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拍吃戲「吃」出苦頭

許多人以為,拍吃戲是最容易的。然而,事實並非如此。藝人拍吃戲有自己的難處。下面就來盤點在拍吃戲中遇到困難的演員。

《剩女伎倆多3》中的宴席非常奢華。

《剩女伎倆多3》中的宴席非常奢華。

霞英-《親情味》:分享女兒難度最高的一場戲,童星霞英(《親情味》中飾演芳南角色)的母親告知,最難的一場戲就是拍芳南被養母丟在街市。當獲爸爸接回來後,她端著碗急急吃起飯來。霞英很努力地表現出邊哽咽邊狼吞虎嚥的情景。這個畫面十分感人,而事實是拍完這個場戲後,霞英真的被咽了,因為她從未曾吞下這麼多飯。

寧楊蘭玉-《剩女伎倆多3》:很多觀眾認為,在《剩女伎倆多3》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黎家參加宴席的場景。這場戲既難拍攝又讓演員擔憂。由於這是一場奢華的宴席,十分講究,所以拍攝時需要十分謹慎和仔細。寧楊蘭玉告知,她對這場戲十分深刻。她說:“我從未參加一場延長4天的宴席。劇中,大家只看到長達10至15分鐘的場景,但我們要花4天時間來拍,然後仔細地剪輯。”

蘭芳:曾在多部劇中拍攝吃飯的鏡頭,但《玫瑰不屬於你》中的吃戲可謂讓蘭芳受盡了苦。她和同事要面對食物已變質、發黴的境況。當演員把食物放近嘴邊,導演必須喊停以確保大家的健康。蘭芳告知,因製作經費有限,所以食物、道具沒有得到仔細投資,加上放了很久才拍,才導致上述事故。

高彩霞:與蘭芳一樣,高彩霞也曾拍一場食物已發黴的吃戲。據悉,她的食物道具自早上至夜晚放著導致變了質。但沒有蘭芳幸運,高彩霞要忍住含著這些已變質的菜。她說:“當時是凌晨2時。我怕要是自己對此事表示出不滿態度會影響到劇組的進度。所以唯有忍住,不敢吞下,等到拍完吐出來。好在這場戲我沒有台詞不用說話。”

鶯嬌:在《雨中雷聲》中,鶯嬌要拍吃蛋糕的戲。本以為對鶯嬌來說,這是很容易和有趣的一場戲,可是並非如此。拍了這場戲,因吃得太多,她有一段長時間對蛋糕形成了陰影。據悉,為了完成這鏡頭,鶯嬌已吃光兩盒蛋糕,很吃力地吞嚥以至卡住喉嚨。

張世榮-《棗樹開花》:在《棗樹開花》中,張世榮飾演一個40歲名叫阿芽的男子。阿芽性格與現實中的張世榮完全不同,他一身惡習,如:暴飲暴食、穿著隨便而且肥胖。現實中,張世榮飲食健康、經常鍛煉身體保持體形,但在劇中飾演阿芽的他要盡情的吃,如狼吞虎嚥似的。在《棗樹開花》中,張世榮的吃戲令觀眾“震驚”,因為太真實了,可能他也要十分努力以達到如此逼真的效果◆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麗梅在舞台上演出。

麗梅:視文藝與唱歌是第二生命!

華人歌手馮麗梅,但人人慣稱她為麗梅,在步入舞台之前,她16歲時是一位裁縫師。當與文藝結緣後,就一直在歌壇活躍至今輾轉40餘年。一直以來,麗梅把“文藝與唱歌”視如自己的第二生命!

文藝創作

乒乓球拍

記得那天,和謝老師打了五局球。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打敗他,心裡確實有點得意。他休息了一會兒,說有事,便先走了。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