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婦女帶病謀生

黎愛今年65歲,現正在平政縣歸德鄉第二邑租個小房子一個人生活,她每天靠上街售賣彩票為生,日掙約8萬元,除了生活費之外,每個月還得支付房租和水、電費約100萬元。她告知,近幾年來身體變得很差,心臟病和貧血症經常令她感到呼吸困難,此外雙眼視力也開始變得模糊,嚴重影響生計。

  說到自己的處境,黎愛近乎禁不住眼淚。

  說到自己的處境,黎愛近乎禁不住眼淚。

據她告知,自已與年滿古稀的丈夫杜禮生分居多年,2個兒女都已經長大成人,而且各有自己的小家庭負擔,所以沒有能力照顧年老的她,而她本身也只好去賣彩票自力更生。去年3月,她因為頭暈眼花、呼吸困難而進入115人民醫院急救,醫生為她做了若干檢查後,說她體力很弱,需要留醫觀察和休養。一個星期後,她感覺病情有些好轉,最重要的是經濟能力不允許繼續住院,所以便申請醫生給出院回家。
 
結果繳交醫藥費100多萬元,這筆錢是她每天刻苦謀生的所有積蓄。由於左眼患上白內障影響視力,於是她在去年10月向市窮苦病人輔助會登記免費施手術,希望能改善視力。去年底,她的心臟病又復發,再次進入115人民醫院急救,可是由於沒有錢繳交給院方,入院僅一天她便偷偷溜出來。她說:“其實,我沒有什麼心願,只希望有錢能夠入院好好接受醫治,把病醫好日後可以安心去謀生和過日子而已。”◆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謝章婆婆晚景淒涼。

兩老姐妹相依為命

現年81歲的謝章(隨母親姓氏)與74歲的妹妹胡蝦(隨父姓氏)同住在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 號。這是政府屋,每月向政府交租,從解放前住到現在,這屋子由5戶人合租。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