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病人求助後續醫藥費

讀者工作組
陳美鳳(59歲)住在新富郡新泰和坊半壁壘街門牌151/8/3號,她是個單身婦女,之前在第八郡某藥材店打工自力更生。4年前她感覺肚子經常疼痛,在西藥房買藥服用仍不見好轉,隨後孤身一人到115人民醫院做檢查,經過做超聲波、照X光等檢查後,醫生發現她患B型肝炎,而且肝和卵巢都有腫瘤,情況較為嚴重並建議到市腫瘤醫院去。

陳美鳳求助醫藥費。

陳美鳳求助醫藥費。

腫瘤醫院的醫生再做一切檢驗後,說她的肝癌是良性,至於卵巢癌屬惡性,必須儘早動手術和進行化療,以免癌細胞擴散。由於身體嚴重貧血,在動手術之前,她必須輸血。手術後1個星期,醫生開始給她進行化療,對於體康好的病人,每隔3週就輸入1劑藥,而她因為貧血又沒有抵抗力,加上藥物反應,所以導致出現痙攣現象,時隔5、6 週才可以進行第二劑藥,如此一來,自從動手術和進行化療的近9個月內一直呆在醫院裡。長時間留醫,已經花光她的全部積蓄,出院後體康一直很弱,幹不了重活,生活靠左鄰右舍和兄弟姐妹的照顧,如今每個月要到醫院複診和醫治肝病。她告知,為了籌措醫藥費,她曾經去幫人家賣粉麵、洗碗筷,但只做半天,身體受不了,人整天要暈倒,僱主看見如此便不敢聘用了。她兄弟姐妹雖多,但個個都有家庭負擔,每天到處奔波謀生,給予幫助是有限的。而地方政府每個月給她贈上10公斤大米,“我想找份工作做以有收入支付每個月數十萬元的醫藥費,但目前仍未找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任合波時常氣喘,只能坐著。

老翁腦溢血後又心肌梗塞

現年73歲的任合波,居住在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32E號,有妻子徐蝦女(64歲)和一兒子26歲。所住的房子是祖屋,是父親遺留給他和兄弟姊妹的共有財產。兄弟姐妹搬出外面住,房子就只剩他們一家3口人居住了。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