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期腎衰竭者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八坊文申街193/36號的楊玉(今年62歲)與女兒及弟弟一家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屋子面積很小,故此她的丈夫與兒子住不下,只好寄宿親戚家。楊玉以前幫人家加工香塔謀生,每天能掙到大約3萬元。6年前,她感到身體不適,雙腳經常浮腫,心跳加速,呼吸困難,腰骨酸痛,進醫院做檢查,才驚悉患上腎衰竭,從此開始服藥。

自從患病,楊玉的手上留下洗腎痕跡。

自從患病,楊玉的手上留下洗腎痕跡。

因病情日益惡化,2017年,她必須洗腎每週3次,一個月的醫藥費需要約300萬元,醫療單位已經支付約一半費用,否則花費的會更多。楊玉告知:“我們夫婦倆有3個兒女,長女玉翠(30歲)幫人家捧粉麵、洗碗筷,日薪約16萬元;兒子文厚(28歲)當網約“摩的”司機,收入不穩定,他們2人還單身。只有幼女金鳳(25歲)已經嫁人,目前正照顧剛滿1歲的孫子,故此未能去謀生。我丈夫也62歲了,已經喪失勞動力,身體也有病痛。除了心臟病及末期腎衰竭及之外,醫生說我還患有高血壓、膽囊結石,所以去年經常要留醫接受醫治,每次住院時間由1至2週一,醫藥費每次300至400萬元。洗腎的4年來,我們沒有辦法再籌措後續醫藥費了,唯有懇請報社熱心讀者的協助,真的感謝萬分。”◆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阮氏金春身體消瘦無力。

貧病家庭求助醫藥費

阮氏金春今年39歲,現是2個女兒(一個11歲,一個6歲)的母親。多年前她的卵巢長有腫瘤,曾兩度進醫院動手術割除。兩年來患有心臟病,肝病、低血壓、貧血症等。她此前與駕駛巴士的前夫一起工作,每天在巴士上當售票員,夫婦倆育有女兒阮黃水竹,6年前丈夫病逝。後來她與現任丈夫兩人生下女兒黎玉草(今年6歲)。由於身體病痛多,不久前遭到丈夫拋棄,目前3母女寄宿其母親家,位於第十一郡第二坊鳴鳳街322/21/21號。阮氏金春的母親周昌玲告知,近期女兒經常感到疲倦、嘔吐,肚子脹大,由於沒有投保,所以一般只到一些廟宇領南藥回來熬煮服用,情況有些好轉,日前她感到呼吸困難,進第十一郡醫院急救,醫生開藥給回家服用,醫藥費花了數十萬元。

讀者意見

以個人喜愛和能力選擇職業

2020年高中畢業試結束也是為學生打開新一扇門-未來職業之門的時候。若正確地定向,職業之門將會敞開,有助學生們發揮自己的能力和喜愛,從而為自己和家人建立美好的生活,同時為社會作出貢獻。但若錯誤或未符合地定向,學生將會更加辛苦,浪費時間和金錢,甚至遭遇失敗。以下是若干專家的意見,可供青少年參考以選擇符合的職業,為未來作導向。

讓貧困者接近閱讀文化

4年多以來,本市一組年輕人已撥出時間來舉辦兩個慈善活動,那就是手傳書籍與免費書籍巴士。這是慈善活動中的一個新穎做法,旨在鼓勵閱讀文化,與缺乏書籍的貧困者分享書籍。

攜手合力輔助貧困者穩定生活

本市不少組織、個人近期繼續舉辦許多慈善活動,以攜手合力輔助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貧困人士度過難關。

想恢復生活節奏,須樹立新社會秩序

學生停課逾90日後,於5月4日上午已返回學校復課。聯省客運與巴士服務也恢復運營。忙碌的生活節奏漸復正常,但亟需遵守紀律以樹立新的社會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