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越南国家主席苏林圆满结束对柬埔寨进行国事访问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订单源源不断企业满怀憧憬 准备高素质人事调度守德市工作 国家主席苏林抵达万象开始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 金枪鱼远销意大利直线上升 军事国防任务须落实“三不” 力促本市经济蓬勃发展 削减增值税带来双重利益 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提出75周年 寻求腰果原料与订单出口平衡措施 公寓房市场流动资金最佳

歌唱組合難以維持活動

表演節目缺乏、開支多和收入少都是各組合難以維持活動的原因。
Monstar組合的開支少但表演機會多,才可以維持活動。
Monstar組合的開支少但表演機會多,才可以維持活動。
從2016年底至2017年階段,許多組合爭相問世,讓組合活動再度恢復過來。許多人認為:組合正在返回黃金時代,但事與願違,連組合創辦人也料想不到困難重重。目前,不少組合正“奄奄待斃”。
實際夢想相違背
L.組合模仿韓國各組合的活動模式,因為常表演熱門歌曲和具有吸引的外貌,所以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該組合的專業質量雖未能征服觀眾,但其表演節目的娛樂因素卻獲得高度評價。最近,歌壇傳出此組合將宣佈解散的緋聞,經紀公司雖未作出正式的通報,但組合成員已確認,故解散是遲早的事。

該組合剛成立時,各成員期望:若表演節目不多,也有機會承接廣告片,拍攝廣告片的收入將足以應付開支。上述組合的經紀公司樂意撥款,開展業務以及採用專業的培訓模式。據此,組合各成員須同居,方便練習、表演和討論發展策略。因此,組合的投資額也遞增多倍。然而,各音樂搞手不敢邀請該組合表演,因為其酬勞可以邀請兩至3名青年歌手。沒人邀請表演,公司與組合成員都沒有收入。因此,觀眾偶爾看見組合成員在網上售貨,甚至還親自去交貨。

由於組合的成員多,其投資額大,但組合的酬勞跟個體歌手差不多,所以投資中潛伏大風險。組合酬勞不多,還須按1:9比例分配(歌手1,經紀公司9),這也是組合各成員想“自立”的原因。
虧損纍纍
對於管理組合的最大困難,翁高勝說:“組合各成員的個人生活習慣和性格不同,因此他們須有襄理組輔助。”理所當然,襄理組的薪酬比單唱歌手支付給1名經紀及1名助理的高昂。

《Herald Economy》報導,韓國娛樂公司平均給一個組合投資約20億韓元(折合逾400億越盾)。這只是組合問世時間的款項,之後還繼續投資推出新專輯,以及行銷和為藝人推介等。

各家模仿韓國培訓模式的組合管理公司也須撥巨款來投資。除了聲樂、舞蹈和英語等專業培訓之外,翁高勝的公司還邀請外國教師隊伍以給組合教導思維、談判、演講和行為準則等技能。與此同時,LIME組合獲經紀公司送到韓國受訓,邀請韓國專家隊伍以嚴格方法進行訓練。

該組合推出音樂專輯的款項非是少數。為減少開支,各家經紀公司須“搜尋贊助商的贊助”。Monstar組合經紀人艾登說:“各組合的困難是未獲市場注意,須經常推出熱門專輯才引人注目。表演時,組合成員人數是困難因素,維持活動的開支也按成員人數增加。另一種困難是各成員要達成共識,因為大多數藝人的自我藝術觀點不同,容易發生矛盾,對個人感情和組合前途造成影響。”
艾登經紀人表示:Monstar組合之所以還生存和參加表演節目,是因為組合各成員都是按新標準和模式受訓的實習生,可以提意見,但最後決定者仍是經紀公司,所以很少發生舌戰。該組合只有3名成員(其他組合有6至7名成員),方便承接表演節目,因為開支比其他組合少。

酬勞分配比例1:9來自投資款項與收入的差價太大。各家經紀公司肯定:雖收取九成收入,但他們常陷入虧損之境,因為收入沒多少,但要給經紀人、人員、導師等付薪。
因此,業者對現在獲精心、規矩培訓的組合,但未來期間可能解散的事感到遺憾◆
表演空間不多
目前,我國歌壇有約10個組合,這非是少數。因此,各組合的表演次數不多。其中,男歌手、音樂家清‧裴的Soul Club組合只推出惟一音樂專輯,之後“不聲不響”。該組合迄今只參加由經紀公司舉辦的表演節目,偶爾登上交流舞台,並沒有任何商業活動。類似情況,MBC傳播娛樂公司的P336組合也沒有表演節目,上台次數較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