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馬司儀四眼章 歡樂予人,甘苦自知

如果說起“杜式鴻”的名字,相信很多人都不會認識,其實,他就是本市著名鬼馬司儀四眼章的姓名。四眼章以他的幽默、風趣,總給大家帶來歡樂;觀眾那一陣陣的笑聲,就是四眼章最愛聽到的回報。

四眼章(左)與歌手李志成同台演出。

四眼章(左)與歌手李志成同台演出。

1983年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經朋友的介紹,四眼章認識了前第五郡文化宮(今為文化中心)話劇2組導演張志耀。他慶倖得到張導演的賞識,獲安排在《馬家春秋》一劇飾演配角“四眼章”,因此而得名。從此,四眼章涉足舞台至今將近40載。

其實,在踏上舞台之前,四眼章只是一名為生活糊口的打工仔。當有緣與文藝結緣後,四眼章在該劇組感覺猶如一個家庭一樣,苦樂參半。大家要演出時,把劇本背熟進行排練,如果演得不好,就互相建議改過,務求做到最好。他們晚上在文化宮的竹園(今為吉祥餐廳的地方)排練;並在該文化宮露天舞台(今為大世界水上樂園)演出。

提到演話劇,四眼章從沒有學過,他說可能自己有些天資,加上求學時在畢業典禮上曾有表演過節目,所以後來加盟話劇組後,就憑劇本中的人物而演好自己的角色,如果演不好就得到組員、導演糾正。

四眼章曾演出過的話劇很多,他曾與一位諧星組員泰斗演過《蝦米七》;1984年與歌手蔡榮合演《對門對戶》;與歌手瑞琪合演《盲人戀》等。四眼章多數飾演搞笑角色,偶爾才演正經角色,如:《零時約會》、《盲人戀》等。由四眼章飾演主角的有:《有子萬事足》、《零時約會》、《孽子》等。值得一提的是,四眼章在演出過程中,有幾個角色獲得市級和郡級比賽的獎項。如在《田園之歌》一劇中榮獲“傑出演員獎”;《零時約會》獲得金牌獎、《盲人戀》銀牌獎等。

在1985年之後,話劇漸趨式微時,蒙得時任第五郡文化宮華語文藝俱樂部主任陳耀枝和第五郡海燕樂隊隊長馮麗梅的提拔,四眼章成為海燕歌舞團的一員。從此,四眼章轉型為歌手與報幕司儀,給他展開了另一個多彩多姿的舞台生涯。當做司儀工作時,四眼章說都是靠在舞台上汲取經驗和多年來積累的經歷。
鬼馬司儀四眼章  歡樂予人,甘苦自知 ảnh 1 四眼章正在當司儀。
 
當第五郡文化宮舉辦第一屆“10大新秀”歌唱比賽,四眼章獲得安慰獎。之後,他給自己的勉勵是:學海無涯,繼續努力,加油!雖然四眼章沒學過聲樂,但憑著本身的天份,什麼類型的歌曲他都不拘去學去唱。不過,他始終最喜歡和離不開的還是自己最擅長的“鬼馬歌曲”。

多年來,四眼章除了在酒樓唱歌外,同時受邀擔任很多節目和演唱會司儀。他曾擔任“10大新秀”華語歌唱比賽歷屆司儀。此外,衡英娛樂有限責任公司總監徐梓衡;著名華人歌手鄭秀玲、蔡榮、李志成和梁美美等舉辦的演唱會或是音樂會等各大小節目,都會邀請他擔任大會節目主持人。

四眼章擔任節目主持人,一般都喜歡搞笑,廣受觀眾喜歡,他為自己打出名堂,故有“鬼馬司儀”的稱號。衡英娛樂有限公司總經理徐梓衡在2013年曾給四眼章頒發“鬼馬司儀”獎,當時他十分感動,認為自己受之有愧!據了解,他的諧趣言語都是急智自然而生的,如果要他先作準備,可能一到演出時就會忘記內容的。“所謂天生我材必有用,我傻下傻下、懵下懵下,逗人開心,嘲弄自己,既可娛人亦娛己,何樂而不為呢?這就是我永有‘鬼馬’的稱號。”四眼章吐露了心聲。

  再說,在登台時,大家都見到四眼章的衣著都是古靈精怪。原來這都是他自己的愛好所致。他喜歡參考模特的時尚或歌星的戰衣,從而給自己設計了別有風格的服裝。

“歡樂予人,甘苦自嘗!”這是四眼章對舞台生涯苦樂的體味。但他最大的希望是:願做觀眾的開心果,認真地“搞鬼”來博君一笑,此願足矣!◆

仁建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權靈直接向隔離區、封鎖區的民眾贈送禮物。

權靈:人民的笑容勝過疫情恐懼

在本市實施“留在原地”期間,如同數十年來樂於行善一樣,主持人權靈已“申請”前往各條大街小巷向遇困者發放食品。他心想自己比別人更有條件,為何不與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人分擔困難呢?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