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蠶》自序

生於慘遭無情戰火蹂躝的國土,到處被戰火摧殘幾乎成為焦土,人民生活艱苦,穿不暖,吃不飽,筆者過著淒酸的童年,當時南部各省市華人團體只辦到華文小學,畢業後要升學則必負笈到西堤(西貢堤岸聯區簡稱,即現在的胡志明市)升學,雖然家窮,但先父早年在堤岸東南生藥公司供職,得到公司優待,允許帶筆者在公司寄居,投考入崇正學校讀初中一,之後轉到志誠中學跳班讀初中三,再轉到知用中學讀高中至1960年 高中第21屆畢業,之後半工讀,先後考到越文中學第一級,秀才一,秀才二會考文憑,越南文科    學士,政治、經濟學士,自覺越文程度遠比華文程度強。
《春蠶》封面圖。
《春蠶》封面圖。
畢業後跟隨一名記者在某華文報刊當實習記者,轉任永聯中學校長才有機會鑽研漢文,間中寫多篇散文在報上發表,之前也曾與畢潮佳前輩合譯越南名作家慨興傑作《半逝青春》(Khái Hưng, Nửa chừng xuân)在某份華文晚報發表,對華文寫作逐感興趣。

越南統一後,攜眷倒回胡志明市居住,得有機會參加本市華人社會福利團體,先後擔任大埔同鄉福利會會長,崇正會館理事長,華文教育輔助會秘書長,華人文學藝術輔助會秘書長,副理事長,歐姬華文中心歷屆董事長等,因職務所須,每次舉行就職典禮必須在就職專刊中發表有關文章,又因代表客家同鄉會參加在世界各國所舉辦的客屬懇親大會,張氏懇親大會,台灣數間大學,中央研究院所主辦的專題研究會,寫了報告性質的文章陸續在華文報發表,奠定了漢文寫作的基礎,培養了寫作興趣。

現在瀕臨八旬,已是風燭殘年,無以留給後輩引以為憾,遂萌起將數十年來應時,應事零星發表的隨筆綜合成本,願成為四面八方波浪匯成巨濤,時加鞭策後輩勇往直前,努力奮鬥,有所作為,刻心銘記祖訓:

勤與儉治家上策
和而忍處世良規

又籌印此書期間,蒙胡志明市文學教學暨研究會主席陳有佐博士教授鼓舞,允寫序文予以介紹;華文《西貢解放日報》記者兼“文藝版”主版編輯曾廣健撥冗代為編輯;何月紅女士幫打字排版,以及代我打字的朋友,謹此致謝!◆

最多點擊

(示意图:互联网)

享受那来自内心舒适的春风

说春已来,且看那绽放在一片秀色娇艳的香花芳草间,依恋着、活泼着、狂热着、跳跃着。别忘了山谷裡、溪涧中、原野上的每一处,蝶舞蜂飞也有春天,喜燕追逐也是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