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縣長

郝大勇出門遇見社區裏巡邏的王保安。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郝縣長早!”
 
郝大勇遞給對方一支煙:“小王啊,以後不要再叫我縣長,我退休了,現在是個平頭老百姓。”

前面長廊下坐著一群人,郝大勇正要打招呼,被老馬搶了先:“郝縣長早!”

郝大勇說:“老馬啊,以後不要再叫我縣長,我退休了......”

正聊著,手機響了,有人約他打橋牌。

半道上,兩個男人在爭吵,看到郝大勇像見到了救星:“郝縣長,您給評評理......"

郝大勇直擺手:“我退休了,不管事囉!二位是合作多年的大老闆,有事好商量。”

拐進機床廠家屬區,前方路口聚集著一堆人。郝大勇攔下迎面過來的大姐:“那邊出了什麼事?”

大姐氣憤地說:“黃毛打他爸!”

“啊,沒得王法了!”

郝大勇抬腿要過去,被大姐一把拽住:“畜生坐牢剛回來,手上有刀,沒人敢多事!”

不待大姐說完,郝大勇已衝進了人群。只見地上躺著位老人,鼻子在流血……旁邊,喝得醉醺醺的黃毛手拎明晃晃的菜刀,衝老人咆哮:“今天不給一萬元(人民幣),砍死你!”

“住手!”郝大勇大喝一聲。

黃毛打個激靈,轉身用刀指著郝大勇,一陣冷笑:“呵呵,來了個不怕死的,敢管老子的家事!”

“你的家事,我今天管定了!”郝大勇手指對方勒令道:“把刀放下!”

“你,你是誰?”黃毛聲音顫抖起來,舞著菜刀威脅說:“再上前一步,砍死你!”

郝大勇眼盯對方,聲如洪鐘:“臭小子,量你也不敢!老子叫郝大勇,本縣的縣長!”

“噹”一聲,黃毛手中的菜刀掉落在地……◆

何家斌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權靈:人民的笑容勝過疫情恐懼

在本市實施“留在原地”期間,如同數十年來樂於行善一樣,主持人權靈已“申請”前往各條大街小巷向遇困者發放食品。他心想自己比別人更有條件,為何不與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人分擔困難呢?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