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腦溢血後又心肌梗塞

現年73歲的任合波,居住在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32E號,有妻子徐蝦女(64歲)和一兒子26歲。所住的房子是祖屋,是父親遺留給他和兄弟姊妹的共有財產。兄弟姐妹搬出外面住,房子就只剩他們一家3口人居住了。

任合波時常氣喘,只能坐著。

任合波時常氣喘,只能坐著。

任合波之前騎車上街賣魷魚乾,一年半前,因高血壓致腦溢血在街上暈倒,送院救治之後就不能再工作了。從此,家庭重擔就落在妻子身上。數個月後,他又一次腦卒中送院急救;一個月前又因心肌梗塞,他妻子在街坊協助下將他送入安平醫院施救,在急救室呆了十多天才轉出普通病房。留醫近一個月,於上週才出院。雖然有醫保也花了逾500萬元,連同飲食費用等近千萬元。原本,醫生說要做心臟手術,可是費用大他們實在沒有能力;因為沒錢付醫藥費,申請提前出院,由於病情嚴重醫生也不同意。
 
夫妻倆一貧如洗,妻子向來作鐘點女傭維持家庭日常基本開支,一週只掙到約20 萬元。唯一的兒子有輕度精神病,在熱帶病醫院取藥服用控制病情,又不會工作,在家照顧父親。任合波入院的醫藥費都是街坊借出的。他們都不諳越文(兒子讀到八年級就停學了),寄給報社的求助信都是街坊代寫的。家境十分貧窮,有坊政府證實屬家境困難戶。請各界熱心人士予以協助◆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林愛薇在醫院接受治療。

父親忍心丟下殘疾兄妹

今年才6歲的林愛薇,天生聾啞,體弱,走路容易跌倒,沒有上學。10天前在家,外婆給她餵奶時突然嘔吐,跟著全身發紫,呼吸困難。外婆連忙送她到第六郡醫院急救;第六郡醫院診過後連忙用救護車把她轉到兒童一醫院搶救。醫生診斷為由感染引起發炎的敗血症,一天要打4次抗生素點滴。近10天才病情穩定。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