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物語

荷,是季節和天地的愛情。
一相逢,芳華頓生。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清水芙蓉,獨有風韻,落入凡間的仙子一般。風起漣漪,水也搖,花也搖。清瘦的,肥碩的花,挨挨擠擠在片片圓葉間。遠看似綠浪  中的笑靨,近瞧是雅致的山  水畫,每一筆都極細膩,線   條流暢,滑入花瓣、花蕊、莖葉。

鄉下,有一方荷塘。青山為背景,荷葉鋪天蓋地,綿延至山,起起伏伏。入夏後,村人多愛觀荷。男女老少,紛至遝來。選陰涼的一角,靜靜地看。亭亭玉立的荷花,在艷陽下愈發明媚,清雅芬芳,秀麗出塵。荷葉叢叢,堆砌似傘蓋。蓮蓬或擎,或垂。看著,聞著,扛鋤挑擔的辛勞消散了,憂心愁苦的事擱淺了。眼裡心裡只有荷,只有純淨脫俗的荷。

荷,遇露,是妙境。即使是小如手掌的葉,也能集聚晶瑩的露珠。清晨,你會看到油亮的葉子上有顆顆耀眼的“鑽石”。輕輕觸碰,葉子抖動,“鑽石”也跟著滾動。從邊緣到中心,再到邊緣,速度快,姿勢美。所經之處,無一污跡,總是徹徹底底的乾淨敞亮。讓人不由得想起光陰深處,想起縱橫交錯的一生,坦蕩地來,坦蕩地去。清清白白,不忘初心。

荷,生命力頑強,極易生長。落在池塘裡,是別致的小令。落在河裡,是婉約的宋詞。落在湖裡,是豪放的唐詩。河湖浩蕩,荷亦浩蕩。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天地間,一株株妖嬈的荷直抵眼底,又成了現代搖滾,或是田園風的抒情曲,純粹而熱烈。

荷,是水生植物。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與之相伴的菱、茭等,均不如她正直優雅。那些水生植物隨性生長,莖葉交織蜷曲,放任不羈的狂草般。無論是大面積的荷塘,還是低窪處的幾株,均是亭亭淨植,毫無敷衍的傲人模樣。偶爾有水藻之類的細小綠植,絕不會輕易遁入荷的世界。

一枝荷,就是獨立的王國。我曾在月下觀賞過荷。池塘在小路的深深處,蟲低吟,水面不如白日瀲灩,似裹著細紗的碧玉。月光灑落,圓圓的葉,瑩瑩的花,滿池的幽香。人未進,心已浸。不需要10里荷花,只需彼時的遺世獨立。久久徜徉,混著影影綽綽的花葉,化為荷的一部分,宛在水中央。

荷,通體是寶。花可賞,果實和莖均可食。葉子青碧可人,春日玲瓏,夏日碩圓。童年的雨天,我們就摘荷葉當傘。葉梗是柔韌的傘柄,手感甚好。雨點落在頭頂的荷葉上“噠噠”作響,迸濺在水塘裡,暈出的水花散出荷的清香。我也歡喜撐一隻小船,尋覓葉子茂密的地方,享受“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的美妙時光。到秋天,葉殘花盡,藏在泥中的藕會向你傾訴兩季的風華。

清水出芙蓉,人生曠意,用一株荷便可明瞭◆

鄒娟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弄巧成拙的鬧婚禮

文俊父母節衣縮食才建起了一個小康家庭,而文俊卻是位承擔得起艱苦,從不嘆苦的青年,雖然已扛起家業但對於世面還是很少經驗,今己近30歲還沒意思結婚,因此他父母經常找媒婆物色賢淑少女做兒媳婦。沒多久,媒婆推荐翠蓮給文俊認識,當然都是 編出了好多好話,不到半年,不知媒婆如何吹噓,女方認為男方是社區上最富裕的家庭,而男方認為女方家長在社會上是位有名望人物,應該也是一個知書達禮的家庭。經不起父母的斥責和催促,文俊只好敷衍答應了這一樁婚事並籌辦起婚禮。然而意想不到的事終於發生。

星河璀璨

通過小提琴講故事的人

小提琴藝術家黃胡慶雲(24歲)憑藉榮獲國內外多個榮譽獎項而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