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藝人美鴛:把所有愛獻給舞台

雖然只要拍戲、參加電視遊戲節目就可以享受到舒適的生活,但多年來,優秀藝人美鴛仍堅持打理5B小舞台,培養新一代年輕藝人,為正急需新題材、新表演方式的體驗舞台準備接班隊伍。

優秀藝人美鴛

優秀藝人美鴛

記者(▲):一直以來,您如何打理5B小舞台?
優秀藝人美鴛(●):以前,這裡是市體驗舞台俱樂部(成立於1984年,位於市舞台協會辦事處),後來才成為市小舞台戲院(於1997年成立,常稱是5B小舞台)。各位前輩包括作家、編劇、導演、演員等協力打理,每人出錢或出力尋找資助商,自收自支。大部分已經成名的演員都從這裡出身的,如:成祿、紅雲、愛如、慶煌、金春、紅桃、友珠等等。

我自1997年來到5B舞台,第一次上台表演是在《狐狸與葡萄》劇中飾演配角。直至擔任管理和製作人後,我更加慎重考慮,要如何保持自己的名氣。有一段時間,面對數字化娛樂的競爭和少人看戲的壓力,5B小舞台暫時關閉3年,身為領導班子中的一員,我無法維持舞台運作。我曾經想過是否要停業以尋找其他出路?可是後來我向市舞台協會領導層建議會自掏腰包“重建”舞台,而5B小舞台自2018年4月已恢復運作至今。

▲5B小舞台曾經是採取社會化模式的先鋒單位,不少從5B舞台出身的藝人後來成立了其他多個戲院。您在維持5B舞台的品牌與滿足當下觀眾的嗜好方面已面對哪些壓力和挑戰?

●取材於經典文學作品的戲已不能吸引觀眾。現在大家都根據潮流來製作。網絡有什麼就“搬下來”,但不可違背審美因素和隨便。這個導向不是有人指引我的,而是我自己意識到。

以前,我靠喜劇賺錢,在西貢經常表演,吸引大量觀眾。突然有一天,觀眾不再支持,部分原因是社會不斷革新,電視遊戲節目取而代之,但主要是藝人對作品的取材、表演風格過於隨意,以為只要表演就可以搞笑,因此被淘汰。5B小舞台的劇目非常多樣,題材與類型十分豐富,如:悲劇、喜劇、兒童劇。對於喜劇,雖然是搞笑,但不同於網上為了增加觀看次數而造出尷尬,勉強逗樂的情況。

▲2021年春節,不少戲院與娛樂場所,其中有5B小舞台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需要停業。您如何度過困難?

●西貢人習慣在過年到電影院、戲院看戲。各個舞台也競爭推出自大年初一至十五表演的劇本。有的每天演3至4場,但5B小舞台只演兩場。我們已經準備好在春節為觀眾服務了,但疫情突然爆發,各個舞台和娛樂場所須按市人委會公文的要求停業。我們唯有給觀眾致電道歉、退票。說實話,在疫情還複雜多變情況下,觀眾怎能安心到戲院看戲,他們還要為柴米油鹽的事而操心。我製作《蒲公英》、《喜劇小品》、兒童劇等,大家都認為風險太大。就這樣,困難接踵而來。

▲如此忙碌的您,如何有時間來照料自己?
●雖然承受不少壓力,但一直愁眉苦臉也不能解決問題。在受疫情影響而停業期間,我到公園跑步,騎自行車逛街。我自己創造樂趣,而我的生活非常“富有”,那就是我的朋友。他們從事不同的領域,如:新聞工作者、文學家、畫家、商人、廚師等等,所以我不寂寞。

▲如果愛情來臨,您會接受嗎?
●如果愛情到來,我絕不會阻止。愛的感覺很微妙,如活在夢幻般的。它就像一種維生素,讓自己興奮,所以為何拒絕呢?如果愛,我會開心地接受。我不是挑剔、乏味的人。

▲除了集中打理5B小舞台,您還會拍戲嗎?
●現在話劇不吸引觀眾,我還在虧損並要給銀行還債,所以我也打算拍戲,但要慎重選擇。如今製作電影在扣除了所有費用和演員的酬金之後,所賺的錢也不多。最重要的是,我仍喜歡拍戲。每年拍一部,讓觀眾如果沒有看話劇也可以見到美鴛在電視上出現。今年,我會努力安排時間來拍戲,目前有兩三部正在邀請我參加。

▲謝謝您◆

世 創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秀玲

秀玲 光榮 偉智 努力打造美好形象(上)

在我國的華語樂壇上,幾乎沒有什麼歌唱組合,不過在本市,著名華人歌手秀玲、光榮和偉智可算是3人組合,他們已聯合舉辦了6場“唱盡經典金曲”演唱會,他們傾力演出,唱出了名堂,譽滿本地和海外華人地區,連中國的西瓜視頻也播放他們的歌曲……。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