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香滕

社會性隔離解除,又於街上逛覽。

蒜香滕

胡玉覽街上巡禮,武文傑大道上蓮池留連,一切還是很稀疏。在一家兜售花草樹木卻步,一盆一盆,一棵一棵各類花卉,門前擺置吸睛而門後卻亂成一團。

昂首,一頭奸詐的烈陽,張開猙獰血口,欲吞噬大地的涼意,汗,不知不覺,自臉、背緩緩溢出以反駁那兇悍的烈焰陽光,一股熱浪來襲促使迅速往富定港方向奔馳。

在充裕蔭涼處停下,張開口噴了一口熱氣,驀地一陣一陣異香撲鼻,說香不香,說臭不臭,就是那麼難聞,是蒜頭的味兒。眼珠跟著鼻子指引,轉身望去,嘩!串串花兒紫裡帶白,白裡吐紫,猶如小鈴鐺於某棚架上展現出一種淒美。

幼小的枝幹,如美女扭腰擺胯,時像美女跳鋼管舞,於支架棚宛轉上繞,多麼的引人陶醉的紫花。徘徊了徘徊,偶遇一美艷少婦經過,截問此花的芳名,也許有點誤解,她竟問我是誰?問她名字做什麼?為何要告訴我?愣了一愣,隨即重複問題“美女知道棚架上的紫花是什麼花麼?”一語即出頓覺有點冒失,然而美少婦莞爾一笑,展露出她那深邃的酒渦,然後說這是“蒜香滕”,向她道謝後,她秋波一送就徐徐離開,在空氣中留下一陣玫瑰香味,可惜那玫瑰香味難抵住那陣陣刺鼻的蒜味。

輕輕摘下一朵蒜香滕,揉碎置鼻而聞,其蒜味更濃鬱難堪。鑽摩再揣摩為何花這麼美卻散發出這麼難聞的味兒?或許這是她防止昆蟲侵襲的本能。果然如此,左看右看,尋找不到一片被害蟲嚼食過的葉子。花色紫得好絢麗,然其散發的味道卻令人避諱遠離。乍看難與其為之動容、傾情,但深思一會,其充沛著做人處世的道理來。

這世上可說沒有那一人,那一件事是十全十美,有得必有失,關鍵在於人與人之間,人與事之間的理解與溝通方式。外表美麗內心未必善良,而外表醜惡內心卻誠實、善良。凡事要換個角度來看問題,並且要學會理解、體諒、包容、滿足和接受,這樣一來,其他問題就簡潔至沒了蹤跡。就如那“蒜香滕”,散發出難聞的蒜味,但她披上一身美麗紫衣,她幫種植她的戶主驅趕了一些有害的昆蟲入侵如蚊子,所以凡事都要向好的一面看來評議,這也是許多家庭不嫌她臭而種植於家門口的籬笆,並架棚讓她攀爬。

也許我站在這裡太久,引起女屋主的注意而開門問找誰?我回說看到這紫花很美,很奪目,停下來欣賞順便躲一躲烈日。女屋主很好客,微笑說這是“蒜香滕”,越南稱為Hoa Tỏi Hương,很容易栽種,並問我喜歡種麼?我說喜歡,她即用剪刀剪下“蒜香滕”的一枝幹說回去直接插進土壤就行,我道謝後就上車回家。  回家路上,喜悅心情展現,今天又有收穫,收穫到一株“蒜香滕”◆

嵐月風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弄巧成拙的鬧婚禮

文俊父母節衣縮食才建起了一個小康家庭,而文俊卻是位承擔得起艱苦,從不嘆苦的青年,雖然已扛起家業但對於世面還是很少經驗,今己近30歲還沒意思結婚,因此他父母經常找媒婆物色賢淑少女做兒媳婦。沒多久,媒婆推荐翠蓮給文俊認識,當然都是 編出了好多好話,不到半年,不知媒婆如何吹噓,女方認為男方是社區上最富裕的家庭,而男方認為女方家長在社會上是位有名望人物,應該也是一個知書達禮的家庭。經不起父母的斥責和催促,文俊只好敷衍答應了這一樁婚事並籌辦起婚禮。然而意想不到的事終於發生。

星河璀璨

通過小提琴講故事的人

小提琴藝術家黃胡慶雲(24歲)憑藉榮獲國內外多個榮譽獎項而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