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春

今年是新冠肺炎病毒肆虐的第二個新年,聽從政府的勸告人人都抱著居家過年或就地過年的心態,然而走春的習慣未能減緩。走春又有稱行春,含蘊愈行愈春的意思,也有人稱之為拜年。雖然人人礙於病毒的橫行但都耐不住而出外走走,看看的習慣,我也不例外。

蝴蝶採花 施根強 攝

蝴蝶採花 施根強 攝

以前人們都選了良辰吉時出門走春,但往後都決定大年初一到各所廟堂祈求好運、平安順利,大年初二才到親戚好友家拜年。解放後,人人覺得我到你家拜年然後你到我家拜年,拜來拜去太浪費時間,並很煩憂,因此拜年一事也不再落力,人人喜歡到廟上香或到各處遊玩。雖然心懼病毒但大年初一我也照常例出門走春,當然是離不開口罩的。

我們一家4人像往年初一一樣循例首先到了崇正會館的四面佛、龍華寺、義安會館的借府廟、溫陵會館的觀音廟、二府會館的本頭公、越南天靈寺,最後來到平安會館的關帝廟。綜觀各寺廟,今年來上香的善男信女顯然減少了很多,秩序井然,每間廟都設置消毒液讓來上香者洗手,同時均要求善男信女戴口罩,一切都在為防控病毒但卻顯現了文明之風。我們在平安會館上香時巧遇龍獅團來參神,這是好兆頭,我的手機即刻不停地拍攝下來,欲寄到外國親戚好慰恤一下他們思鄉愁。

年初二我們選到越南國寺以一睹那1.5米,重35頓的殿堂釋迦牟尼佛銅像,但因落實政府的防控病毒命令,全部大殿均關門,只讓善男信女在廣場上兜玩拍照。在越南國寺廣場除了幾盆大梅花外,其周圍好多人擺攤幫人寫吉祥字樣。我停留在一少女攤子,她即問我要贈字麼?我微笑回問贈是不用錢麼?她莞爾一笑說她贈我付錢,看著他們都是年輕人,偶爾有一、二位是中年和老年,我的手也痒痒想借筆揮舞一下。離開越南國寺,特意拜訪胡志明市覺林古寺。該寺又名錦山寺,聽說是由一位不知名的華人於1744年間籌款,於1798年著手興建,算起來都有兩百多年歷史了。記得以前這裡周圍均是墳墓,我外公就葬在此地。解放後,因政府要重修而通報有親人在此埋葬的家庭須遷移到別處,我們火化了外公骨骼後就置放在天靈寺,十幾年後也放海。

初一、初二走春回來後,上網看新聞報導,因防範病毒蔓延,胡志明市已封閉了幾十地點,讀新聞而心中懼怕,推辭了平盛郡駙馬廟理事會遨請出席大年初七下幡典禮,至此辛丑年走春之事就此擱下。初三閒著沒事,想起明代詩人文徵明懶去拜年的詩歌,他寫:“不求見面惟通謁,名紙朝來滿敝廬。我亦隨人投數紙,世情嫌簡不嫌虛。”他以紙傳遞拜年,那現代的我們就以社交網互相拜年,也一樣樂趣無窮◆

飛 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難以當醫生

這已是40幾年前的事了。上解剖學後,就獲調到聖保羅眼科醫院觀習實際操作。我們一夥十幾人上聖保羅眼科醫院樓上(已忘記第幾層)觀習,當然是已約定。正好一位姓陳的著名眼科醫生為眼患者割除白內障(當年還沒有鐳射技術)。

星河璀璨

武石草導演:劇本質量最重要

憑藉《糯米大米》電視劇而為人熟悉的武石草導演,這次回歸製作從韓劇翻拍的《棗樹開花》有望成為其事業中的下一個里程碑。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