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花園

午後的閒暇時光,我喜歡斜倚窗台,遊目騁懷。窗子朝南,光線很足。暖暖的陽光和南方濕潤的空氣,適合各種花草生長。於是,我便從花店買來各色花草,給居室增添不少生機。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當春天來臨,窗台上的綠植便顯得有點擁擠。長青藤捲曲著根須,嫩綠的芽枝不停地蔓延。吊蘭伸展著碧綠的葉片,攀爬到沙發邊上,藏匿在角落裏。君子蘭挺著肥碩的葉片,在風中輕輕搖曳。

而最讓我耗神費力的是一種枝葉極其細小,像藤蔓一樣的名叫五星花的植物。當它伸著長長的觸鬚,爬滿整個防護欄,像綠色簾子似的懸浮在空中時,我總要時常盯著它們。因燥熱的南風不斷襲來,那被陽光暴曬的欄杆便會使它們慢慢脫水枯萎。我總要適時澆水,適時施肥,像守護一個年幼的孩子。直到那護欄上開滿紅色或白色的小花時,我才趴在窗台上細細觀賞它們的美麗。

我驚訝於它們質樸的艷麗,只見那外形酷似五角星的小花,花冠高腳碟狀,嫩黃的花蕊,那精緻的花瓣披拂開來,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它們攀附在欄杆上,我的窗子就有了一條群星閃爍的銀河。

維繫這樣的空中花園,是很不容易的。一個冷寂的寒冬,北風呼嘯,室外的溫度猛然跌到零下五度。我慵懶地躲在溫暖的室內,全然忘了窗台上那在寒風裏瑟瑟發抖的綠植。
第二天清晨,當我推開那扇精緻的木窗時,卻發現那些花草已失去了往昔蔥郁的顏色,已經變黃枯萎。

望著凋零的風景,我懊惱不已。想到平時我只是索求著它們的美麗,在它們最需要我的時刻,我卻把它們遺忘在角落裏,我為自己的自私和馬虎感到羞愧。將功折罪,我拼命地把那些生命力強點的植物搬進窗內,期望給它們帶來新的生機。

待到來年春天,這些殘存下來的綠植在我的精心打理下,又像一群快活的生命,盤踞在我的窗台之上。真是花草無言,姹紫嫣紅都是感恩。

投之以滴水,回報以嫣然。我為花草而感動。平時,更加細心地照料它們,我們空中花園更加絢爛美麗。這個空中花園,不僅裝飾了我的視野,也豐富了我的心靈,更為我精神世界的重要一隅◆

唐玉娥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權靈:人民的笑容勝過疫情恐懼

在本市實施“留在原地”期間,如同數十年來樂於行善一樣,主持人權靈已“申請”前往各條大街小巷向遇困者發放食品。他心想自己比別人更有條件,為何不與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人分擔困難呢?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