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南部“戰士母親”

值“七‧二七”越南榮軍烈士節而寫

在偉大的艱苦的越南南部抗法戰爭的每一個日日夜夜裡,我們曾親身體歷過不知多少可歌可頌的事跡,讓我們一輩子永不能忘懷。

記憶中的南部“戰士母親”

於上世紀50年代,在越南南部抗法戰爭戰區的解放區裡,人民一心支持胡志明主席的反抗法國殖民主義侵略和推翻偽政權統治的信念,南部解放區的越、華同胞,歷經9年困苦抗法戰爭,渡過了一段令人難以想象的考驗經歷。

當時每個省都有各自的解放區,以各省的支持抗法戰爭的男女青年,陸續放棄了法殖民軍統治的城市生活紛紛奔向南部抗法戰區的解放區參加抗法戰鬥生活工作。

參加抗法戰鬥的幹部幾乎都是穿一套黑色布衣服,頸上圍著一條浴巾,吃的是糙米飯,好長的時間都沒有薪資,只能自供自給,組織耕種維持生活。但是各族人民和幹部仍然團結一致,同心協力堅持執行抗法戰爭行政委員會的抗法戰鬥路線。我們更敬佩的是老一輩母親們,無私地送別子女參加抗法戰鬥的游激軍隊。許多地方的老母親不僅送別子孫參軍戰鬥,還熱心支持人民“養軍”運動。她們被人民和戰士們敬稱為親愛的“戰士母親”,母親就是媽媽。“戰士媽媽”是世界最美善的女人,嬰兒喊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媽媽,在最困難的時刻,甚至已成年的人,他(她)們也總會想起媽媽那無限的親情。

南部地區的地勢大多處於水田穀米之鄉,“戰士母親”得到人民熱心經常性的贊助如:大米、豬油、菜蔬,這些食品在“戰士母親”家裡隨時都有鄉親們送別。各支大小軍團去攻打市郊敵人據地碉堡,回來總要經過“戰士母親”的家園,休息一陣就消失在遼闊的椰林中。每當戰士們停留在“戰士母親”的家時,“戰士母親”將邀請村裡的多位婦女、年輕姑娘給戰士縫補衣服、釘紐扣。村裡的男壯士總要來“戰士母親”家屠宰雞鴨給戰士們補養一番,還給戰士養給隊接濟一些大米肉類、淡水。“戰士母親”還給傷兵縛藥、包紮傷口,安慰傷兵鼓勵他們堅定戰鬥意志,保家衛國,趕走了法國殖民兵,總有一天我們要迎接敬愛的胡伯伯來南方。有一位年輕戰士在“戰士母親”家創作了一支“我大媽的家”感動的歌曲,曲中有句歌詞“大媽啊,戰士們在前線大捷,老一輩的母親要好好保重,您永遠是我們子弟兵的盾呵!”每次這樣的歡聚又很快分手,當“戰士母親”見到子弟兵們排好隊離去時,老人家擁抱著幾位眼睛也含淚激動的年輕姑娘依依不捨,老人家的眼裡也滾出熱淚來,口裡不斷的喊“孩子們下次都要齊齊回來見老媽才會高興啊!”

南部解放區最聞名的有307小營,這小營有幾乎男女老幼都家喻戶曉的自豪名字。這是一支善於神出鬼沒的軍隊,敵人有的是水上軍艦、步兵。天上有轟炸機,南部人民武裝只有手榴彈、機關槍、水雷、步槍、迫擊砲,但也教敵軍提心吊膽。敵人最陰險的手段就是在解放區裡到處散佈間諜,間諜發現哪裡有遊擊隊集中的地方,便立即發電報通知敵人,調動轟炸機來到解放區有遊擊隊集中的地方投炸彈,南部抗法戰區解放區的人民最艱苦的是每天都要有人把防洞裡的水打上來倒在洞外面去,一旦有敵機來轟炸就要用上。敵人企圖消滅解放區裡的遊擊部隊,然而這麼多年抗法戰爭從沒見效。它們炸的總是炸在平民區,敵人惱羞成怒,於1953年6月,敵軍向遊擊隊活躍的遊擊根據地薄寮解放區進行一場大掃蕩,這次各機關人員和村民都全部疏散到森林小河巷內,敵人軍艦來勢洶匈,從大河開進了玉顯縣就被307小營力量和地方遊擊隊打得寸步難行,棄甲曳兵,步兵登陸四處地雷,最後回頭轉向逃回金甌市區,敵人最害怕的是被307小營打沉軍艦,聽到307小營的作戰戰術張東擊西敵人可驚心動魄了。

一天傍晚,有一隊人民軍戰士打完撤回解放區後方,為了不影響人民群眾的安靜,戰士們就在村裡的椰林裡露宿,剛從戰場回來,戰士們的精神很疲乏,肚子又餓了,就打開乾糧充饑,這時被一支巡夜民兵隊發現後走回村裡向“戰士母親”和鄉行政委主席報告,剎那間村裡的民兵隊和熱心擁軍的戰士們都動起來了。有的四處站崗防間諜,有的殺雞宰鴨、煮大鍋飯做菜爭取送到戰士們的手裡。全村的男女老少幾乎都湧到村頭的椰林裡去,寂靜的椰林被喧鬧的歡呼聲震撼起來了。由於戰爭的保密環境,戰士們只能和“戰士母親”、鄉親們依依不捨分手、道別,片刻部隊就變得無影無蹤。

艱苦的抗法戰爭生活,南部人民和“戰士母親”已建立了堅強的抗法戰區,教法殖民軍只敢在幾個大城市內活動。

人民軍越來越壯大。1953年北方的奠邊府大捷,南部人民和民兵軍隊也開始配合北方局勢,也開始向法殖民軍佔領的城市圍攻。有如參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法殖民政權被迫敗退簽定了日內瓦和平協定,越南人民勝利結束了9年的艱苦抗法戰爭。

自從1975年勢如破竹的胡志明戰疫取得完滿成功,祖國萬里江山南北統一,黨和政府,人民對革命有功的母親們推薦為“越南英雄母親”,目前全國共有913位“越南英雄母親”還健在,並獲得國家和社會善長仁翁的奉養 一生。

這是祖國人民對“越南英雄母親”引以為豪與高尚的敬仰。其中有華人“越南英雄母親”鍾根大娘(生於1904年)、“越南英雄母親”張順華大娘(生於1916年)、“越南英雄母親”戴鳳大娘(生於1916年)。抗法戰爭中的“戰士母親”和“越南英雄母親”在祖國抗美救國戰爭中,為了民族的解放、獨立自由而默默貢獻了老人家一生,但願她們好好保重,健康長壽,願“英雄母親”們和全國人民承前啟後,為實現胡志明主席的神聖遺囑,繼續奮鬥建設美好的社會主義興旺的國家◆

啟秀華文中心校長 王沛川◎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權靈:人民的笑容勝過疫情恐懼

在本市實施“留在原地”期間,如同數十年來樂於行善一樣,主持人權靈已“申請”前往各條大街小巷向遇困者發放食品。他心想自己比別人更有條件,為何不與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人分擔困難呢?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