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樑下燕

一幢破舊的老屋,灰色的瓦楞,斑駁的老土坯,深灰的檁條和椽子。大樑正下方,有一個燕窩,從我記事那年起,這個燕窩裡年年都有老燕和新雛,嘰嘰喳喳叫個不休。父親從不許我們去傷害牠。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每次狂風暴雨時,我就 擔心這幢老屋,以及屋裡的老父親。

“爸,昨天下雨,我好擔心,今年無論如何都得重蓋老屋了。”大姐跟父親重提蓋房子的事。

“不用重蓋,檢修一下就行,我都70多了,還能住幾年呢。”父親一口拒絕。

“每次檢修不也要很多錢嗎?再說椽子都爛了,瓦匠師傅檢修都不安全。”大姐再次試圖說服父親。

父親說:“不礙事,我讓他們注意點就是。”

梅雨季節一過,大哥回老家找了幾個瓦工,強行要拆那幢老屋。

父親從屋裡顫巍巍地拿出一根扁擔要打大哥,嘴裡氣呼呼地罵:“你這個兔崽子,敢動一塊瓦試試,看我不剝掉你的皮!”

大哥見父親動真格的,立即就軟了:“老爸,你是怎麼啦?村裡哪家不是樓房?再不蓋,我們都會被人笑話沒能耐呢!這破房子你都住了50年了,還有啥捨不得的?”

“我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就捨不得這老屋,捨不得這樑下燕。你們長大了,一個個都飛出去了,一年回不來一兩趟,還不如這燕子,年年戀著我這糟老頭子,天天給我做做伴呢。”父親說完,眼裡閃著淚花。

大哥聽著這話,慚愧地低下頭,揮揮手讓瓦匠走了。

姊妹幾個都接到了大哥的電話:“從這個月開始,每人每月至少要回老家一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