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

每天為生存忙碌焦慮,最近又遭遇失戀的打擊,我覺得自己太不幸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將汽車飆到郊外,停在一個建築工地。我下了車,找到一片草地躺下來。工地上的民工們忙得熱火朝天,我望著頭頂的藍天發呆。陽光明晃晃地砸在我身上,眼睛被刺痛了,淚水肆無忌憚地流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我聽到一個聲音說:“你還是爺們嗎?咋像個小姑娘一般哭鼻子。起來,喝水!”

我睜開眼,看到一個民工模樣的年輕人站在我身邊,遞給我一瓶廉價的礦泉水。

我坐起來,接過水,咕嚕咕嚕喝下去。隨即,我的怨憤像開閘的洪水,一瀉千里。

他靜靜地聽完,說:“你有房有車有工作,比我幸福多了。你要是我,可能活不下去了!”“你怎麼啦?”我問。

他說:“我七歲就沒了娘,12歲時,我爹又癱瘓了。身為  家裡的老大,我不得不輟學養家。這些年,給爹治病,供弟弟  妹妹上學,都靠我這雙手。你看看,誰相信這是一個24歲的青年的手。”

我看到他那雙長滿老繭的手,心疼地說:“這麼不幸,你怎麼挺過來的?”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我儘量不去想自己失去的,而多想自己擁有的。比如,年輕、健康、力氣,還有父親和弟妹對我的愛……這些,都是我幸福的源泉。”“小兄弟,謝謝你!”我緊緊握住他的手,“我現在感覺自己是個幸福的人了,因為,我也擁有很多……”◆

趙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乒乓球拍

記得那天,和謝老師打了五局球。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打敗他,心裡確實有點得意。他休息了一會兒,說有事,便先走了。

星河璀璨

麗梅:視文藝與唱歌是第二生命!

華人歌手馮麗梅,但人人慣稱她為麗梅,在步入舞台之前,她16歲時是一位裁縫師。當與文藝結緣後,就一直在歌壇活躍至今輾轉40餘年。一直以來,麗梅把“文藝與唱歌”視如自己的第二生命!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