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香濃裏話偷秋

季節的大手一揮,翠綠的山峰換上五顏六色的彩妝,谷底的麥田、玉米披上金黃的披風,又是一個豐收年。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呼吸著濃濃的麥香,我和小夥伴們奔向成熟的田野。豐收的季節裏,大人忙著收秋,我們忙著偷秋。偷,在大山裏是最不齒的,可偷秋,大人們卻笑眯眯不管,上天賜予了豐盛,讓孩子們耍吧,耍來明年的好收成。

可我們仍像“小偷”樣,懷著忐忑激動地心情,低著頭,匍匐身子,躲開大人的視線,沿潺潺的小河,竄到田地中。河灣的一塊地裏,胡蘿蔔葉子蓬勃生長,粗壯的綠頭蘿蔔探出身子。我們跳進地中,摸到粗粗的胡蘿蔔,用力扯,紅彤彤的胡蘿蔔提出地面;我們雙手掰住大蘿蔔,左右搖動,咬緊牙關,掙紅小臉,才拔下大蘿蔔。我們吃幾個拔幾個,浪費了會招來父親的巴掌。在清淩淩的河水中洗淨蘿蔔,用小刀切成片,“哢嚓、  哢嚓”,我們咀嚼汁水飽滿的蘿蔔。

攀上溝畔,眼前是剛收割的豆田,枯黃的豆秧散堆在田裏。我們貓腰抱起一捆豆秧,一溜煙跑到山岰裏。點燃半乾的豆秧,騰起濃濃的煙霧,我們鼓起腮幫吹火苗。遠遠的大人看見煙霧,抿著嘴罵:“這些碎賊,又燒豆吃哩。”火苗忽忽,豆秧劈劈啪啪歡叫。火熄了,我們用樹棍扒撒灰燼,一粒粒裂開嘴的豆子跳出來。我們搶拾豆子,急急掉進嘴裏,“喀啪、喀啪”,嚼得滿口生香。豆子搶盡了,我們兩手烏黑,嘴也成了黑圈圈。

沿著山坡走,碰到一塊蔬菜地。我們採兩根黃瓜,摘三個番茄,笑鬧中填進了肚中。

挺立的玉米,像接受檢閱的隊伍,我們跳起來掰下幾個玉米棒。衝進葉子匍匐的土豆地,手插進裂開縫隙的土壟裏,掏出十幾個白胖胖的土豆。我們的兜裏、衣襟裏盛滿戰利品,塗抹  泥土的小花臉笑成一朵朵綻放的花。

我們跑到半山坡的輪歇地裏,腿腳快的去撿柴禾,手藝高的壘土塔。把大點的土塊擺成直徑約五十公分的圓圈,留下一門洞,小心地把小點的土塊壘上去,土塊一層層加高,逐漸收攏,高約五十公分合攏在一起,一座玲瓏精緻的小塔矗立在眼前。在門洞點燃柴禾,火苗在塔內“劈劈啪啪”舞蹈,塔頂升起淡藍色的煙霧,娉婷上升,消散在藍瓦瓦的天穹中。夕陽,原野,煙霧,還有山峰,村莊,構成一副淡淡的水墨畫。

紅紅的火焰舔著土塔,半小時許,土塔內褐色的土塊由淺白到暗紅色,我們推倒土塔,用石塊把土塊拍成粉沫,土堆散發灼人的熱浪。用棍棒扒開一坑,把玉米棒、土豆放進去,上面覆蓋土沫,用手刨土,嚴嚴實實蓋在上面,土堆騰起嫋嫋白汽。捂十幾分鐘,我們翻騰開土堆,一個個焦黃的玉米棒、土豆蹦跳出來,我們顧不得燙手,燙嘴,急慌慌享用。那土腥味的獨特香味,“咕嘟嘟”湧到腦中,舒坦受用到每個毛孔。

偷秋的喜悅一直存在心中,又是麥香濃濃,又心癢癢,想去田野中偷秋◆

蔡永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飛翔的翅膀

飛翔的翅膀

在鄉下,經常一抬頭,就能看見天空中各種飛翔的翅膀。這些斑斕的翅膀自由如風,變幻如雲,讓人心弛神往,情不能已。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城市

第十二次胡志明市地區藝術攝影節上的攝影作品是一個關於充滿活力和創新的胡志明市,讓人眼前一亮。

數字化有助更好推廣越南美食

憑藉擁有來自 3 個區域的 3000 多道菜餚,越南一直以來被國際稱為東南亞的美食天堂。而越南美食的潛力將在科技的同行下更加突顯出來。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