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肌梗塞 等候治療

鄧金英,1974年出生,嫁夫阮春勇,夫婦倆原本居住在第十郡第九坊萬幸禪師街 442/25號,他們的常住戶口也是在這裡。不過,這屋子已在十年前 阮春勇兄弟分家賣出了,然後各自分散居住。從此,他們兩夫婦遷到平新郡平治東坊各地點租屋住。近兩年來,在新和東街297/37B號租房間居住至今,月租250萬元。他們育有一兒子,今年10歲了,就讀四年級。鄧金英在第三郡某店做清潔工,月薪約500萬元。 

妻子已去工作,只剩阮春勇父子在出租房。

妻子已去工作,只剩阮春勇父子在出租房。

她的丈夫阮春勇(1972年出生),在新和東街的私人生產鋁製器皿單位打工,月薪約600萬元。兩個月前,阮春勇突然感到呼吸困難,他妻子送他到115人民醫院診治。經過各種檢查,醫生診斷是心肌梗塞、慢性心衰竭、心瓣膜閉鎖不全等症。從此,因病而停止了工作。這幾種病症需要長期治療,他之前認為自己健康良好,無甚病痛,沒買醫保,當發病時沒錢治療才到處借錢,返回第十郡登記買醫療保險,還要等一兩個月後才可以使用。現在他一家只靠他妻子一人工作維持日常生活開支,根本籌不出給他醫病的錢。他們家境相當困難,請各界讀者給予幫助◆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