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清明,我都會來看你

每年清明,我都會來看你,並且,為你寫一點文字。16年了,這是我一直堅守的一個內心的約定。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在我心裏,清明是只屬於你的時間,而這片開滿油菜花的墓園,是只屬於你的地址。
當新年的煙花散盡,冥冥中就有個聲音不斷地提醒我,清明,清明!

鈔票、元寶、豪車、金屋。這些你在人世間所稀缺的,我年年捎寄給你。你若收到,請盡情享用。錢物與時間一樣,享受了的才是屬於自己的。

別像當年那樣,你連時間都拋棄了,卻要把皺巴巴的一元五角(人民幣),留給我們。
你走的那天,淒風伴著冷雨。這些年的清明,也總是乍暖還寒,多雨。那雨,彷彿是你命裏散不盡的潮濕和寒涼。而靠近你的這條土路,就是你賜給我的一生:草根、泥濘、執著、坦蕩。

你從紅塵中走失了,卻要我把腳印深深地留在泥土裏。你說:只有懶人,沒有懶地。

這些年,我其實早就明白,什麼都不足為信,除了自己灑下的汗水和留  下的腳印。什麼都不可怕,只要還有  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只要,還有不垮的脊樑。

今天,久雨的天突然放晴了。如你多病、困窘的一生,難得見到的幾許明媚。

三月,萬物復甦。麥苗青,油菜黃。這謝幕的背景,是你為自己選擇的。作為長女,我只能毫無選擇地站在你撤退的地方。

我得代替你愛母親,愛弟弟。得代替你,把塵世的責任,一肩扛下。

人的成熟,彷彿都在一夜之間。自你走後,我才明白活著的意義。也終於在眼淚中明白,你曾經偽裝的堅強。

如今,面對母親無休無止的疼痛,我早就接受了你的猝然離去,那實在更像一場幸福的投奔。

在你的墓前,我跪下來。父親,我跪拜你,也跪拜這方水土。這些麥子與油菜,它們與你一樣,都有我報答不盡的恩情。

風吹麥浪,大光大明,我聽到的是教堂裏純淨和美的誦經聲。

以千手千眼,擦拭著墓碑上你的名字。我的心蒼茫成一幅無邊無際的壯錦,大無,大有。

父親,我是你遺落的一粒草籽,我會好好地把你賜予的綠,乾乾淨淨地  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