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要懂得珍惜

最近在臉書社交網,我看見一名友人發了這樣的一條帖文:“在疫情期間,每次開門沒看見門前被一條塑料帶攔截時便是幸福!打開門,沒有公安、民兵站在門前便是幸福!不聽見急救車的笛聲在自家附近停下便是幸福!甚至,每天早上睡醒時可睜開眼睛,沒發燒、沒喉痛、沒咳嗽也是一種幸福……現在,我才清楚真正體會到‘幸福’兩字真正的意義!”

疫情前坐在公園閱讀書報是多麼的寫意,也是幸福的一種。

疫情前坐在公園閱讀書報是多麼的寫意,也是幸福的一種。

讀後友人上述的帖文,我確實感觸良多。

在尚未發生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不少人(當中有我)對於一些稍不如意的事情便會大發雷霆,又或者唉聲歎氣,認為“被天作弄”,尤其是,有很多東西我們不懂得去珍惜,眼白白地讓它溜走,而我們竟還覺得“不足為惜”,認為是“小事”嘛,不值一提。夫妻之間,不少時  候會為了一點分岐而鬥氣,數天不“對話”;朋友之間可能因對方說錯了一句話而翻臉;同事之間也許只發生一個小磨擦而互不理睬;熱戀中  的愛侶可能因產生一點誤會便要提出分手……。

發生了疫情後,一切都來得那麼突然,有人在“中招”一兩天後竟撤手塵寰,而一些身強力壯的人遭染病後須被立即隔離。由於病毒能在空氣中傳播,且又看不見、觸不到,成為了一種“隱形敵人”,正時時刻刻威脅著人類的性命。在本市實施第16號社交隔離指示後,不少街市因有商販確診而被封鎖,各超市、便利店驟然間成了購物“熱點”,蔬菜、瓜果與部分食糧成了“搶手貨”,而欲進內購物也不容易,必須花費一兩小時才能進內,若與疫前我們“隨進隨出”,又或者在內逗留兩三小時而  只選購數件物品相比,這是多麼的  幸福啊,但當時我們一點兒沒有幸福的感覺!

在社交隔離這段時間,一名友人來電表示很掛念此前在茶樓相聚的開心日子;在公司的同事也希望疫情“早逝”以能重返辦公室幹活,在小休時可互相聊聊日常生活狀況;年輕人期盼能儘快相約在咖啡廳喝杯飲料,在阮惠步行街漫步…雖然上述一切在昔日對於人們來說都是很平凡、很平凡的事,但現在,若能“實現”則會覺得那會多麼的幸福!

有一些幸福,如果我們不及時抓住而讓之溜走,那便會後悔莫及。然而,對於上述一切,我深信,幸福定會“回歸”大地,因為我們必定能戰勝疫情,讓我們的社會回復新常態的生活。屆時,人們將能如疫情前般學習、工作、生活、娛樂。當然,若在疫情過後,我們需要比此前更須懂得珍惜幸福,不應再有“身在福中不知福”的錯覺,不可再讓之在我們身邊溜走!

幸福是要懂得珍惜,而懂得珍惜的才是幸福◆

野 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權靈:人民的笑容勝過疫情恐懼

在本市實施“留在原地”期間,如同數十年來樂於行善一樣,主持人權靈已“申請”前往各條大街小巷向遇困者發放食品。他心想自己比別人更有條件,為何不與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人分擔困難呢?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