舞獅由兩人配合,一人執頭,一人做尾,亦步亦趨,行動迅捷。隨著尾巴不停搖晃,獅子的大嘴也不停地張合。

每家每戶都會將彩頭(煙、毛巾、茶點等)藏在房樑上。堂屋裏擺幾條板凳,疊幾張方桌。舞獅者往往要表演“前空翻上板凳”,“後空 翻上高桌”,才能取到“彩頭”,再“雲裏翻 下梅花樁”。沒有紮實的武功基礎,是不可能 完成的。

玩龍燈與舞獅子是強壯男子的把戲。採蓮船的主角是一個俊美的船女和一個年老的艄公。

彩蓮船,兩頭尖,中間四根彩柱撐起頂篷,正面彩柱貼上紅聯。頂篷呈斗笠形,四角翹起,四周飄簾,像一台絢麗多彩的花轎。美豔動人的船女站在船中。頭戴草帽,腰束絲帶的艄公手持篙杆划船。人們看採蓮船,一看船女的長相,二聽艄公的唱詞。

隨著一陣“咚咚嗆、咚咚嗆、咚嗆咚嗆咚咚嗆”的樂器聲,艄公有板有眼地開唱了:“採蓮船兒嘛!”樂隊合唱:“喲哦喲!”艄公唱:“兩頭尖哪!”樂隊合唱:“呀吙嘿!”艄公唱:“來到貴府!”樂隊合唱:“呀喂子喲!”艄公唱:“拜新年呐!”樂隊合唱:“划佐!”

這是開場白。後面的內容依然是這個模式和腔調,但唱詞卻取決於艄公的口才和臨場發揮能力。除了一些祝福的套詞,艄公還要根據不同東家的特點,即興唱些不同的恭維語。把東家唱得心花怒放了,就會笑眯眯地在船頭丟一個紅包……

如今,城裏禁鞭了,鄉下也不划採蓮船了。玩龍燈和舞獅子的場面偶爾可見,卻彷彿變成了討錢的把戲,其熱鬧與喜慶都大打折扣了。我懷念兒時的元宵節,懷念那些質樸的人情和單純的快樂◆

熊薈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乒乓球拍

記得那天,和謝老師打了五局球。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打敗他,心裡確實有點得意。他休息了一會兒,說有事,便先走了。

星河璀璨

麗梅:視文藝與唱歌是第二生命!

華人歌手馮麗梅,但人人慣稱她為麗梅,在步入舞台之前,她16歲時是一位裁縫師。當與文藝結緣後,就一直在歌壇活躍至今輾轉40餘年。一直以來,麗梅把“文藝與唱歌”視如自己的第二生命!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