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勵的力量

曾經在某篇文章裡讀過作者引述的幾句話:“引導凡爾納走向成功之路的原因固然有很多,但是我們卻不得不承認其中一項是家人的鼓勵。”(註)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十分認同這個說法。的確,沒有任何鼓勵比家人的鼓勵更有力量。

我認識兩個同樣是愛好寫作的人,一個得到家人的認同和鼓勵,每逢有作品刊出,全家大小爭著閱讀,彷彿那是一篇名人著作,然後討論,指出優點與弱點, 最後媽媽會幫忙把作品從報張上剪下來收藏。漸漸地,少年人的作品已可結集成書。

有時遇上學生徵文比賽得獎時,更加是全家總動員盛裝出席頒獎典禮,彷彿他領的是諾貝爾獎。領獎完又是一輪拍照活動,有時更連親戚都邀請出席了。

旁人看起來,似乎很誇張。一個小小的獎狀而已,有什麼大不了?但是我卻有另一套看法,重點不在那份獎狀或獎品,而是家人的參與及鼓勵,它令少年人覺得自己在做一件很正確的事,走一條很正確的路。於是,他會看到前面的路有光在引導,使他產生勇氣走下去。

就這樣,少年人在家人的鼓勵下,不斷地創作,投稿,也拿了不少獎項,他的文筆也逐漸成熟,在文壇上終於站穩了腳,開始稍有名氣。  但他從不驕傲,虛心聆聽四方八面  的聲音,稱讚也好,貶低也罷,一律接受。

最後,他出書了,一本接一本,他的文采,各人有目共睹。他的成功,固然是他個人努力的成果,但是,像凡爾納一樣,家人的鼓勵與支持,同樣功不可沒。

另一個也愛寫作的人,就沒有這麼好的環境造就他了。當第一篇創作刊出時,他興奮得不得了,馬上帶著報紙騎上腳踏車,由堤岸巴巴的趕往西貢去拿給父親看。他盼望可以獲得父親的一輪讚賞。

當他興高采烈地把報紙遞紿父親看,並指著自己的名字說:“瞧!爸爸,我的名字!”

他的父親卻一言不發地把報紙往地下一摔,厲聲指著他吆罵:

“你給我聽著!以後不準再寫這些爛文章!有書不好好地去讀,整天寫些不三不四的東西,將來可以靠這吃飯嗎?”

他無法描述當時從地上把報紙拾起來的心情。但,直到今天他仍無法抹去那份傷痛。

他當場感覺到,他的名字被扔在地下,他的自尊被踐踏著。他高高   興興地來,最後卻是含著一泡眼涘而回。

從此以後,他不再用本名投稿,改用筆名,用很多不同的筆名。也是從這時候起,他不敢正大光明的寫,而是偷偷地寫,像做著不正當的事,每逢有作品刊出,也只能偷偷地剪下,偷偷地藏起來。

一切都在偷偷地進行。

因為缺乏鼓勵,有時也會心灰意冷,沉寂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在所有人都忘記他時,又再執筆。

他也曾經領獎,更巧合的是,與那位有家人支持的少年人同台領獎。

但,他是孤單的。給他的掌聲,全是來自台下不相識的陌生人,那位少年人就不同,掌聲中夾雜著來自家人的鼓舞。典禮散去後,他瞥見他們一家正圍在一起拍照,他手上的獎狀在發亮,他的笑容是幸福的。

他呢?把獎狀偷偷地放在背     囊裡,然後避開人群,偷偷地走出會場。

一切都是"偷偷地"進行,就像在進行一宗不潔的勾當。

這就是兩個獲得家人鼓勵和缺乏家人鼓勵的例子,兩個不同的結局◆

(註:朱爾‧加布里耶‧凡爾納‧1828一1905。法國小說家,劇作家,詩人,現代科幻小說的重要開創者之一。)

抒 晴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乒乓球拍

記得那天,和謝老師打了五局球。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打敗他,心裡確實有點得意。他休息了一會兒,說有事,便先走了。

星河璀璨

麗梅:視文藝與唱歌是第二生命!

華人歌手馮麗梅,但人人慣稱她為麗梅,在步入舞台之前,她16歲時是一位裁縫師。當與文藝結緣後,就一直在歌壇活躍至今輾轉40餘年。一直以來,麗梅把“文藝與唱歌”視如自己的第二生命!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