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雨

雨是一種音樂。聽,雨聲初起的時候,滴滴答答,叮叮噹當,敲在堅硬的地板上,像某種音色清亮的樂器在領奏一首樂曲,單純清晰的音色,跳躍歡快的節奏,瞬間就俘虜了你的聽覺。同時,你仿佛看見一個調皮的孩子穿著叮噹作響的鞋子,雙手像小鳥的雙翼展開搖擺,他把大地當成一架大鋼琴,任意卻出人意料和諧地踏著琴鍵。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一會兒,雨聲變成劈劈啪啪,嘩嘩啦啦響了,像突然跑來了許多小孩,這些頑皮的娃娃兒興高采烈地,使勁地跺著腳。風加入了這支喧鬧的隊伍,帶來了她的老風琴,聲音洪亮地對他們說:“雨娃娃們,奶奶給你們伴奏。”吱吱嘎嘎的風琴聲增添了熱鬧的氣氛,娃娃們跺得更起勁了。

雨下得越來越大。不久就聽見落在地上的雨點匯成小溪“嘩嘩”,落在屋簷上的雨珠串成珍珠“嗒嗒”,落在樹葉間的雨滴變成珠片“唰唰”,還有躲在樹叢中的小鳥偶爾一聲驚慌失措的啼鳴以及風奶奶無休無止的彈奏,樂曲一下子變得宏大起來,地板作鋼琴,瓦片為缽,樹葉當簫,庭院中的小桶是鼓……千百種樂器合鳴,再加上雨娃娃踏在地板上的強勁節奏,這支樂曲漸漸行進到了高潮部分,每個樂手都賣力地演奏著,在為聽眾作最傾情的演出。

持續了好久,這樂聲又漸漸地弱了下來。聽眾緊張興奮的心情慢慢舒緩了下來,那樂曲帶著濃烈的抒情意味漸入尾聲,那麼悠悠地,悠悠地停住了。只是那雨的餘韻卻還順著地上彙集成的淺水灘,沿著微微的斜坡,緩緩地向下流著。多像一群玩盡興了的孩子,經歷了一場激烈的遊戲後露出靜靜的微笑。

一切又趨於平靜了,只是那個聽眾的魂還縈繞在那場演出裏◆

丘艷榮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權靈:人民的笑容勝過疫情恐懼

在本市實施“留在原地”期間,如同數十年來樂於行善一樣,主持人權靈已“申請”前往各條大街小巷向遇困者發放食品。他心想自己比別人更有條件,為何不與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人分擔困難呢?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